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2岁宁波女主播月入数万 无意中说出一个秘密


来源:东南网

不得不承认,在互联网颠覆生活的今天,网络女主播已成为90后的全新职业。

提到网络女主播,你脑中会蹦出哪些关键词?高颜值、撒娇卖萌、一掷千金,又或者是宅男的隐秘生活?不得不承认,在互联网颠覆生活的今天,网络女主播已成为90后的全新职业。最近,记者走进宁波南部商务区一家网络直播传媒公司,和两位宁波的90后网络女主播面对面聊天,把她们从“封(女)神”的直播间请下“神坛”,回到真实世界里来。

01

上镜赛明星

大学专业是国际经济和计算机

撒娇卖萌唱歌跳舞讲段子样样都会

一头柔顺的长发,黑色大衣礼帽包裹下的陈琳显得格外白皙。这个今年22岁的土生土长宁波妹子,在直播平台上做网络女主播才一年不到时间,但举手投足和一身打扮已非常有范儿。可能你完全不会想到,陈琳的大学专业是国际经济。“我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大学快毕业时,朋友推荐和公司签了合约,做专职的网络女主播。”

△陈琳生活照

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175厘米身高,站起来一副挺拔的模特身材,恍惚间,郑又青给人一种混血儿的感觉。今年23岁的她来自余姚,今年刚本科毕业。“学计算机网路工程的,没想到居然做了主播”,郑又青性格爽朗,不用引导,已主动噼里啪啦把自己一阵介绍。尽管高中时就想去艺考的,但在各方压力下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现在做主播,父母也认可的,他们心里也知道,还是这个行业适合我。”

△生活中,身高有175厘米的郑又青是个长腿美女

走进熊猫平台的直播间、化上一个美美的妆,穿上靓丽的华服,陈琳和郑又青立刻化身“小琳妮的皮卡丘”和“又青丫头”(艺名)。

这是两个IP地址显示为宁波,有着几千名粉丝、130多万星值的当红女主播。和其他来自全国各地、有着万千种不同美法的女主播一起,她们在同一个页面上竞争着流量和粉丝。

△陈琳(左)和郑又青(右)

撒娇、卖萌、唱歌、跳舞、讲段子,这些技巧,几乎是每个女主播的入门级技能。

陈琳说,她更愿意做一个倾听者。网上来的观众怀着各种心情,有人工作受挫,有人或许感情不顺,也有人只是为了寻开心,“我很希望能开导他们,把自己的正能量传递出去,给大家带来开心。”

每次开播前,郑又青都会认真准备当天要表演的曲目、舞蹈,有时还会上网搜一些热闹段子,学习最近的时事热点。“一聊就起码6个小时,我想内容尽量丰富一些。”

02

月入两三万

不敢休息,害怕被新主播超越

四平方米直播间里每天工作10小时

长宽各2米左右的小隔间,一张摆满各种抱枕的靠背椅,一台带有麦克风和摄像头的电脑,深色的窗帘或书架当背景,这几乎是如今网络直播平台女主播工作的标配环境。作为一名线下直播的签约主播,陈琳和郑又青差不多每天都要赶到公司,在这四平方米大的直播间里开工约10小时。

△小小的直播间

这么久的时间,游客换了一波又一波,但为了不冷场尬聊,主播必须不断展现自己的才艺和个人魅力,去留住那些忠实的粉丝。坐10来个小时,就得提供10来个小时的内容。

她们穿插着唱歌跳舞等环节,有时还表演脱口秀、模仿,或者是打电话、喝水、补妆等实景演出。通过与粉丝、游客互动,有钟情于主播个人魅力的观众,会出手送礼物。

在熊猫直播里,人民币与猫币的兑换比例为1 :10 。礼包的价格分为了五档,从“天天向上”的60猫币、一生一世的520猫币、新年旺旺旺的888猫币、旺狗贺岁1650猫币到最贵最顶级的“浪漫流星雨” 131400猫币。也就是说,赠送给主播的礼包,实际需要花费的人民币价格最低为6元,最高达13140元。这些虚拟礼物都是粉丝在直播平台上购买的,它们是网络女主播的主要收入来源。

△一位女主播正在“开工”

主播的收入模式有些像“计件工资”,干得多拿得多。根据协议,每个直播间将按一定比例交给直播平台,剩下的再由公司和主播分成。除此之外,公司还会给予表现优秀的主播一些奖励。

入行不算久,尽管人气串升的加速度很快,陈琳和郑又青还是谦虚地说自己目前只是“小主播”,每个月的收入平均下来差不多在两三万元。

这收入水平,和大学同学比起来,是好得多了,但两个宁波妹子还是觉得肩头的工作压力挺大的。公司规定每天6小时直播“打底”,但为了留住粉丝,她们不得不像“拼命三郎”,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是常有的事。而且多是选择在夜间,因为晚上观众会更多。

△直播间有着严格的规定

直播有严格的规定,不许吃饭只能喝水,上厕所空场时间不能过长,这让她们几乎不能定时吃饭。郑又青说,每次开直播,她都会先放一大瓶热水在旁边,润喉糖摆在电脑前,不然话说久了,嗓子受不了。“有个同事,做了两年主播,喉咙已经去动手术了……”

前面有大牌主播当“天花板”,后面是层出的新人主播不停追赶,这让陈琳和郑又青丝毫不敢放松。健身塑形,这是郑又青在不开播的时候花费时间最多的地方。就算过年回家探亲,她也得坚持直播,以防名次下滑。

“如果一段时间不出现,很容易就被忘记或取代,这在主播界是潜在的规则。”至于双休日这个词,陈琳从入行后几乎就没有享受过,“公司规定一个月可以休息5天,但工作也有惯性,我们基本都会自我加压,继续开工”。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