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不是你想的那样!当上职业选手比考上清华还难

2018年06月25日 10:33
来源:凤凰网电竞

随着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电子竞技越来越深刻地进入到人们的生活中。2016年,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公布的《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 中增补了电竞专业即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2017年,全国多所高校纷纷设立电竞专业,电竞正式入驻教育体系。2018年5月14号,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正式对外宣布《英雄联盟》等六个电竞项目作为电子体育表演项目加入2018雅加达亚运会。电竞正日益成为人们,尤其是青少年关注的焦点。然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电竞行业仍然是一个新生事物,并由之产生了一连串的问号:电竞能和玩电子游戏划等号吗?电竞行业发展现状如何?青少年投身电竞行业值得鼓励吗?本报记者为您解疑释惑。

电子竞技不能和“网瘾少年”“不务正业”划等号

2018年5月20日,中国英雄联盟职业战队RNG在巴黎天顶体育馆击败韩国战队KZ,拿下了英雄联盟季中邀请赛(MSI)的冠军。这也是继2015年之后,中国再次夺得该赛事冠军。当Uzi捧起冠军奖杯,说出“我们是冠军”的那一刻,现场激荡的情绪也沿着网络燃爆了中国各大社交平台,不仅占领了微博热搜榜第一位,还获得了中国日报、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大V的祝福。据“玩加赛事”统计,RNG夺冠当天的百度搜索指数高达52万,这一数字甚至比2016年4月14日科比退役战的50万还要高。

EDG电竞俱乐部粉丝来到现场加油助威

就在这场比赛进行的6天前,5月14日,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TheOlympic Council of Asia )正式宣布电子竞技将作为体育表演项目出现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赛场上。随后,中国电竞国家队正式亮相。在今年的亚运会比赛中,中国电竞国家队将参加Arena of Valor(王者荣耀国际版)、英雄联盟、炉石传说和皇室战争等4个项目的角逐。

从众矢之的到入亚成功,从小众娱乐到全民狂欢,电子竞技正在逐渐洗脱“玩物丧志”的罪名,迎来属于整个电竞行业的春天。而在此之前十几年,我们很难想象电子竞技在中国能有今天的繁荣景象。电子竞技在国内其实经历过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1998年,《星际争霸》系列游戏的破土而出以及相关职业电竞联赛的应运而生,不仅成就了其全球电竞赛事领域的标杆地位,同时也点燃了无数中国电竞爱好者的梦想。2001年,马天元和韦奇迪在WCG星际争霸项目为中国电竞赢得第一个世界冠军,为中国电竞史册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批准电子竞技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让一心想为电竞正名的中国电竞人为之振奋。但始料未及的是,2004年广电总局连续三次发出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电竞节目全面停播,中国电竞行业的发展戛然而止。从热火朝天到穷途末路,也就短短几个月时间。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电竞都深陷于“网瘾少年”“不务正业”等负面报道的泥潭中,停滞不前。2011年开始,随着游戏市场的持续火爆和社会认知度的提高,在以王思聪为代表的投资人带动下,电子竞技商业价值日益凸显,我国才开始重新审视电竞行业。随后几年,政策的倾斜、投资的加码以及直播平台的异军突起,电竞行业的发展开始走上正规,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如今,电竞无疑已经成为现代年轻人关注的焦点。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炉石传说等游戏的暴热也带动了电竞的发展。然而,由于电竞与网络游戏不可分割的关系,电竞往往被和网络游戏画上等号。电竞究竟是什么?我们该怎么去理解电竞和网络游戏的关系?对于这个问题,超竞集团俱乐部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兼EDG电子竞技俱乐部运营总经理潘逸斌认为:“我们要把网络游戏和电子竞技区分开,网络游戏只是电竞的载体。电子竞技的核心部分和传统的体育竞技的内涵是一样的。”在他看来,电子竞技和网络游戏最大的区别在于:网络游戏只是一种娱乐消遣,而电子竞技比拼的是选手的个人能力和团队的协作配合。“电竞也强调竞技精神,职业电竞选手需要长时间的刻苦训练,才能在赛场上展示出自己的技术,获得比赛的胜利。在追求更高、更快、更强这一点上,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竞技是一致的。”潘逸斌指出,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竞技项目之间的差异,更多的是在竞技媒介上的转换。“传统体育项目比拼的是人体的极限,电子竞技更多的是把竞技的核心内容从人的身体转向了人机互动。把竞技从线下带到了线上。”

对于很多家长对电竞职业的不理解,潘逸斌说:“其实电竞不仅仅是打游戏那么简单,它是一个职业。现在的电竞俱乐部对队员有非常正规的职业规划和管理体系。”为了应对电竞职业选手职业生涯短的情况,俱乐部也会为选手们做一些退役后的职业规划,帮助职业选手在退役之后从事电竞相关的工作。“比如说,你想从事教练或者分析师的话,我们会有一些教务体系的培训,会让你在团队里锻炼。如果你想成为主播或者赛事解说,我们现在也会有相关的课程,对职业选手进行培训。”

想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比考上清华都难

随着电竞的热度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开始把参加电竞作为自己的梦想,来自广州的“00后”张华鑫就是其中之一。几年前,正是喜欢的战队赢得比赛时的狂喜让他把成为一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当成自己的梦想,并在之后几年时间里,刻苦磨练技术,最终突出重围,成为了LGD英雄联盟青训营的一员。然而,当自己进入梦寐以求的战队,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的时候,想象中每天开开心心打游戏的日子并没有到来,迎接他的是每天长达12小时的训练。面对每天12小时,每周6天的高强度训练,张华鑫觉得“煎熬”。在经历长时间的训练之后,他体会到职业赛不是随意的“玩”,而需要高度的责任感。作为青训营的一员,他很少有机会上场打比赛。一年来,他站上过最大的舞台是LDL城市预选赛杭州站,拿到季军。然而,这个舞台在他看来还太小,他甚至不愿意告诉父母,邀请父母去现场观看比赛。初生牛犊不怕虎,总是乐观向上的他虽然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充满了信心,但他也希望自己的同龄人不要把打职业赛想得那么简单。“职业电竞的门槛看起来好像很低,好像只要有一台电脑,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职业选手。但想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可能比考上清华都要难。电子竞技需要的是持之以恒,要耐得住寂寞。‘学习不好就去打电竞吧!’这种想法是完全错误的。电子竞技不是退路,它同样需要天赋和无限的努力。”

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比赛现场

和还在青训营辛苦训练,挣扎出线,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争一个好位子的张华鑫相比,同一俱乐部守望先锋分部的徐秋林要幸运得多。2016年,暴雪公司制作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守望先锋”面世,徐秋林迅速被这款方式新颖、需要团队合作的射击游戏所吸引。从幼儿园起就开始玩CS的徐秋林算得上真正的“网瘾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游戏一直陪伴在他左右。在遇上“守望先锋”之前,徐秋林还玩过魔兽,打过Dota。如今,这位曾经的“网瘾少年”已然成为OW赛场上明星。2016年年底,依靠自己精湛的技术,利用狂暴战士单排冲进国服天梯前十的徐秋林接到了来自LGD战队的电话,邀请他去基地试训。徐秋林就这样走上了自己的职业道路,尽管那时候,父母对他的选择并不理解。一到战队就站上一线比赛舞台的徐秋林迅速在比赛中崭露头角,今年5月的OC决赛上,徐秋林的父亲来到比赛现场,观看儿子比赛。尽管最终,LGD以一分之差痛失冠军。看着父亲向身边的朋友炫耀:“我儿子打游戏很厉害的。”徐秋林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尽管有着超出他人的游戏天赋,但徐秋林仍然用自己的整个生命在训练。性格内向温和的他,除了休息,时间几乎都花在了看比赛、分析录像、讨论战术上。作为一名职业选手,“网瘾少年”也有自己的中国梦。他的职业目标是先拿到国内赛事的冠军,然后去进军国际赛场,在国际比赛中为中国战队争一份荣耀。

“电竞这个行业,光有梦想是不够的。作为一名职业选手,你需要天赋和坚持,作为一名从业人员,你需要有一技之长。”LGD战队经理潘飞告诉记者,每一天,他们都能在网上收到几百封简历,想要加入战队成为电竞职业选手,但经过筛选和试训之后真正能留下来的可能只有一两个。“当你真正进入到电竞行业,进入试训阶段,你可能会发现电竞职业选手的生活和你想象的完全不同。在电竞这个行业,只有1%是电竞职业选手,99%都是电竞从业人员。而只有真正具有天赋,能在职业道路上走得长远的选手,我们才会邀请他们来当职业选手。”作为一个从武汉大学毕业,曾经建过战队,想过打职业,最终完成学业,投身电竞事业的过来人,潘飞希望年轻人不要把电竞看成一个门槛很低的行业。“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电竞俱乐部的容错率比一般公司还要低,如果对电竞感兴趣,那你必须在喜欢游戏的基础上,拥有一技之长,这样,才能在这个行业走得长远。”

潘逸斌也建议那些有志于进入电竞行业的年轻人,可以通过高考的渠道,学习相关知识,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电竞行业,从事电竞相关的工作,而并不一定要成为职业选手。“热爱电竞的方式有很多,如果是喜欢电竞这个行业,喜欢电竞里面的一些核心内容的那话,其实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参与进来。”

作为新兴产业电竞需要大量的多样的人才

5月30日,2018中国电竞产业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会上,互联网领域研究咨询专业机构艾瑞咨询发布《2018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报告显示,中国的电子竞技行业从2017年开始进入爆发期,2017年电竞的整体市场规模突破了650亿元,电竞周边生态市场整体规模为50亿元,2019年预计将达到138亿元。

大量资本的涌入,促使中国的电竞行业开始走向正规化和专业化。“最早的电竞赛事更多的是游戏产品推广的手段。”潘逸斌介绍说,现在很多电竞赛事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赛事体系,有联盟化的发展趋势了。如今,电竞赛事早已脱离游戏推广的本质,这也预示着电竞行业未来将获得更多的独立性,对电竞行业的规范化有一个正面积极的作用,可以推动行业往更加正规和专业的方向发展。今年,在电竞行业,有些项目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联盟化体系,在运作方式上也在向NBA看齐。

PSG.LGD成功斩获2018MDL金鹰电竞Major总冠军

尽管市场前景广阔,看似繁华的中国电竞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实则问题重重,首当其冲的就是人才资源的极度匮乏。据“伽马数据”去年5月发布的分析报告,电竞行业专业人才缺口已高达26万人。而根据“腾讯电竞”在去年8月发布的《电子竞技行业人才供需调查报告》来看,目前只有15%的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整个电竞产业链,无论是赛事策划运营和执行,还是品牌营销和商业推广,都面临着从业人员粗放生长和人才断层的尴尬情形。要保证电竞产业的正规化和良性发展,构建完整的专业人才培养链条势在必行。

2016年9月,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2016年增补专业,“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赫然在列,属于“教育与体育专业大类”。此后,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成立了国内首个电竞学院,北大青鸟、上海体育学院、湖南省体育职业学院等教育机构和高等院校也纷纷开设电竞相关专业,从此电子竞技进入校园课堂。

“开办这个专业首先是出于社会的需求。电子竞技作为一个正式的体育项目,是我们体育专业院校人才培养的职责所在。如今电竞行业的解说大多由退役的职业选手担任。他们往往拥有丰富的游戏经验,但却缺乏专业的解说训练。”上海体育学院体育新闻传播与外语学院院长杜友君说。作为目前国内高校中首个培养电竞解说的专业,首次招生就热度不减。杜友君介绍,今年计划招生名额为20人,但报名人数有200余人,“报考人数已达普通体育解说方向的一半,相当热门。”在未来的四年里,电竞专业的学生将接受到传统播音主持专业的课程和电竞相关知识。在课程设计上,学生前两年以各类通识课程与播音主持方面的专业课程为主,并且绝不允许参加任何商业活动,到大三才开始逐步接触电竞相关知识,并开放与外界的沟通合作。为了对接国际化的电竞市场发展,上海体育学院还为学生开设了英语和韩语课程,并与第三方电竞公司合作,邀请他们为学生编写教材。比如,李晓峰创立的钛度电竞教育将以教材合编方的身份,结合电竞解说的理论和实际,建一门新课程。

“电竞解说其实不仅仅是解说比赛,同时也要涉及到表达能力,逻辑能力以及政治经济文化的相关素养。一个好的解说,不仅要懂游戏,也要有文化,具备体育精神。”杜友君希望通过专业的电竞教育,可以改变现有的电竞环境,给孩子们一些正向的引导,帮助他们更好地学习。他说:“实际上,做电竞教育,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反过来反思我们的教育。如今,我们的教育强调人的兴趣,强调素质教育。那为什么我们现在的课堂学习不吸引人,电子游戏却能吸引那么多孩子的目光?实际上,我们现在的课堂完全可以通过增加有趣的环节和内容来吸引学生。电竞教育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我们可以利用更加灵活的方式,给学生传递一些好的价值观,传授给他们一些优秀的历史文化。比如利用游戏这个媒介来传播优良的传统文化,以此来推动社会的进步,文明的上升。”

由于电竞职业选手开始打职业赛的年龄段相对较小,往往从15岁开始,而在役职业选手的年龄大致在17岁到25岁,高校几乎不生产职业选手。从国内现有的电竞教育来看,现在很多高职院校做的电竞教育和培训,更多是培养电竞行业从业人员,而不是职业选手。他们培养的学生更多是在从事赛事的转播、运营和解说等方面的工作。高校电竞专业的设立能够给电竞行业输送人才,保证电竞赛事联盟化、独立化的发展,帮助电竞团队完成赛事的执行和运作。其实,电竞行业并不仅仅是职业选手,它包含了各式各样的工作岗位,包括俱乐部运营、品牌策划、内容制作、游戏团队的领队和经理等职能性岗位。而电竞教育对于电竞行业基础人才的建设和基础人才的输送有着很大的意义,它进一步推动了电竞行业的规范化和专业化发展。(东方教育时报 记者丨范昕茹 臧莺

[责任编辑:赵建波] 标签:电竞 职业选手 LOL DOTA2 EDG
打印转发

| 账号登录

X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 账号注册

X

请阅读注册协议并勾选同意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