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者荣耀》陪玩:有人月入3万 供3个姐姐读书


来源:南方都市报

手游陪玩,是个听起来总有几分轻飘飘和不真实的职业。南都专访了两位手游陪玩,在这股全民手游热背后,一窥手游陪玩背后的职业生态。

原标题:《王者荣耀》陪玩师:有人月入3万供三个姐姐读书

今年以来,《王者荣耀》成为一款“全民在玩”的现象级手游。每天无数人征战在虚拟世界中。越来越多的玩家涌入,争先上分、排名,成了玩家的热门话题。为登上好友圈的手游琅琊榜,部分玩家更不惜花重金请来“武林高手”,和他们一起出征。

手游陪玩,是个听起来总有几分轻飘飘和不真实的职业。南都专访了两位手游陪玩,在这股全民手游热背后,一窥手游陪玩背后的职业生态。

“王者”陪玩,供三个姐姐读书

陪玩者:卓伟群,19岁,中山人 

“不用着急,你按我说的来,先去拿红(手游术语),保证能赢。”中午一点,19岁的中山男孩卓伟群(化名)刚起床,来不及刷牙,已在手机上接了一笔单。

他所提供的服务,是在手游《王者荣耀》中,陪另一位玩家一起游戏,如果顺利,15分钟游戏结束后,他将会得到30块的报酬。

“这局比较简单,十二分钟可以赢”,最终,这局游戏时间定格在11分48秒,卓伟群一方取得胜利。

“大神,牛X!”手机屏幕上,玩家这样给他点赞。随后,这名玩家再次下单,要求“再来两把”。卓伟群表示,自己曾连续陪一位玩家玩了整整一上午。

在《王者荣耀》的世界中,系统根据玩家的胜率和等级,设置了“段位”系统,从初级的青铜、白银到高级的钻石、王者不等,而站在金字塔尖的玩家则获得王者称号,卓伟群就是其中之一。

在成为游戏陪练前,这个只念到初三的中山男孩在深圳飘荡多年,发过传单、干过装修。去年年底,他在罗湖关口做检货员,闲暇时看到同事玩《王者荣耀》,迅速“入坑”。

卓伟群入迷了,此前只玩过消除类游戏的他几乎将全部业余时间花在这款游戏上。白天仓库搬货,晚上打游戏,几乎成了生活的全部。回老家过年时,他发现,亲戚朋友都在玩和自己一样的游戏。

一个月后,卓伟群“上了王者”——这意味着他已算得一位“大神”。今年2月,《王者荣耀》也迎来爆发期,据腾讯一季度财报,这款手游玩家已超两亿。而让卓伟群意识到这一点的,是一夜之间朋友圈都在晒《王者荣耀》中的游戏角色“李白”的新款皮肤。

在村里,卓伟群被村人熟知,也是因为他在这款游戏中获得了“最强李白”的称号。他因操作“李白”炉火纯青,游戏积分达到“国服第一李白”的称谓。

一次,游戏公屏内出现的“大神上分”吸引了卓伟群的注意力。他觉得,自己或许有所谓“大神”的实力,就加了那位陌生信息者的QQ,并按照对方要求,带另一位陌生玩家玩了一局。20分钟后,游戏结束。陌生人在QQ发来一个20块的红包。卓伟群有些不可思议,“我一天工资才200块,这么一会就赚了二十块?”他甚至有些怀疑对方是骗子。

随后,同样的生意被复制,他带一个陌生人打一把游戏,就有十块、二十块的报酬。三小时下来,卓伟群已赚到了自己在工厂里一天的工资。

春节后,他没有回深圳,而是成了“家里蹲”。每天,吃饭、游戏、睡觉,成了他生活的全部。中午12点起床,随后开始在公屏上呐喊,紧接着陌生玩家慕名而来,看他“秀一把李白”,并一起拿下一场胜利。

橄榄枝一根根抛向卓伟群,找他的玩家越来越多。5月的一天,卓伟群一天在线超过18个小时,玩了超过80局,一天收入近2000元,如此“疯狂”一个月后,他一个月赚到了3万。“这还不是人最多的时候,有时甚至要一局游戏同时陪2-3个玩家”,他说有些水平相近的玩家,会“抱团”找他陪玩。

尽管如今已可轻松在游戏内大杀四方,但高手之路并不轻松。卓伟群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至今,他已打了超过8000局游戏,如果一局游戏20分钟,他已经不吃不喝在虚拟世界里度过了2600多个小时。

在卓伟群看来,打游戏和读书一样,都需要天赋。

“每个版本,游戏内厉害的角色都不一样,厉害的角色大家都会去玩,但我需要先把一个角色打穿”,卓伟群指的自然是“李白”,他重复使用“李白”超过3000局,占到游戏时间的三分之一,网络上的游戏攻略、视频,他一一研究,最后抽丝剥茧,研究出别人不曾掌握的“套路”。

在普通玩家眼中,和对手PK、打倒对方是游戏的最大乐趣。而在卓伟群看来,高效的胜利,才是乐趣之源。他喜欢研究几分钟内完成推塔、几分钟杀去线上,并预测出胜利的时间。他把游戏时间按十秒来区隔,将自己的游戏时间精确如机器人操作,确定做到“指哪打哪”。

如此反复,卓伟群完成了从白痴到高手的超越。

在村里,卓伟群一直被视作反面教材。以前在外打工的他,为家里每月贡献2000块收入,如今赖在家里,既不念书也不务工,他成了整个小村里的异类。

让父母印象改变的是4月底,卓伟群给了做生意的父亲1万块。但在父母眼中,这始终不是一件正经工作。相比而言,正在读书的姐姐却对他所做的事有更多理解。

4月底,在广州念警官学院的大姐回家后,卓伟群塞给她500块。随后几个月,三个仍在念书的姐姐每月1200元的生活费,都出自卓伟群赚来的陪玩费。对于弟弟的这份工作,大姐认为“是他选择的路”,尽管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仍算得上是门“手艺”。只是,大姐疑惑的是,这碗饭不知能吃多久,这个游戏不火了,难道弟弟又要回厂里?

在父母眼中,这份职业的问题却不止一个,“每天一打就是十几个小时,这样下去眼睛受得了,手也受不了啊!”

转战陪玩,职业玩家下半场

陪玩者:小西,19岁,陆丰人

1997年出生的广东陆丰男生小西(化名)除了游戏外,并未有太多人生经历。

“我9岁开始打游戏,游戏之外的事,没有兴趣”,小西说,去年在广州读完中专后,迫于生计,他得出去找工作,可干什么他都没兴趣。最终,他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战队招聘。

简单面试后,小西和五个年纪相仿的男孩组成一个电竞战队。电竞战队的生活有些枯燥,“早上起来晨练,经理带着在珠江边跑步”,随后,在网络上找其他职业队训练。

“每天规定要打30盘路人,打不完,就扣工资”,小西回忆,那时他几乎每天都可以超额完成任务,因为只有不停地打,才有可能“打出来”。

自2011年至今,电竞游戏在国内乃至全球已建立起相对完备的赛事体系,如同足球世界的职业联赛和青训赛等,数百万玩家想成为真正的电竞选手,需要跨越次级联赛,才能进入大众视野。

小西的愿望就是打进电竞的“甲A”联赛,成为职业选手。

半年后,联赛开打,小西所在的战队进入四强后,最终落败。屏幕上打出“失败”时,小西眼泪就冒了出来,五个队员从未如此沉默。第二天,小西坐上了回老家的大巴。随后半年,回到老家的小西不再是准职业电竞选手,而不过是一个待业的玩家。

在接触到手游《王者荣耀》后,起初,小西并不屑于在手机上对战。因为在他这种惯于在电脑端竞争的选手眼中,手游“太简单了”,根本算不上电竞。但随着步步深入,他发现入局者太多,围绕《王者荣耀》的比赛层出不穷,于是他把自己的竞技经验带到手游领域,并在今年4月成了一名陪玩。

“带他们赢,并且教他们怎么赢”,小西如此形容。一直把打游戏视作正经事的他,试图在陪玩中,把自己对游戏的理解告诉客户,虽然大部分花钱的人,只是想找位高手带他们赢上一把。

陪玩之外,小西也在试图寻找成为职业手游选手的可能性。陪玩赚钱,养活自己,再寻找队友,未来,或许他能在手游内再做一次“电竞梦”。毕竟,人总是要有一点梦想的。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