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者荣耀背后的社交圈:有人沉迷 有人遭骗炮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该款游戏已成新的社交方式,有人沉迷其中,有人变成CP,有人被骗感情。

2017年7月2日,山东德州,一名儿童正在玩“王者荣耀”游戏。CFP供图

●该款游戏已成新的社交方式,有人沉迷其中,有人变成CP,有人被骗感情

●专家指出,规范游戏领域不仅是企业的事,政府、学校、家庭需共同努力

“猥琐发育,别浪!” 

如果不玩“王者荣耀”,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句网络流行语是“不要冲动硬拼,慢慢积蓄力量”的意思。作为时下最火热的一款游戏,“王者荣耀”正掀起全民狂欢潮。在地铁、咖啡屋或教室里,玩家们三五成群,围坐“开黑”的场景并不少见。 

根据腾讯公开的数据,去年底这款游戏的注册用户突破2亿,日活跃量用户5000万,已经成为全球用户数最多的MOBA手游。 

坐拥2亿玩家,“王者荣耀”早已不仅是一款游戏,而被看作一种新的社交方式。游戏里,有人拉拢战队,组建CP、闺密等关系;游戏外,有人因此收获爱情,有人被“骗炮”,还有人称不玩有孤立感。有专家表示,“王者荣耀”成功的原因正是基于这种社交网络和真实社会关系的借重,它产生的潜在影响值得关注。 

开黑

一个班只有几个学霸不玩

托尼(化名)是一名95后,就读于天津一所高校,玩“王者荣耀”一年多了,目前是至尊星耀4段位。在“王者荣耀”中,最高段位为荣耀王者。在王者之下,依次有星耀、钻石、铂金、黄金、白银和青铜段位。 

游戏里,最受欢迎的体验模式是5对5,玩家选择各自的英雄角色组队,率先“推塔”成功者获胜。对托尼来说,玩“王者荣耀”的乐趣正在于享受其中冲榜和战友亲密配合的快感。 

为了升级,他曾经从早到晚,甚至通宵打过游戏。有时上课他也照打不误,根本停不下来。托尼告诉南都记者,“坐在教室后排,组团‘开黑’(一起玩)的男生有一堆。” 

今年大三的托尼只是“王者荣耀”的2亿玩家之一。据南都记者了解,这款游戏是腾讯开发的一款M OBA (多人在线对战)手游,于2015年11月公测上线。2016年底,它的注册用户已超过2亿,并成为今年第一季度苹果应用商店全球下载量最大的移动游戏。 

来自泉州的李聪颖是一名幼师,因为身边很多朋友在玩“王者荣耀”,时常在朋友圈晒战绩,为了融入其中有共同话题,她也下载了这款游戏,花了几个月时间打到铂金段位。 

在和微信好友玩荣耀时,24岁的李聪颖喜欢打开语音“哇啦地叫着玩”,一会和队友砍“人头”,一会进攻“推塔”。在她看来,团战比单机更热血,“有时一局翻盘能刺激肾上腺素,开心不已。当然,如果输得多了,可能还会生气,就不继续玩了,以免影响感情”。 

不仅大学生和上班族,这款游戏因易于上手的操作,也吸引了不少中小学生。来自江苏无锡的王灵(化名),有一个今年13岁正读初一的儿子。据她介绍,孩子班上有超过七成的学生在玩“王者荣耀”,“57个学生中,仅有几个学霸没玩过。有孩子因为太痴迷连续上线数小时,结果账号被封了3个。” 

南都记者了解到,根据极光大数据《“王者荣耀”研究报告》显示,14岁以下用户占比3.5%,15-19岁用户(含18-19岁成年用户)占比22.2%。李聪颖告诉南都记者,“甚至幼儿园大班的孩子都在玩。” 

“王者荣耀”为何这般火热?80后游戏设计师孙剑告诉南都记者,一款现象级游戏的前提是丰富的游戏内容,能够勾起各年龄层的集体记忆,以及公平的游戏规则和平衡性设置。 

“王者荣耀”发展自英雄联盟,较为明显的游戏设计优点在于相对公平。玩家战力的提高更多依赖于局内表现,而非经济优势。尽管游戏中玩家可以花钱买券,以此换取皮肤、铭文等道具,但装备的作用有限,并不能直接跳跃为王者,最后影响胜负的是个人操作和团队合作。 

“游戏世界的规则很简单,严格按照算法执行。“王者荣耀”的规则相对公平,每个人都能找准自己的定位。平衡性是这款游戏走红的重要原因。”孙剑告诉南都记者。 

社交

产生情感依赖成全了爱情

有别于传统游戏,“王者荣耀”相对公平的游戏设计吸引了无数玩家,但真正留住用户的却是滚雪球般的社交网络。 

因为“王者荣耀”,托尼结识了很多朋友,他曾是一个150人战队的副队长,每天负责督促成员们打战队赛,提高群里的活跃度。 

基于腾讯的社交平台,玩家可以邀请QQ和微信的好友进入游戏。除了熟人之外,陌生人也可通过系统匹配成队,一起“开黑”。在游戏界面提供了公共聊天的窗口,玩家可边打边交流。一局结束后,还可互相点赞或互加好友。玩家之间不仅可以“推塔杀人头”,还可发展情侣、闺密和师徒等关系。 

托尼告诉南都记者,“无论男女,玩游戏的水平高了,自然不愁喜欢或者崇拜你的人。”几个月前,他和同校一个女孩组了CP,常带着那会还是“黄金菜鸡”的她一起玩游戏。在他看来,和CP玩最有意思的是互相嘲讽,两人一起抓人,把对方砍到一丝血。有一次,托尼的搭档用安琪拉角色,一个火球歪到十万八千里,让人给跑了。“我笑了她很久。她很可爱,和我在一块玩,救了我或杀了个人,就要我一直夸她。” 

两个月后,他们见面了。一天中午,他给女孩送外卖到宿舍楼下,两人闲聊了几句。此后,他们常约饭约酒。王者峡谷里,他们是情侣,见了面出去玩还是能勾肩搭背手拉手,“游戏里的CP感,在现实生活中也很强”。 

1988年出生的Tristan来自上海,与小他10岁的“那年娜喵”亦相识于“王者荣耀”。数月前,在一场排位赛中,他挺身为被一对CP强行甩锅的“那年娜喵”说话,并顺利carry全场转败为胜。后来,两人组了双排,每天在一起玩两小时,还加了微信开始日常聊天。今年端午假期,两位网友相约上海见面。Tristan感慨道,“让我第一次和一个陌生人一起起床的APP居然是“王者荣耀””。 

Tristan是幻境娱乐的创始人,研究陌生人社交已有五六年。他告诉南都记者,“陌生人之间没有信用背书,不可能凭空社交。”很多时候,人们“破冰”前主要“看脸”,建立连接初期也可能存在“尬聊”的问题,但在“王者荣耀”里,陌生人之间通过共同打游戏,更易成为好友。 

田丰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青少年与社会问题研究室副研究员。从小喜欢玩游戏的他,也是“王者荣耀”的2亿玩

家之一,花了三个月打到了铂金段位。在他成立的40人战队中,大部分是95后,还有小学生。混迹在这群年轻的游戏玩家中,田丰说没有人把70后的他当作异类。 

在他看来,从社会学角度看,任何一个共同体,不论是真实的共同体,还是虚拟的共同体都需要一个基础:互动或者说某种交互性关系。而在“王者荣耀”中,玩家之间战斗和交流的两种互动形式构成了游戏内外的所有情景。游戏与生活相互强化,让玩家欲罢不能。 

田丰告诉南都记者,““王者荣耀”是融合了社交特质的游戏,对社交网络和真实社会关系的借重是“王者荣耀”成功的真正原因。” 

虚实

游戏与现实两个世界交错影响

玩“王者荣耀”三个月,田丰称自己在做体验式的观察。他曾看到,在城市近郊的小村落,有几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聚在一起开黑,掺杂着游戏里的背景音乐,少年们时而欢笑,时而谩骂;在大学生附近的咖啡屋里,一个宿舍的女孩子一边结账,一边玩“王者荣耀”;单位里95后小姑娘因男朋友注册了一个小号陪玩,而发了一条朋友圈———“打游戏比谈恋爱有意思多了”。 

在田丰看来,“王者荣耀”给人们带来的快乐是必须承认的,而它对社交关系产生的一些潜在影响值得关注,比如社交网络中的排斥和道德孤立。 

作为一款社会现象级游戏,诚如腾讯副总裁姚晓光所说,“王者荣耀”已成一种新的社交方式。曾有学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个班八成人在玩荣耀,不玩会有孤立感。田丰告诉南都记者,“不打游戏、或者打的不好都可能会被群体排斥,这和学习成绩不好其实是一样的。” 

有趣的是,这种通过游戏建立的社交关系对玩家的生活产生的影响,有时很明显。 

T ristan告诉南都记者,身边有一对夫妻朋友,两人结婚多年,平日里很少见他们成双出现,现在游戏里各种配合升级,一起笑一起骂人,“关系似乎更和谐了”。据他介绍,有40多岁的朋友为了混入金融圈高端玩家群,找代练提升段位,还有老师为了能和学生打成一片,中午培训班休息,组织全班玩“王者荣耀”。 

类似通过游戏进入某个社交圈的案例并不少见。孙剑告诉南都记者,他与杭州某单位的二把手就是通过游戏认识的,“比较讽刺的是,游戏中的友谊竟比现实生活中要牢固。” 

不玩游戏的人,时常有这样的疑惑,玩家如何区分虚拟游戏与现实生活。然而对于玩家来说,二者并没有分别。孙剑称,“玩家不会把游戏和现实割裂开,两个世界是交错的,彼此影响。”田丰也对南都记者说道,“虚拟游戏和现实生活都是真实的,两个没有清晰的界限。” 

“游戏里的角色相当于一个想象的身份,映射到自己身上,所以玩家愿意花钱买皮肤装扮它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孙剑对此解释道。 

沉迷

有人为上分遭“骗炮” 

可是一旦过分沉浸其中,随之带来的影响值得关注。正值暑假,大量的小学生玩家像脱缰的野马,开始放飞自我玩游戏。对此,不少玩家笑称,小学生放暑假,“王者荣耀”沦陷啦!小心被坑降级。 

在“王者荣耀”里,小学生是经常被玩家数落的群体。后来,渐指玩得不好的人。为了甩掉“坑队友”的小学生称号,有人花钱找人代练。 

托尼就是代练群体中的一员,靠着帮人打游戏,他每个月有2000元的收入。南都记者在他的微博账号“王者荣耀代练君-Tony”看到,他的代练服务包括升段位和收徒,前者基于升级的难度,收费在80元-350元不等,而教所有套路和英雄发出装铭文,需要888元,最贵的包终身王者则需要8888元。 

托尼告诉南都记者,“代练的人往往有虚荣心,有人会为了赛季末排位的奖励,有的希望获得王者标志或头衔等。” 

除了花钱找代练,也有玩家找人用小号求带。神崎(化名)对此表示不满,“这破坏了游戏的平衡,对我们这些辛苦打排位的人来说很不公平。” 

神崎是一名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玩家,自从入坑后,她觉得“一天不玩浑身难受”,最久一天,她玩了10个小时被禁止登录。在6月26日S7赛季末,神崎登上了王者段位,她发现有些玩家实力与段位严重不符,靠聊骚卖萌也能上王者,还有王者利用帮人带到钻石或王者段位进行“骗炮”。 

近日,据几个知名博主爆料,有多名女孩子称因为玩“王者荣耀”被“骗炮”。故事大抵相似,男生游戏打得好,温柔从不指责对方,然后要求面对面教女孩,得手后置之不理。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王者荣耀”公开聊天区,不时能看到类似的约炮信息。此外,该游戏还有一款助手App,为玩家们提供游戏资讯、社交和数据应用等服务。“王者荣耀”助手开设了“妹子求带聊天室”、“聘夫聘妻聊天室”、“师徒聊天室”等18个主聊天室,大量玩家都在内交流游戏体验,同时也有不少人发出“约炮”的信号。 

6月29日,南都记者在“聘夫聘妻聊天室”发出“有小哥哥一起玩吗”的信息,立马就有4位男性玩家发来私信,开门见山直问,“多大啊”、“缺男票吗”、“可以玩吗”。 

孙剑告诉南都记者,游戏里交友门槛大大降低。玩家在游戏里混熟了,会觉得对方有趣。在游戏世界里,很多上瘾的人认为游戏比现实更有价值,所以愿意去交换。神崎很不能理解,“不就是打个游戏?至于吗!” 

控制

正视游戏是社交需求

围绕“王者荣耀”的争议不断,有人将此当作“有毒的农药”:今年6月22日,杭州一名13岁学生因被禁玩游戏而从四楼跳下,有中学老师发文《怼天怼地怼“王者荣耀”》,称其混淆历史观,让学生群体沉浸无法自拔。也有人表示,无需将此当作“洪水猛兽”,认为这是一种社交需求,一种生活方式。 

7月2日,腾讯出台三项防沉迷措施,包括限制未成年人登录时长,绑定硬件设备实现家长一键禁玩,以及强化实名认证体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青少年与社会问题研究室副研究员田丰告诉南都记者,年轻人的天性与游戏有切合之处。规范游戏领域其实不仅仅是腾讯一家需要做的事情,而是政府、社会、学校、家庭和游戏企业共同努力制定规范和法规的问题,仅通过腾讯一家努力恐怕不能达到预期效果。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不少学校的家校群中,有很多老师要求家长禁止小孩玩“王者荣耀”。但效果如何呢? 

作为资深“王者荣耀”玩家,托尼认为,即便是大学生也很难控制时间,那些初高中学业更为繁忙很难不影响学习,“放在高中,我估计早废了,考不上大学了”。 

几天前,王灵带着儿子参加击剑比赛。比赛间隙,孩子拿起手机玩起“王者荣耀”,不一会儿身边围了一群小孩。““王者荣耀”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流行文化,孩子上线玩游戏看到舍友、同学在线,他们会很兴奋有归属感,这是一种社交活动。”王灵告诉南都记者。 

在她看来,问题的关键似乎不存在于游戏这个载体,“小孩的关注度在哪里,哪里就会成为重灾区”。暑假前夕,她与孩子商量要管控游戏时,结果小孩立马涕泪横流。她称,就好比痴迷韩剧、宫斗剧的大人一样,若是看到高潮被人掐掉电视,也会歇斯底里。 

既然无法关闭游戏这扇门,身为律师的王灵想到了利用游戏疏导的方法。她与孩子一起制定了一份合同,在完成指定的作业后,孩子方可游戏。每次连续玩游戏不超过30分钟,每周时间控制在14小时以内。“定好规矩,他完成当天作业很快,觉得这个安排对他有利。” 

“王者荣耀”能火多久还有待观察。在玩了一年多游戏后,托尼的热情似乎有些冷却,对于王者段位,他也不如以前那样渴求,“游戏毕竟是游戏”。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