电竞直播业火爆:主播每秒都在互动 身价飞涨

2015年10月30日 08:48
来源:南方周末

2015年南京软件产业博览会上体验电脑网络游戏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的人沉迷于网络游戏构建的虚拟世界中。 (安心/图)

千万人盯着这个“楚门的世界”

电竞直播间死去活来火爆翻身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刘志毅

发自:上海、广州

一个个游戏平台直播间里,挤满了数千万用户,主播们毫无顾忌地展示着自己的生活,并因此成为千万富翁。

“爆炸”的除了文化,还有资本,以及其他的一切。曾被逼到死角的电竞行业,借互联网火爆翻身,而卖点已不止是游戏。

这是一个金光闪闪的世界。在一个个游戏平台的网络直播间里,挤满了数千万用户,主播们像一个真正的演员,毫无顾忌地展示着自己的生活。他们是知道身在何处的“楚门”,并因此成为千万富翁。

《楚门的世界》的导演彼得·威尔应该来看看中国这个新世界:每个人都不再逃避被真人秀直播,反而争前恐后地将自己的全部生活搬到高清摄像头前,甚至让观众投票来决定自己的下一个动作。

他们直播的内容包罗万象:抓蛇、打麻将、街头搭讪、家庭聚会、野营甚至睡觉。在纽约的街头,在日本的动漫展,在伦敦的车站,只要是移动设备和网络存在的地方,直播就可以存在。摄像头的另一头,是无数的观众通过发弹幕对他们的主播评头论足。

不过,直播平台上千万的观众原本并不是为了看别人的生活而来,而是为了网络游戏。国内最著名的直播平台斗鱼现在还将自己定义为“全民游戏直播平台”,游戏依然是绝对的主角。

如果不是电子竞技在十多年前被逼到了死角,然后误打误撞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直播平台恐怕没有这么快就发展到今天。

2003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批复电子竞技为第99个运动项目,电竞行业本以为这是个重大利好,却不想在几个月后迎来了一个重要禁令——2004年4月12日,当时的广电总局发文,禁止电视台播放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

这相当于堵死了游戏行业最重要的变现渠道,即主流媒体。时至今日,这一禁令仍旧在很大范围内影响着游戏产业的盈利模式。按照电竞先行者韩国人的经验,电子竞技本身作为内容产品,电视台则担当起推广渠道和商业变现的功能,再加上Kespa(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维护行业规则,这一套体系让韩国电子竞技领先世界。

变现渠道被堵住,无异于给行业的未来判了死刑。

但随着十多年后优酷上市,大举布局游戏,网络视频为电子竞技资源找到了新的出口,一批解说员开始走红。

以海涛为首的最早一批成功主播在整个行业最困窘的时候发现,开一家自己的淘宝店,利用自己的粉丝效应售卖与电子竞技相关的文化衫,每个月竟然能达到惊人的数十万流水。就是这个从传统电视台做游戏被裁掉,回到老家韶关又遇到2008年经济危机的年轻人,发现自己制作的DOTA(在《英雄联盟》之前出现的风靡一时的一款电子竞技游戏)解说视频火了。

随着大量的用户被直播平台以游戏集聚,他们的爱好开始拓展,极其丰富的“内容产品”也就此出现了——这时,除了最早一批解说员,各路民间高手、美女主播、奇葩怪事甚至灵异节目开始越来越多地占领市场。

世界赛还未开始时,主播李赣的直播屏幕上就已经飘满了“实力分析一波S5(世界赛第五季)”的呼声,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既不打游戏也不分析比赛形势,而是跟观众们“谈人生”、“吹水”。即便这样,仍然有接近10万人在不分昼夜地观看、嘲讽、讨论或者仅仅是无聊刷他的屏,不时还会有鱼丸(斗鱼直播平台上观众可以送出的一种礼物)送出。目前李赣的工作室攒到的鱼丸是55吨多,相当于人民币55000多块钱的税前收入。

比李赣还多积攒了6吨多鱼丸的另一个直播间里,此时能看到的主角是四只猫,没有人说话,配以不间断的日文背景音乐。观众们通过零星的弹幕在交流,到底一共有多少只猫,以及某只猫的脾气性格。尽管观看的人数相对少了许多,但这个用四个摄像头直播猫的日常生活的房间有着稳定和忠实的粉丝群。互联网专栏作者庄明浩在“知乎”上写道,他“深井冰(神经病)”地给三只猫充值了100块。

面对千奇百怪乃至超出主流观众想象力的直播内容,在游戏圈打拼多年,从顶尖战队的幕后走到游戏公司的刘洋却并不抗拒,他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为能够在此时身处这个行业感到幸运,他感叹道,“文艺复兴的时代来了,文化要大爆炸了”。

mini在直播节目。 (mini提供/图)

“爆炸”的世界

2014年,中国游戏直播用户规模增长了154.3%,达3000万。

2015年6月,斗鱼平台上超过6成的观众在看一款风靡全球的竞技游戏《英雄联盟》(又简称“LOL”)。在《英雄联盟》世界赛期间,观众们会蜂拥至比赛频道——2015年10月26日凌晨,腾讯直播平台的数据是,当时正有超过250万人在其平台上观看S5半决赛——一支韩国队伍与一支欧洲队伍的较量。每年的世界赛,相当于《英雄联盟》的“世界杯”。

在这里,“爆炸”这个词的意涵都发生了拓展。知名主播若风大概也没有料到,他对网络语言的贡献来得如此自然,在对一盘《英雄联盟》的解说中,他激动地说道,“酒桶(游戏中一个英雄的名字)一个死亡轰炸,炸到对面ADC(物理输出核心),瞬间爆炸,完成双杀(一次击杀两名敌方英雄)”。铿锵有力的解说声调按照播音标准来说并不算好,但令人如临其境。自此以后,“爆炸”在解说中可以指称一切剧烈的变化,或者是极大能量的释放,或者仅仅是激动的心情。这款游戏里,战斗的最终结果亦是一方的基地水晶被攻击至爆炸,随即这一方失败,游戏结束。

在游戏与直播的世界里,“爆炸”的除了文化,还有资本,以及其他的一切。

刘洋上半年接触了超过500位资本市场的人士,包括投资人、券商分析师、市场研究员等。他有一种“站在风口”的自信,“实体经济越不景气,游戏和电竞行业越好。以前是找钱难,现在全都是我们来挑钱。”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游戏直播用户规模增长了154.3%,达3000万,其预测2015年这一数字可能达4800万,到2016年则是1亿人。国外的著名直播平台Twitch一度引来亚马逊和谷歌的竞相追捧,超长的每人每天观看时长和超强的观众黏性使得亚马逊不惜以近10亿美金收购了这个流媒体视频服务网站,也就此引爆了国内的直播平台资本大战。

据统计,在去年的世界赛决赛(S4)中,“SSW”战队击败“SH皇族”战队的时刻,有1120万观众在收看,这个数字超越了前年的870万,创造了电竞界的新纪录。可资对比的是,2014年的NBA总决赛系列赛,在全美平均有1550万观众收看,而NBA联盟已经有近70年的发展历史。作为一种亚文化,《英雄联盟》的S4(世界赛第4季)首尔总决赛在2014年登上了ESPN的直播平台,电竞给了这个主流的体育节目运营商在数据上足够的惊喜。

和当年的资本哄抢职业选手一样,直播平台被爆炒的直接结果就是主播身价飞涨。“千万级别”,包括七煌公司董事长孙博文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一批顶级的主播早已可以轻松达到这个数量的年收入。

武汉法院的一次裁定多少印证了这一点。在闹出知名主播集体出走的事件后,斗鱼平台起诉了一批跳槽的主播违约。来自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截图显示,跳槽主播之一的文森特(真名鲍飞)的1500万元银行存款或其他等值财产被冻结,裁定书日期为2015年9月22日。

主播的收入模式也在报价被哄抬之后发生了变化,开淘宝店的传统模式甚至都有被抛弃之势——有平台公司直接将主播开淘宝店的潜在收入计算进了给主播的固定合约中,主播的固定收入足够高,自己开店的动力就不那么大了,他们更专注于自己不断延长的直播时间,以期引来更多的观众和礼物。

mini在录制公司的节目《撕B演义》。 (刘志毅/图)

[责任编辑:赵凤鹏] 标签:电竞直播 S5 LOL 游戏主播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