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些玩手游《阴阳师》的人 究竟在迷恋什么


来源:好奇心日报

《阴阳师》在元旦开启了“召回好友”的活动,这对于一款开服还不到半年的游戏来说,是相当罕见的一件事。

1、一个很“肝”的游戏

在11月的最后一天,Piko卸载了玩了近三个月的手游《阴阳师》。她特地为此发了一条微博:“今天做了一件大事,卸载了阴阳师。”

对Piko而言这算是个有点艰难且“心累”的决定:在游戏里,她已经是一名60级满级的“阴阳师”了,除了投入了大量时间在游戏上,她还为游戏充值了三万多元。年底变得越发忙碌的工作让她无暇分心,而促使她弃坑更重要的原因是“慢慢变得很累”。

“肝的程度真的是天天肝。之前还因为肝游戏得麦粒肿去医院割出。”她说。

“肝游戏”是近两年流行起来的一个词语,它指的是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甚至通宵来打游戏。“肝”得最厉害的时候,Piko一天只睡三个小时。最后击垮她的是游戏在11月的一次大型更新,新版本中部分角色和装备的削弱,让她觉得之前努力“肝”和“氪”的成果都有点白费了。

游戏截图

或许你并没有玩过Piko所说的这款游戏,但可能曾在微信、微博上被朋友“晒SSR卡”、“吸欧气”的内容刷屏。《阴阳师》是网易游戏于2016年9月推出的一款以日本平安时代为背景的回合制卡牌RPG手游。游戏整体的二次元风格、精美的画风和人物设计、日本知名声优的配音、容易上手的操作等等要素都让它成为了2016年上线的国产手游中最具人气和话题度的那一个。

游戏于9月2日正式上线App Store,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网易就宣布游戏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1000万。根据去年10月App Annie 公布的数据,当月《阴阳师》在全球iOS收入榜上位居第一,游戏目前仍然处在国区畅销榜前三的位置。

来自:App Annie

来自:App Store

但是《阴阳师》自上线以来也一直面临着玩家的众多争议:游戏的架构对韩国手游《魔灵召唤》进行了相当程度的借鉴,游戏整体的养成线也被刻意拉得很长,没有保底的抽卡机制,有些糟糕的活动策划,玩家肝游戏不断刷刷刷的过程相当辛苦枯燥……

Piko的经历可能会让不少《阴阳师》的玩家感同身受——明知它的各种伎俩,但还是为这款游戏而上瘾。

2、“想变强那就付出吧”

与爱好洛丽塔装、喜好可爱打扮的外表有些反差的是, Piko最喜欢的是“斗技”,也就是游戏中与其他玩家的一对一战斗。

在生活中,Piko是一个相当有少女心的人,她喜欢各种可爱的胶带手账,还在家里堆放了各种各样的迪士尼玩偶,甚至养了七只猫。不过,Piko在游戏的虚拟世界里很有好胜心,她吐槽自己“在游戏上太过认真了”。

“这个游戏的确是必须花时间花钱花脑子,这三个一个不能缺。”升级式神和刷出好的御魂都成为了在斗技中打进全服前50名的必要条件。Piko曾经在五天的时间里就完成了一个式神的六星升级,代价是全天只睡了3小时。

但游戏中每一次斗技胜利的时刻,都带来了自豪感与乐观感。回顾那段最热情的时间,Piko从来没有思考过自己为什么要为《阴阳师》这么“拼命”,但她最大的感觉是“就是开心。”

游戏原画

钱笛在今年9月底下载了《阴阳师》,之后就变得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上一个让她像这样充满热忱的游戏是端游《剑网三》,但自从毕业开始工作后,钱笛就彻底AFK (Away From Keyboard,离开游戏)了。“剑三这种一天到晚都要花时间的,工作之后,你想每天下班回来多累啊,躺在床上最多就抱个iPad刷个剧啊什么的,难道还正经端坐在那玩电脑游戏吗?那太累了。 ”

时间的概念在工作后好像变得更加重要。钱笛是湖南人,大学毕业后她因为父母的建议考去了深圳当公务员。年末的工作变得更加繁复忙碌,六点左右,钱笛下班一个人回到家,收拾完所有的事情,给父母打完电话,已经差不多九点了。

但现实世界好像总是少了点儿什么东西。

一个人来到深圳后,钱笛的生活有了不小的变化。远离了父母和家乡,曾经的同学也都分散到了全国各地,身边没有什么熟稔的朋友。她偶尔也会想象一下回到父母身边工作的自己会拥有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我想回啊,但回不了。一个人在这边没有一点意思,就只能培养成行为乖僻的一个人,要么看书要么玩游戏,要么一个人去外面看电影逛商场。”

以前她习惯用看剧或看书来消磨睡前的一段闲散时光,但现在《阴阳师》占据了她相当一部分生活的空闲时间。

游戏原画

“手游还是比网络游戏对我们这种工作党要友善一点的,虽然花钱花得多。”当然这种“友善”也只是相对而言,她对游戏耗时耗力的升级机制还是有所抱怨:“太难肝了,好气啊。肝了一个六星出来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

在为自己的式神“姑获鸟”升级六星的时候,钱笛一般休息日早上要花两个小时刷完游戏的“体力”,然后用下午的一两个小时继续,晚上再刷三四个小时,这样加起来差不多一天需要六七个小时的游戏时间。

钱笛试图说服自己理性一点:“像我这种是可玩可不玩的,哪怕体力没用完,困了我也就睡了,或者想看剧就去看了。 ”到了周末,她会用一天的时间出门走走,并开始花更多的时间一个人逛商场——她用这样一种强制的方式来让自己不那么宅。

与此同时,她很清楚自己无法从游戏里获得任何回报。“基本上投入与实际金钱的产出不成比。我们玩游戏不就是享受这个过程么,所以我其实从来不在乎最后我A了这个游戏的帐号值不值得。”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灯谜猜猜猜,“元旦过生日”,打一城市名称?
  • 上海
  • 北京
  • 重庆
  • 沈阳

对啦,马上看美图~

答对才能看美图哦~

不对,再猜猜呗~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