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游戏 > DOTA2 > 正文

DOTA2决赛中国队登顶 他们如何把游戏玩成职业

2017年04月06日 10:51
来源:上观新闻

>>>>>>>2017DAC凤凰电竞专题报道<<<<<<<

“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iG的队长,绰号B神的徐志雷(BurNIng)赛后默默摸了下眼角的泪水。29岁,徐志雷是中国现役职业选手中的“超龄”选手,经历过两次退役、两次复出,等这一个冠军,他已经等了太久。

3:0!4月4日晚上DOTA2亚洲邀请赛DAC决赛的欢呼声似乎仍回荡在东方体育中心的场馆内,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让许多电竞迷一夜难寐:来自中国的iG战队以一个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比分,在决赛零封了春秋霸主OG战队,获得了本届DAC的冠军。这是继去年Ti6中国拿下冠军后又一个重大赛事国际冠军。

老选手的光荣与梦想

夺冠一刻

“我们根本就没想过会拿冠军,赛前就是准备着再被OG‘教训’一次。”队员夺冠后激动地说,尤其是在此前被打败之后,这支中国战队是背水一战。

对手OG有多强?这支来自欧洲的强队是三届特锦赛冠军,在小组赛中创下了不败的纪录,在正赛中只打了两场比赛就一直保持胜者组头名的位置,以逸待劳地进入决赛。而中国的iG在当天上午的半决赛中经过一番苦战淘汰了中国的Newbee战队,马上投入总决赛的绝杀当中。

“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iG的队长,绰号B神的徐志雷(BurNIng)赛后默默摸了下眼角的泪水。29岁,在25岁“封顶”的电竞行业里,徐志雷是中国现役职业选手中的“超龄”选手,经历过两次退役、两次复出,等这一个冠军,他已经等了太久。

正如有玩家说:“我的青春就是看BurNIng打DOTA2。”在一个电竞玩家的眼里,他就是梦想的代名词。当EHOME的队长820已经坐在主播间里很久,当年的队友有的退役、有的成了解说主播,可徐志雷仍然是选手徐志雷,在战场上一次次挫败,又一次次向前。

“很多队伍很努力,但是最后还是只能冲到预选赛门口,人人都想赢,但比赛就是这么残酷。”今年的亚洲邀请赛四强中,有三个中国队伍围剿一个外国战队OG,徐志雷说,中国队伍的成绩在国际大赛上的逐步“逆袭”,是基于目前中国电竞的职业化程度更高了。

职业化催生下的电竞产业链

决赛现场

中国电竞行业的职业化,从2013年以后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开始。直播平台兴起,人们可以自主选择在网络上观看赛事。大赛催生了俱乐部,类似传统体育俱乐部开始取代原来自己租场地练习、各自为政的战队,用专业的教练、训练场地、战术来培养职业选手。

职业选手训练的主要内容是战术分析、集体观看国外一流的比赛、到国外特训,每天经历长时间的封闭训练,和传统的体育俱乐部无异。因为DOTA2非常讲究战术,因此如何“打配合”是训练的核心。“即便是五个9000分的高手放在一起,也不一定敌得过平均7000分但配合默契的战队。”

DOTA2的世界三大赛事,TI赛、特锦赛和SL-I联赛,都是在电竞发达的国家举办,而中国目前有上百万DOTA2玩家。为什要在中国举办国际大赛呢?完美世界CEO萧泓博士表示:“我们希望通过持续的发展,形成一个日渐完善的电竞产业链条,持续促进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

完美世界CEO萧泓

整个电竞行业涉及一条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上游的开发商负责游戏开发,中游的代理运营商靠游戏产品盈利,他们决定着游戏的品质,而代理运营商主办的一场场国际职业赛事,又养活了玩家俱乐部、各种游戏媒体、游戏周边生产商,还有电竞转播平台。

“目前上海正在崛起成为除西雅图、法兰克福以外的新的世界电竞中心。” 萧泓表示,完美世界目前正与杨浦区合作建立一个世界级的电竞中心,每年定期举办世界级的电竞锦标赛,布局电子竞技上下游产业链。而创新创业的杨浦,无论是从上游研发与运营人才,电竞俱乐部、电竞主播等中间环节,还是下游的在线直播平台和粉丝,都有让电竞产业发展的土壤。

年轻人“玩”出来的职业

决赛的现场解说员AMS

陈娟,圈内名号是AMS,90后女孩,“211”大学的本科生,现在是一名职业电竞解说员。对于一名刚毕业两年的大学生来说,她的收入水平比同年级的毕业生丰厚得多。陈娟所在的MarsTV上海耀宇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电竞转播公司,除了承办赛事转播以外,还养着14名和她一样的职业解说员。

有颜值,游戏玩得好,思维敏捷,口齿伶俐,陈娟符合了当解说员的基本素质。据其公司的经纪人介绍,在电竞行业内,解说员是按照“粉丝经济”的原则,当成明星来进行培养的,她走到观众席上,就能引起一阵轰动,而对于公司而言,“乖”,是挑选解说员的基本条件。

陈娟是从大二那年开始玩游戏的,最疯狂时候废寝忘食,一班同学到网吧里玩游戏跨年,大学生活里,除了基本的功课就是游戏。“当时只是当做兴趣,没有想过变成自己的职业,而且是一个以男生为主导的行业。”

2014年,网络电竞视频已经开始普及,本科专业学绘画的陈娟会利用业余时间给一些比赛画总结性的战报,在网上组织玩家一起到酒吧看赛事直播,她就自己充当现场解说员,这个过程让她在圈内积累了一定人气。一次解说西雅图的TI大赛的经历,正好被MarsTV的“星探”看中,于是摇身一变成为了职业解说员。

在成为解说员之前,陈娟在一家平面设计公司担任设计工作。在进入游戏行业一年多以后,陈娟的父母才知道女儿入了这一行。“当时不知道怎么跟爸妈解释这份工作,就一直瞒着家里说自己还在设计公司。”陈娟说,现在父母基本都接受了,有时妈妈还为她出镜时穿什么衣服出主意。

普通人玩游戏是一种娱乐,而成为职业,却并非那么轻松。陈娟跟着公司转播赛事,有大赛期间,一天要解说6-8场比赛。“我的风格是比较正式一点的,不太喜欢打趣抖机灵。”为了让自己的解说更专业,陈娟在每次解说之前都要做大量关于游戏和战队的背景资料搜集,解说时尽量能多提供“干货”给观众,她称此为“新闻联播式”的解说路径。

“电竞毕竟是一个年轻化的行业,全国有这么多玩家,只有那么一小部分成为职业选手、职业解说员,年龄、天赋、技术、机遇,各种因素都有。”曾经被称作“网瘾少女”的陈娟依然庆幸自己入了这一行,让爱好成为了自己的职业。

即便电竞刚出现时备受争议,但依然不妨碍这一行业成为爆发式发展的新兴产业,并相继被列入正式的体育项目和高校专业。属于年轻人的狂欢,最终是昙花一现还是走向成熟规范,自会有年轻人的逻辑。


女主播事后最喜欢玩的游戏>>>>>>

[责任编辑:赵建波] 标签:DOTA2 电竞 中国队 职业选手
打印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