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职业电竞战队崭露头角 选手月收入3000美元

2017年09月07日 10:45
来源:界面新闻

原标题:女性职业电竞战队崭露头角 选手月收入3000美元

在少年时期,桂丽莎常常翘课去网咖打游戏,以至于她的父亲曾威胁要送她去网瘾中心接受治疗。高中毕业后,桂丽莎悄悄离开了家乡并加入了一支专业电竞队伍,这让她的父亲以为她陷入了传销陷阱,并亲身前往桂丽莎所在的城市,想要营救她。

如今,20岁的桂丽莎则以“LLG单晨”的身份而为人所知,在这一外号中,“LLG”代表的是她所属电竞队伍的名称,全称为LLG女子电竞俱乐部,而LLG三个字母代表的是“Love Laughing Girls”。LLG是一支在2015年成立的女子电竞队伍,在今年八月底举办的香港CGA国际女子邀请赛中,LLG击败了三支分别来自欧洲、韩国以及台湾的女子电竞队伍,并赢得超过10万美元的奖金。在比赛中,LLG并不只是为了奖金而战,更是为了让外界认可女性玩家而战,19岁的LLG队员张舟对此说道:“我想证明我并不比男人差。”

今年,电子竞技产业预计将产生近7亿美元的收入,这一数字到了2020年还将增长一倍多。目前最火爆的游戏是2009年上市的《英雄联盟》,现阶段《英雄联盟》每月活跃玩家超过1亿,同时还吸引着数以百万计的观众。然而,男性电竞玩家早在本世纪初就开始赚取着无数的奖金,而这对女性玩家而言则显得十分艰难,哪怕在玩家和观众中都不乏女性的身影。

近年来,得益于富裕的游戏爱好者们不断投入的资金,中国已经出现了不少专业化运作的全女性电竞队伍。现在中国的女性职业电竞选手每月收入达到3000美元,是中国一般大学毕业生收入的两倍。但是,尽管如此,女性电竞选手的生活依然十分艰苦,据LLG的经理表示,选手们每天都要坐在电脑前进行长时间训练,同时还要跟那些质疑女性选手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的人们在网上进行论战。

香港CGA国际女子邀请赛。图片来源:Quartz

中国崛起,欧洲挣扎

实际上,中国女性电竞选手正在享受的经济待遇对于大多数女性选手而言是根本不存在的。在亚洲其他地区,只有两支分别来自韩国和香港的《英雄联盟》女子队伍,而在欧洲,支付工资的女子职业战队更是罕见。

“职业战队只想在男性身上花钱,并没有多少人会去看女性战队,这是一门生意。”Tony Lopez如是说,Lopez今年22岁,是一名来自西班牙的大学生。为了参加香港CGA国际女子邀请赛,Lopez特意还组织了一支女子队伍。今年年初,Lopez在Facebook的一个女性玩家社群中召集了5名选手,成立了一支叫做“Just Kittin”的女子战队。

“如果我有机会加入一个有着职业教练和分析师的战队的话,我将毫不犹豫地搬家,无论那是什么国家。”Katarzyna Gadowska说道。图片来源:Quartz

在比赛前的六个月里,Lopez每周会给5名选手进行3次线上训练,为此他还准备了一份三页篇幅的关于对手比赛风格和如何应付时差的文件。战队的6名成员都居住在欧洲不同的地方,直到在香港参加比赛,他们才首次在现实中会面。

战队选手中的一员,21岁的服务员Katarzyna Gadowska为了从波兰南部的乡下出发到香港参赛,坐了23个小时的火车和两趟航班。最近Gadowska还从她父母的家中搬了出来,因为她的父母总是因为她玩游戏而中途拔掉网线。“他们每天都对我发表长篇大论,让我放弃游戏,他们觉得这十分幼稚,认为我需要多关注现实生活并变得成熟起来。”Gadowska说道,但她并没有屈服,在Gadowska看来,游戏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

四年前,Gadowska开始接触《英雄联盟》。很快,Gadowska就发现自己游戏水平不低,于是她在去年加入了一支女子电竞队伍。然而,由于找不到足够的比赛可以参加,队伍在Gadowska加入后不到两个月就解散了。

香港的比赛场地包括一个主舞台和两个供直播赛事使用的LED屏幕,在两支队伍对抗的舞台上,选手们坐在屏幕之下,每个选手的电脑顶部都有一个摄像头负责拍摄选手,并将画面显示在较小的LED屏幕上。据Lopez表示,在欧洲,只有男性选手才能享受到这样的场地设置。

这样看来,桂丽莎和她的队友们则幸运得多。在今年4月,LLG赢得队伍有史以来的首个《英雄联盟》锦标赛冠军后,五名队员的平均月收入提高到了8000元人民币。

桂丽莎在决赛中击杀对手。图片来源:Quartz

据LLG的成员表示,目前LLG战队及其运营公司上海光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资金主要来源于一名从事船舶设备制造的王姓女企业家。与此同时,上海光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还运营着一支同样是由女性选手组成的《反恐精英:全球攻势》战队和一支由男性选手组成的《守望先锋》战队。每年这位女企业家都会不计成本地给队伍投入数百万元的资金,原因却十分简单:她的儿子是一名电竞赛事粉丝。而LLG的其中一队对手则由中国首富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所成立的IG电子竞技俱乐部支持。

在LLG的队伍中,还有一名韩国选手,23岁的丁譿呤之前在韩国首尔当超市收银员时就开始参加电竞赛事,2015年末,LLG邀请她加入队伍。“在中国可以赚钱,” 丁譿呤说道:“而在韩国就赚不到钱,也没有赛事可以打。”

在香港比赛的最终决赛中,LLG以2比0的成绩击败了韩国的队伍,两场比赛都在半小时内就结束了。“两支队伍根本就不是在同一个水平上的。”一名男性观众这样评论道。

丁譿呤代表LLG接受奖杯。图片来源:Quartz

性别主义带来的利与弊

有部分观点认为,所有女子电竞队伍都是“电竞版本的Showgirl”,跟那些在电子游戏展上那些穿着暴露,宣传产品的模特们并没有两样。而在中国,女子《英雄联盟》战队与直播平台的蓬勃发展息息相关,直播平台让人们更容易观看女性选手打游戏,并且使观众给主播打赏更加方便。

同样参加了香港比赛的台湾HLL战队的一名选手则靠在Twitch上直播游戏来支撑生活。每月她都能根据自己频道的观众数来获得相应的报酬,目前她的频道订阅数已将近7万。这位选手说大部分的观众关注的都是她的外表而不是游戏水平,这使得她在玩游戏时必须要化妆。然而,尽管如此,依然会有男性观众给她发表关于外表和胸部大小的不雅评论。

比赛当中的韩国队伍BlossoM。图片来源:Quartz

今年4月,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组建了自己的女子《英雄联盟》战队,并因此成为中国女性游戏行业罕见的大牌投资者。在其官方微博上发表的招聘信息中,京东要求女性申请人发送照片和简历,并提出优先考虑可以唱歌跳舞的玩家。现在,京东团队中的女性玩家会不仅参加电竞赛事,还频繁出现在网络娱乐节目和京东自己的促销活动中。

尽管直播和参与商业活动对于女性电竞选手来说是有利可图的,但LLG决定以管理男性团队的方式来管理女性团队。LLG选手张舟曾在几个直播平台上直播玩《英雄联盟》,但差不多一个月后LLG认为这对她有不利影响并建议她不再直播。“观众们只会在乎我够不够搞笑,好不好看,还有会不会唱歌。”张舟如是说。

桂丽莎表示,她已经看到自己和队友们逐渐被人尊重。在去年,当观众们看到LLG战队是由女性选手组成后便会起身离开,而现在观众们会多待几分钟,并且意识到LLG选手的不俗水平并继续观看比赛。

而桂丽莎的父亲,虽然之前一直反对她玩游戏,但现在也告诉桂丽莎:“既然你选择这样做,你就必须做得好,不要放弃。”

艰苦的训练

每周周一到周五的下午1点到晚上9点,LLG的成员都会在她们宿舍隔壁的训练室进行线上训练。每天的训练至少由12场排位赛组成,有时选手们也会跟其他女子战队一起进行对抗训练,而选手们的教练会在她们身后全程监督指导。

张舟在比赛中全神贯注,身后是LLG的教练。图片来源:Quartz

张舟和她的队友兼室友杨月经常一起训练到深夜。加入LLG两年下来,杨月为此瘦了10公斤。尽管战队经理会拔掉网线,建议选手按时休息,战队的投资者也来信要求选手保证睡眠时间,但选手们依然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张舟表示,她曾连续玩了60多个小时的游戏,最后睡了整整一天,现在她开始学会休息,但自控力依然不够充分。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张舟一边在游戏里呼风唤雨来保护自已的队友,一边这样说道。

翻译:陈俊杰 来源:Quartz

[责任编辑:赵建波] 标签:综合 电竞 职业选手 女性电竞
打印转发

| 账号登录

X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 账号注册

X

请阅读注册协议并勾选同意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