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一个极难上网的国家玩游戏 甚至打电竞比赛


来源:游研社

作为西半球互联网普及率最低的国家,联网玩个游戏对于古巴人而言曾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科学上网”在古巴

看起来古巴人民已经突破艰难险阻终于玩上了游戏,但糟糕的网络状况是挡在他们面前的又一座大山。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古巴研究中心的副主任Arcos就时常吐槽,“就算黑市让古巴人玩上了盗版,这里的网络连接还是太烂了,还有一堆根本就访问不了的网页。盗版这回事不就跟中国人做的一样吗,但中国的网络可比古巴的好多了!”

这里所说的“古巴网太烂”,可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速度慢”“不稳定”。事实是,古巴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

作为西半球互联网普及率最低的国家,联网玩个游戏对于古巴人而言曾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在卡斯特罗执政时期,古巴法律规定,一般民众未经申报许可不得擅自拥有电脑。2008年,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执政后,古巴在互联网方面的政策有所松动,但国内的电信公司仍然没有权限开展宽带业务。

劳尔·卡斯特罗(右)多年以来一直是其兄的忠实副手

在古巴想上网,只能通过近几年才新建的公共Wi-Fi热点上网。这些热点通常都使用非常老旧的技术、最多只能同时支持20台设备接入,网速慢达1Mbps,就这样还要收1.5美元/小时的高昂费用。前面说了,古巴人均月收入25美元,上一次网和吃一顿肉一样都属于奢侈行为。

最关键的是,这些热点实在是太稀少了。两年前,整个古巴只有35个公共Wi-Fi热点,在经年累月的不懈建设后,这个数字终于变成了240个,也就是说可以同时支持4800台设备。要知道古巴总人口大约1100万,总面积11万平方千米。作为对比,北京市只有古巴七分之一的地理面积,但光中国移动的热点数量就已经超过2000。

同时,古巴的wifi热点基本都集中在大城市的公园、车站等等公共场所,导致在古巴,“连Wi-Fi”变成了一种具备公共性质的户外活动。

夜晚,在公共场所上网的古巴民众

官家的网上不得,老百姓自会另辟蹊径。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不可估量的,如果你在哈瓦那的街头驻足,仔细观看这些20世纪上半叶建造的拉美式住宅的房顶、老旧的电线杆和路灯的背后,就能看到和公用电话线和输电光缆悄悄虬结在一起的黑网线.

这是古巴最为神秘的地下网络,被古巴网民称为SNET(Street Network)。

在哈瓦那的街头抬起头来,就能看到各种不明来源的复杂线缆

早在2000年初,有两个古巴玩家想在一起玩局域网游戏,就在他们俩的阳台间偷偷拉了一根网线。通过这条网线,他们不仅可以一起玩游戏,还能互相收发邮件、传输文件。很快,这个方法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照葫芦画瓢,开始往朋友们的房顶上拉网线。直到2015年,这条复杂的网络已经能连接哈瓦那东西两端;到2017年,整个古巴都已经布满了这种原始网络。

但古巴政府对民间网络的管控同样延伸到了SNET,在2015年以后,各个频段的无线网络设备均被政府纳入了违禁物范畴。也就是说,玩家们用来布设SNET的路由器和交换机都变成了违法物品。在古巴,一个小小的路由器,可能都是被走私商人拆分成零件后放在不同的行李里携带入关后再一点一点拼装起来的。

愈发严格的管制也使得SNET的用户更加自律和谨慎。SNET上有用户们约定俗成巨细无遗的行事准则,比如不能用SNET传播色情资源、毒品交易信息、涉政治宗教内容等等。

但最重要的一条是:永远不要在SNET以外的地方谈论SNET。

毕竟,只有保持神秘,才能保留住生存的火种。

SNET上的用户铁律

电竞无国界

苛刻的网络条件和政策限制没有阻拦住古巴人民拥抱互联网浪潮的脚步。在数年的时间里,古巴的地下网络产业链不仅仅让越来越多的人玩上了游戏,还为民间电子竞技制造出土壤,让电竞产业在古巴有了最初的萌芽。

大约十年前,一群哈瓦那的玩家出于娱乐,在当地局域网上开始举办小型的《星际争霸》比赛。随着古巴的玩家规模开始增长,这些民间小比赛的数量也逐渐开始变多。数年之后,一个叫Carbonell的年轻人意识到,电子游戏在未来会拥有一片更广阔的舞台。到那时,玩家们将会需要一个成熟而有效的组织对这些规模更大的比赛进行运营和管理。

在看到韩国成熟的电竞模式后,他打起了在古巴举办电竞联赛的念头。"古巴的星际2玩家们一直想要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比如说拉丁美洲锦标赛。”他说。

在国旗和领袖照片下玩《DOTA2》的古巴年轻人

于是,ADEC(意为“古巴电子竞技协会”)在他和朋友们的努力下诞生了。ADEC效仿著名的韩国电子竞技协会KeSPA设立,这个机构里的工作人员主要负责组织线下比赛,并基于著名的埃洛等级分系统(一种对职业体育选手进行评分排名的算法)依照比赛中的表现对选手们进行排名。

在ADEC诞生之初,Carbonell身边的人都觉得他的想法不可理喻——“这个人简直是个怪物“——在古巴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参加线下电竞比赛呢?但ADEC还是锲而不舍地坚持线下活动,为古巴的玩家提供了一个面对面交流的空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的进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在ADEC第一个年头里,他们最大的活动就是在一个小型社区网络中心里办了一场小比赛,但到场的参赛者和观众们表现出的热情看上去异乎寻常。之后,慕名而来的参与者们越来越多,到了第三年,比赛的规模已经扩大到需要在哈瓦那大学的活动中心举办。迄今,ADEC已经有了一年四个赛季的比赛,场地遍布哈瓦那各大剧院和会展中心,每一场比赛都有多达数千人共同观看。

ADEC线下赛的规模已经变得非常庞大

Carbonell说,他们做成了不敢想象的事,“让人们走出他们的房子,来到线下,把所有的玩家纳入进我们的组织之中,相互结盟、成为朋友,开始对抗。”

目前,古巴正在举行全国范围的DOTA锦标赛,ADEC将从举国32支队伍中选拔出最强的16支,在八月份的哈瓦那展开冠军对决——和其他所有项目的比赛一样,获胜者没有任何金钱奖励,唯一的奖品是独一无二的奖杯。

你可能会感到奇怪,为什么ADEC的活动越做越大,却没有受到政府管制?这是因为,虽然前文所叙述的种种困难在现在仍是古巴互联网和游戏圈的主要现象,但事情也的确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近年来古巴的网络环境正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国内政策的松动在逐渐变好。

在去年,谷歌终于获得了古巴政府的准允,拿到执照正式入驻古巴。尽管仍然面临着严厉的审查制度,但在谷歌服务器正式上线之后,古巴网民们终于可以通过本国的网络自由接入全世界的互联网,享受到包括YouTube在内的多种谷歌服务了。古巴国营电信公司Etecsa也在近期启动了一项计划,在全国2000个家庭安装互联网连接,30小时的上网服务将“仅仅”花费15美元。

希望到那时,在战网的拉丁美洲服务器上,我们能看见ToXaiver的名字,和越来越多的来自古巴的ID.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