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粉丝3000000!这个女主播让王思聪高呼买不起


来源:博客天下

她不会在直播中过多讲述自己的生活,更不可能将直播间设置在卧室——她认为,这样暗示性太强烈。

脸大、胸小,建筑设计师出身的陈一发能站上直播食物链顶端,靠的不是身材,也不仅仅是颜值。

黑色屏幕上是一条灰色的鱼,字幕显示:主播正在赶来的路上。没有任何画面,屏幕下方的评论却以秒速更新着:

“王太太”

“大大大大大大”

“666666666”

有人送出一百多串鱼丸,有人奉上近300个赞。屏幕显示,已有3.8万人聚集于此,恭候万众瞩目的主播降临。

主播来了。

数分钟后,观众蜂拥而入,房间人气迅速飙升至20多万。此刻,他们正在手机或电脑前,盯着屏幕里的女孩,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画面迅速淹没在弹幕中。

女孩叫陈一发,网名陈一发儿。“儿”是重庆人的说话习惯,类似“毛肚儿”、“火锅儿”。她后来开玩笑,早知这网名要用这么久,当初就该叫“喜马拉雅”或“爱新觉罗”。开播两年,斗鱼上,超过120万人订阅了她的节目。

直播通常在晚上8点半后开始。连上网络,打开视频,她习惯性地对着电脑屏幕笑笑,不是嘟嘴卖萌笑,也不是咧嘴笑。是嘴巴轻闭,眼睛眯着,颧骨微微隆起,有一种恰到好处的羞涩感。这种笑容让她的粉丝着迷。

2016年8月19日,陈一发在斗鱼上直播了自己的吃饭全程

让他们着迷的还有她唱歌的姿态、吹水说段子的本领,前者被总结为“先闭眼后捂脸”的陈一发式唱法,后者让她获得了“电竞圈贾玲”的称号——当然,这其中还有镜头显脸大的缘故。

陈一发并不像通常意义上的“网红”——长发飘飘、顶着浓妆、衣服性感的女孩儿。她留着短发。夹在耳后的碎发偶尔垂下来,她就用手指绕着玩,戏称那是“蟑螂须”。多数时候,在直播间,她的穿着看上去并不讲究,夏天通常是T恤配短裤,冬天是卫衣,有时甚至不懂回避身材上的弱点,露出肉肉的胳膊。只有眼部和其他那些女孩儿一样——厚厚睫毛下,美瞳加持的双眼闪闪发亮。

重要的是,她没有沟。为此,她曾在直播时拿起化妆刷,蘸上点眼影粉,对着自己的胸,试图画出沟来。细细的化妆刷在胸前的皮肤上来回摩擦,她一边画,一边不经意地说:“心有多大,梦想就有多大。”场面一点都不香艳。

小陈

眼前的陈一发很瘦,比镜头里小了至少一圈。娇小身材裹在一袭黑色无袖长裙里。她妆容精致,姿态轻盈,像一尾灵活的鱼,蹬着双高跟鞋,走路很轻。

在一场线下直播活动开始前,她看了看等待她的工作人员,然后回过头来,耸着肩,大眼睛骨碌转。“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大阵仗。”她压低声音告诉记者。

这是一家金融机构的活动。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她要以直播的形式完成对方的广告需求。严肃的金融机构中不乏她的粉丝。粉丝们提前将她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工位的显著位置上,期待着被她发现;他们掏出手机,将镜头对准她,涨红了脸,兴奋又小声地喊她“发姐”。

线上是规模更加浩大的无声狂欢。边上,一位干练的中年女性对这一切很满意。她是此次活动的负责人之一,修长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来回划动。噌噌上涨的数据显然超出了她的预料,她惊喜地向身边人报喜:“已经有30多万人在看了!”

一个多小时后,活动结束。走出大楼,直播并没有停下来。在去往饭店的路上,一行4人,陈一发远远地落在后面——她需要不断对着镜头说话。

找到一家川菜馆,坐下。她突然显得有些焦躁。就在刚刚,她的网络断了,在与几十万名观众失去联系的数分钟内,她就像那尾鱼,被突然甩上岸。

只有一件事能让她迅速冷静下来——连上Wi-Fi,重新与那个世界取得联系。在那里,她就是宇宙中心,哼哼几声都能引来浩浩荡荡的回应。

然后,她一本正经地对记者说:“我是一个内向的人。”

这并不完全是玩笑话。成为一名职业主播前,陈一发是重庆一家民营建筑设计院的设计师。和许多单位的小张、小王、小李一样,她是单位里不起眼的年轻人小陈。

小陈用清水洗脸,戴度数深重的大眼镜,一副宅女相。建筑院仰赖项目生存,偶尔在夜里通宵画CAD图。没有项目时,小陈就上班刷微博、聊QQ、逛淘宝。

现实世界里,小陈不爱说话。最大的梦想是有朝一日住上自己设计的房子。她画过最贵的房子是一栋500多平方米的别墅。梦想遥不可及,高昂房价给了她某种挫败感。“就像你是香奈儿的服装设计师,但你始终买不起香奈儿的衣服,这说明你不够优秀嘛。”她顿了顿,补充,“或者,老天爷不讲道理。”

网络世界中,小陈是个话痨。她玩微博、混论坛、打游戏,爱发帖,喜吐槽,段子用得溜,是各种QQ群里的活跃分子,曾在游戏论坛上发表过2万字长文。

那些年,网页右下角总会跳出蓝色小框。小框抖动着,里头是个眨巴着大眼睛的漂亮姑娘:美女主播离你2.5公里。点进去一看,磨皮磨得鼻子都瞧不见的女孩儿坐在粉嫩嫩的房间里,顶着大浓妆和呼之欲出的胸,娇嗲嗲地对着镜头说:“大哥,来吧,做个任务,我给你唱两首曲子。”

“这些女孩子打得还没我一半好,歌唱得也没我好听。”小陈对身边的人说,“她们还不如我。”身边人呛她:“你也去啊。”她说:“去就去。”

2014年9月,一个三四百块钱的摄像头,一支朋友送的蓝色麦克风,在自己改造的书房里,小陈开始了女主播生涯。起初,她直播打游戏。她想做个内测,就随手将直播链接丢进各种QQ群,邀请网友们前来捧场。

粉丝东东后来说,陈一发打游戏是青铜五实力的。意思是,特别菜。

开直播后,陈一发才意识到自己的游戏打得有多差劲。“主播你打得太烂了,这游戏不适合你。”网友留言。她不甘心,继续打。“越打越好?”“不,证明了,这个游戏确实不适合我。”

游戏打得好的人,特别希望被人知道,那种感觉,就像在网吧里,一群小弟跟在身后,满目景仰,小陈形容。“唱歌好的人也会想让人知道。”于是,她对观众说:“别看我游戏打得菜,我给你们唱两句。”

游戏平台上,打得好的多,唱得好的少。小陈一开口,“大家就‘哇哦’”。

爱打游戏,会说段子,唱歌好听,QQ群里的网友发现,这主播跟别的女主播不太一样,就到各种论坛上发帖称赞她。

“那些泡论坛的人都是很乐于分享的人。”一个月后,小陈坐拥10万粉,“所以就有人说我请水军发帖,唉,其实根本没钱请水军,很多网友就是特别爱阴谋论。”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2]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