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花千骨”判赔3000万 网游侵权诉讼难点在哪


来源:奥一网

手游《花千骨》被指侵权《太极熊猫》一案,经历了近三年的诉讼。

原标题:手游“花千骨”侵权案一审判赔3000万!网游侵权诉讼难点在哪

手游《花千骨》被指侵权《太极熊猫》一案,经历了近三年的诉讼。近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判被告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象互动”)开发、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奇艺”)运营的手游《花千骨》侵权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蜗牛数字”)开发的《太极熊猫》,天象互动与爱奇艺赔偿蜗牛数字经济损失3000万元。

4月11日,蜗牛数字召开《太极熊猫》维权情况通报会。蜗牛数字副总裁时涛告诉南都记者,通过近年的网络游戏侵权案例可以看出,法律在不断加强对网络游戏知识产权的保护,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网游侵权案的判赔金额有了很大提升。

《花千骨》涉嫌抄袭《太极熊猫》的游戏画面图。《花千骨》被指“换皮”抄袭

《太极熊猫》于2014年9月上市,是一款由蜗牛数字研发的动作RPG手机游戏。《花千骨》是由同名电视剧授权改编而成的仙侠类题材手游,开发者为天象互动与爱奇艺旗下的PPS游戏。

2015年8月,蜗牛数字以手游《花千骨》侵犯《太极熊猫》的著作权为由展开维权,将天象互动和爱奇艺起诉至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天象互动、爱奇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在媒体上公开道歉,并赔偿其经济损失3000万元。

在诉讼中,蜗牛数字指出《花千骨》对《太极熊猫》进行了从游戏核心到实行内容的“换皮”抄袭。2015年6月,蜗牛数字称发现《花千骨》与《太极熊猫》存在大量相似的元素,包括游戏界面、装潢设计、游戏规则等,且称《花千骨》复制了《太极熊猫》的游戏数值和投放节奏,改编了《太极熊猫》的故事背景、人物图象等美术、音效表现形式。据此,蜗牛数字认为,《花千骨》侵犯了《太极熊猫》的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和改编权。

天象互动和爱奇艺则表示,蜗牛公司提供的权利证据存在重大瑕疵,其主张的界面布局和玩法设计都已经进入公有领域,应该为手游行业所共有。《太极熊猫》游戏的游戏结构、玩法规则、界面布局等均来源于其他游戏,蜗牛数字无权主张。爱奇艺还指出,《花千骨》是一个黄金IP,这对游戏玩家已经有足够的吸引效果,天象互动和爱奇艺没有必要通过不正当竞争的方式去争取市场用户。

2018年3月30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蜗牛数字起诉天象互动、爱奇艺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手游《花千骨》侵犯了手游《太极熊猫》的著作权,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蜗牛数字经济损失3000万元。

手游《花千骨》被指侵权《太极熊猫》一案裁判文书截图。 “举证难是诉讼中最难攻克的堡垒”

4月11日,蜗牛数字在《太极熊猫》维权情况通报会上宣布,将牵头组建“游戏产业知识产权保护联盟”,本案终审后的维权所得将捐献给该联盟,协助中小企业维权。蜗牛数字副总裁时涛告诉南都记者,通过近年的网络游戏侵权案例可以看出,法律对在网络游戏知识产权的保护也在不断加强,其中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网游侵权案的判赔金额相比之前有了很大提升。

除了“换皮”,网游行业常见的侵权行为还包括借助广告进行虚假宣传,利用其他网游关键词导流,截取其他游戏画面作为下载入口引流,以及像素化、Q版化、方块化地使用其他IP形象等。

据时涛介绍,不同类型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都有其特有的棘手之处,总的来说,“举证难”是诉讼过程中最难攻克的堡垒。“举证难主要包括收集侵权证据难和索赔证据难,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维权周期长,赔偿金额低。近年来我们也感受到国家对与知识产权的保护的逐步加强,我们也相信随着国家保护力度的加强,未来知识产权类维权难的情况将逐渐改善。”

时涛表示,随着国家政策法规的完善和公众意识的提升,网络游戏的知识产权保护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

维权通报会现场图。专家:网游纠纷未来或在专利领域开战

北京德崇智捷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李刚在通报会上提到,无论公司大小,保护自身知识产权的措施都一样,区别在于不同体量公司可拿出资源不同。“在实践中,大公司显然有更多的资源来建立自己的知识产权壁垒,比如大公司可拿出更多的预算来申请专利,购买优质IP改编的游戏,这些都是小公司所不具备的优势。虽然小公司没有那么多资源来进行全方位的知识产权布局,但即使如此,小公司也要及时进行著作权登记等工作,维护好自己的核心知识产权。

有观点称,我国游戏行业在高速发展过程中暴露出很多问题,法律业界在游戏侵权的相关问题上还没有给出清晰界定,规则和边界依旧需要多方去继续探讨。

李刚认为游戏公司要未雨绸缪,在知识产权布局方面要有前瞻性。他表示,未来的网络游戏纠纷很可能会在专利领域开辟新的战场。“目前网络游戏的诉讼基本只涉及著作权纠纷、商标权纠纷和不正当竞争纠纷,但从现在各大公司的知识产权布局来看,专利布局是很重要的一环。可以预见,未来的网络游戏纠纷一定会包含版权之争、商标之争、专利之争等多种方式。”李刚说。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