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儿子亚运会上“打游戏”夺冠 父亲:光宗耀祖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你给我们老张家光宗耀祖了。”老帅率队夺冠后,父亲张世光在给儿子发的信息中说道。

原标题:中国电竞亚运夺冠“十日谈”

领奖台上的AOV中国队。 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图

“Nice、nice,一波一波了,推推推推,赢了赢了!nice!”

这些嘈杂的呐喊声被记录在了比赛语音系统的最后。当敌方“水晶”破裂的瞬间,刘明杰扔掉手机、摘下耳机,和身边的队友一一拥抱。灯光闪烁在五名队员的头顶,硕大的“VICTORY”字样停留在五星红旗下方。在雅加达,中国队拿到了第18届亚运会王者荣耀国际版表演赛的冠军。

对于此次参赛的中国选手而言,对阵中国台北的决赛是如此轻松——三局两胜,两局比赛加起来只用了25分钟左右;但为了拿到这块奖牌,一路来又是如此艰难——他们要对面不同版本的游戏、高强度的集训,以及那些难以打消的偏见。

临时组成的电竞国家队

五月中旬前的一天,王者荣耀职业选手刘明杰和往常一样在基地训练,俱乐部经理突然走到这个23岁少年的面前,告知他即将参加一项赛事。刘明杰追问是什么比赛,“亚运会”。

这个游戏ID叫“ku”的少年显得很茫然,他当时甚至不知道什么是亚运会,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被选中。

此时在上海闵行的一处训练基地里,23岁的向阳(ID:九月)和22岁的潘佳冬(ID:初冬)也在训练之中,在得到通知后他们作出了一样的反应。但他们觉得,作为非主力队员,能出去多参加比赛“还是蛮爽的”。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坐上了去往深圳的飞机。

5月14日,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正式对外公布,《英雄联盟》、《Arena of Valor》(注:简称AOV,又名为王者荣耀国际版)在内的六个电竞项目正式入围第18届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其中AOV是一款5对5的多人在线战术竞技类手机游戏。

此时,来自国内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以下简称KPL)不同战队的几个年轻人通过各自战队的推荐、选拔,聚集在了腾讯大厦的一间办公室。第二天,这支队伍的队长张宇辰也来了,他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叫“老帅”。

赛场上的老帅。 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图

老帅的选择不像其他人那么容易。作为王者荣耀职业选手中知名度、人气最高的选手,老帅三年无冠。而此时正值KPL秋季赛,如果离队,会对俱乐部的成绩带来巨大影响。更关键的是,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要接触的并不是人们所熟知的《王者荣耀》。

AOV面向的是海外市场,在大陆本土并没有发行。游戏中的人设不再取材于中国的神话或是历史,它把西方的奇幻文学经典作为设计蓝本,并尝试为不同地区的玩家增加本地文化的美术细节。选手们说,“根本不是同一款游戏。”

24岁的老帅需要考量,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他将远离自己的主业,等到回来时还能否继续征战KPL联赛,他不得而知。

然而他还是来了,老帅说,原因仅仅是“为国争光”。

除此以外,还有谢涛(ID:MC)、王添龙(ID:Alan)两名选手,他们将和教练李托(ID:奶茶)一起,组成AOV中国代表队。

五月的深圳时阴时雨,潮湿闷热,但并不妨碍满城的凤凰花与三角梅盛开。然而队员们无从感受,等待他们的是两点一线的集训生活。

集训备战

全员集结后,备战开始。

每天队员们从住地搭车前往训练地点——腾讯大楼的一间会议室,所有人围在一张会议桌边,桌上放着几面中国国旗以及各种手机充电器。

集训中的AOV国家队。 腾讯视频图

起初的一周,训练时间从上午十点开始一直延续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各自打排位、冲榜。向阳说,刚开始练习时就跟个菜鸟一样,每天被吊打,不管走到哪个“草丛”里都有人蹲,偶尔击杀敌方英雄就会特别高兴。

“刚开始连英雄的名字都不会念,都是外国人的名字嘛,什么查戈纳尔、科里纳卡、阿斯莱特。”潘佳冬回忆起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小个子的他看起来尤为青涩稚嫩。

一周后,队员们才逐渐熟悉所有英雄的设定和游戏机制,训练进入正轨。

对于这群20-25岁的少年来说,多多少少都有过“网瘾”的经历,但如今真的让他们一打一整天游戏,从白天打到黑夜,中间反复穿插着复盘、解析,焦虑、压力和疲劳早已取代了快乐,成了仅有的游戏体验。

刘明杰说,一天下来,他脖子、肩膀、腰哪哪都疼,这个曾经当过两年兵的男孩并没有因为这段经历就“占便宜”。每当深夜复盘,总有队员忍不住对着战术板犯困。

刘明杰说,大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明白,这次比赛必须拿出点“东西”。

这个操着一口东北话的沈阳男孩并不会说太多大道理,但他提到,在一次动员会上,领导告诉队员们,这次亚运会要为中国电竞选手正名。

正名早有先声,2003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11年,这一序列被提到第78。

但此次中国电竞选手能否证明自己的实力,在集训阶段,没有一个队友有十足把握。向阳甚至说,“我觉得我们挺菜的,找队伍打训练赛也只能找菜的。”

反观对手,在2017年11月举行的AOV全球总决赛中,来自港澳台、韩国以及东南亚的8支队伍已经展开过一轮较量。

而当时这支临时集结的队伍能够展望的,只有6月中旬在香港进行的预选赛。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几乎很少同外界联系,手机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乒乓球、羽毛球运动员的球拍,足球场、篮球场上的球一样,只是比赛的工具。

向阳笑着说,那段时间跟家里也不方便多透露,“我就说我在进行秘密任务,你们不要打扰我。”

一个月来,每天队员们能做的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剩下就是训练,能接触的也只有AOV这一款游戏。教练李托说,“从一到十特别快,但从零到一是最难的。我们来的二十几天,有二十天是在从零到一。”

预选赛前一天,队员们聚集在酒店房内,分别坐在窗台、床沿、桌子上,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尤为明媚。一位负责人介绍道,“明后天的比赛,目标是出线,再争取两个月训练时间。”

也正是在那两天,这群队员完成了“从一到十”的飞跃——在一间从天花板、墙壁到桌面都是白色的房间里,他们穿着鲜艳红色的队服,后背印着“CHINA”,战胜了从未战胜过的韩国队,以第二的成绩拿到了雅加达决赛场的入场券。

那一刻,所有人都如释重负,所有人都要重新开始。

AOV国家队在香港取得预选赛胜利现场。 腾讯视频图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网游戏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