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游戏拿大学文凭 不要把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

2017年03月15日 09:06
来源:新华日报

近百高校、企业研讨电子竞技教育提醒:

电竞就是“玩游戏”?错了!

自从教育部去年新增“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为高校专业以来,“玩游戏拿大学文凭”就成为了热门话题。昨日,在南京成立的中国电子竞技教育联盟,以及同时举行的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建设研讨会,再次把人们视线聚焦到“玩游戏”专业上来。

电子技竞专业并非“玩游戏”

“电子竞技专业不是培养玩游戏的人。”电竞教育是南京磊乐阳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业务之一,该公司总经理程磊纠正了人们对电子竞技专业的认识,“人们对电子竞技的理解还没有从玩游戏的思维中跳出来。”他说,电子竞技玩家就像天才运动员一样,往往可遇不可求,并不是高校电竞专业能够培养出来的。电子竞技上手容易,但顶尖高手就是金字塔的塔尖,像凤毛麟角一样稀少。

“高校电竞专业瞄准的是电竞专业管理人才。”程磊说,电子竞技是个大概念,其中包括众多的产业分支,目前电子竞技产业链涉及9个电竞行业方向,国内电竞公司多达10000余家,需求职位方向达36个,但岗位人数空缺达26余万人。

湖南体育职业学院是国内首个申报电子竞技专业的高等院校,该学院院长谭琰良说,学校人才培养要紧盯社会需求,学院开设电子竞技专业的初衷是电子竞技行业人才的短缺。“不过,学院电子竞技专业侧重培养的是电子竞技行业专业管理人才,而不是人们理解的打游戏的人。”据了解,目前高校电竞专业课程搭配主要包括高校基础课程、电竞产业管理类课程、电竞专业课程和电竞辅助课程。

电竞行业复合型人才难觅

电竞产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电竞赛事组织者、电竞俱乐部最有发言权。

“电竞赛事最缺专业的复合型人才。”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A)是一项始创于我国的全球性的电子竞技赛事,该赛事副总经理李燕飞说,“最简单的,无论是导播、摄像还是现场组织管理人员,首先必须了解游戏的内容,否则根本无法工作。”

李燕飞举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那就是电竞比赛桌子。“很多管理人员认为只要有一张1.2米的桌子就行了,其实,不同的电竞赛事对桌子的要求都会有所不同,比如射击类电竞比赛,要求的鼠标垫比较大,选手需要把鼠标调整得非常慢,以确保射击的准心,因而,要求的臂展就比较大,1.2米的桌子根本就没法打比赛。”李燕飞说,这些电竞的内容需要在课程中学习,更需要在实践中掌握。

李轩是LGD俱乐部首席战略官,他曾经遭遇过因专业人才短缺而带来的烦恼。2015年,李轩组织选手赴国外参赛,一位被寄以厚望的选手在比赛时的打法和风格却判若两人,原来敢打敢战的人变成躲在队友后面、畏首畏尾的人,导致俱乐部比赛结果十分糟糕。“当时如果有个电竞心理咨询师对他进行疏导,完全可以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

复合型人才是目前电竞产业最稀缺人才。“我们一直在寻找数据分析人才,我们经常面临这样的情况,这人要么对游戏非常了解,但不懂分析数据,要么对数据很感兴趣,但对游戏不了解。”李轩说,俱乐部一直在寻找两者能够交集的人才,但往往几个月也难找到合适的人选。

师资短缺社会不认同阻碍发展

电竞运动管理人才缺失成为制约电竞产业发展的瓶颈,教育部把电竞运动与管理新增为高校专业,旨在解决电竞产业人才困境。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国内高校纷纷开设电竞专业,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还成立了国内首个电竞教育本科专业。不过,电竞教育仍需迈过几道坎。

师资短缺是电竞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湖南体育职业学院电竞运动与管理专业今年将首次招生,谭琰良说,一届招收三百、五百肯定没问题,但只能招收50人,师资是一大限制。程磊介绍,电竞在国内的发展时间非常短,电竞师资目前主要来源于俱乐部工作人员、参赛选手,通过培训帮助他们转型为电竞讲师。电竞在国内发展时间并不长,专业人才本来就不多,高校设立电竞专业,除了学校自有师资外,更多地靠外聘。南广学院电竞专业聘请了李晓峰、刘洋、潘婕、杨沛、田云鹏等五位电竞从业者为专业导师。为解决师资短缺,南京磊乐阳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GH电子竞技教育联合全国40多所院校成立了中国电竞教育联盟,正在着手通过在线教育方式,共享教育资源。

电竞专业的“转正”让人们看到了电竞行业春天的到来,不过,与会专家也认为,家长的认同仍是电竞教育一大障碍。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教授认为,电子竞技的特点很容易让青少年沉迷其中,电竞教育中需要增加防沉迷、心理疏导的课程。谭琰良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他认为电竞专业的培养主体应该是学校、研究机构、行业、企业和家庭,只有五方联动才能让电竞专业健康发展。南京磊乐阳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涉足电竞教育的同时,也启动了一项风筝计划的社会公益项目,目的就是帮助青少年树立正确的电竞人生价值观。

[责任编辑:赵建波] 标签:综合 电竞 玩游戏 电子竞技
打印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