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让陪玩披着电竞的外衣

2018年11月20日 20:03
来源:大电竞APP

“其实我就是普通的陪玩,和开滴滴送外卖的,都没有区别。”两个月前,同事在某App中下单和死亡宣告一起打了两场游戏,对于陪玩这个职业,死亡宣告如是说。

此时,死亡宣告不再是《英雄联盟》职业选手,而是一名真实存在的陪玩。

据统计,目前市面上的陪玩平台数量已高达100多款,平台质量参差不齐。近几年,原本以娱乐陪玩为主的陪玩App“改头换面”,以游戏陪玩吸引用户,或是打着电竞陪玩的旗号,将某电竞职业选手的入驻作为噱头,实际上却换汤不换药。

百度搜索显示,游戏陪玩的搜索量为5340000个,电竞陪玩的搜索量为2250000个,是游戏陪玩搜索数量的一半。在游戏陪玩和电竞陪玩搜索信息中,前两条的信息一致,都是某陪玩App的广告。

线上游戏陪玩

最早的陪玩App被称为技能分享平台,这些技能分享平台有多种类型和功能,可以线上娱乐、线上聊天、线上咨询、恋爱指导,也可以约线下娱乐、线下健身。

据资料显示,早在2010年,上海某网吧打造了国内第一家美女陪玩网吧,根据不同套间,上网每小时30-100RMB不等,女孩陪玩50RMB/小时。自此之后,游戏陪玩进入大众的视野。

线下游戏陪玩逐渐演变为更为成熟和被大家所接受的线上游戏陪玩。某陪玩App短短两年时间就累计到400万用户,可见陪玩的市场之大。2017年10月,该APP整改后重新上架,这次他的主要经营业务是游戏陪玩。

游戏陪玩分为两种,一种是帮助上分的(通常为男性),一种是陪着玩游戏图个开心的(通常为女性)。无一例外,通通明码标价,少则几RMB/小时,高则成千上万RMB/小时。

而那些有上分、陪玩需求的用户则被陪玩们称为“老板”。

陪玩和老板都可以自主选择各种平台去进行陪玩交易。在老板心中,陪玩的价格、质量以及综合体验是选择平台最大的衡量标准;而对于陪玩们来说,平台的收益、补贴以及爆光度则是最主要的衡量标准。

也就是说,哪个平台的性价比高,哪个平台就能拥有更多的用户。在这种情况下,陪玩App本身并不具备相当的粘性。为了留着陪玩,也为了留着老板,他们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资本战一触即发。

去年年底,某陪玩App完成了45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之后成功签下了《绝地求生》当红职业选手韦神入驻,试图将陪玩和电竞融合在一起。今年7月,该陪玩App成功完成1500万美元A+轮融资,如今却悄然下架。

入驻门槛低,系统自动为老板提供选择

在陪玩App上,如果把个人资料注册为男生,点开任意游戏项目,系统会自动推荐各种妹子,可爱萌妹、性感尤物、知性大方、暴走萝莉,应有尽有。

同理,当个人资料注册为女生时,系统推荐则是满屏的小奶狗、小狼狗。无一例外,他们的头像都帅得一塌糊涂。

注册成为一名陪玩则更加简单,只需要上传清晰的五官头像、个人段位截图(不同App段位要求不同)、一段语音以及一段自我技能介绍便可,审核期为三天。

据《电竞生态》调查,陪玩App的游戏陪玩们中大多数为兼职,年龄在18-22岁之间,他们在选择一张好看的照片,一段诱人的语音,以及一段可萌可帅气的简介之后,只需要坐等老板们的下单即可。

当然也有专职游戏陪玩,他们活跃在社交板块,不惜费重金去获得平台的推荐位,一天24小时在线。

在某App近30日《英雄联盟》项目榜单前十中,有8名女性陪玩,2名男性陪玩(分别为于第2名和第10名)。其中位于排行第一的女性陪玩接单25494次,60RMB/小时,她的签名是这样的:“哥哥好,在家结单,环境安静,话多不高冷,我敲厉害也超可爱,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不难看出,这些话语中的暧昧语气。试图冠以电竞旗号的陪玩App,现实却是陪玩槛极低,用户对女性陪玩的需求远远高于男性陪玩,以竞技上分为目的人寥寥无几,以娱乐休闲为目的的人遍地都是。

职业选手陪玩只是噱头

号称1000万人都在用的某陪玩APP,在电竞行业欣欣向荣的大环境下,自然也想让游戏陪玩得到更深一层的升华,他们坐拥错觉、少囧、蓝战非等知名电竞主播,也有死亡宣告、TBQ、某知名女子战队这样的电竞职业选手入驻。不过最终,却用昂贵的价格吓走了老板们。

其中错觉标价5500RMB/小时,少囧标价6666 RMB /小时,蓝战非标价5000 RMB /小时,阿怡标价520 RMB /小时。截止发稿前,这些知名主播的接单率都为0。

当然,也有相对便宜的电竞明星,价格是普通陪玩的2-5倍。比如死亡宣告,标价249 RMB /小时,已接单114次;TBQ标价199 RMB /小时,已接单2次。

相比陪玩App,陪玩公会兴起得更早,某公会在业务介绍中写道:主播娱乐陪玩,目前能接的有小孩游神等;各大战队职业选手,LPL与LDL选手放假的时候可以进行陪玩安排。

但问及具体有哪些职业选手的时候,客服却以“保护隐私”为由拒绝回答:“你只能要位置,我给你人,我会告诉你是谁,但不能出名单。”

当《电竞生态》具体询问某位LPL职业选手是否可以陪玩的时候,客服很干脆的拒绝了:“他不来的,而且价格很高不是你随便叫。所有知名的人,都很贵。”

这么看来,陪玩公会和陪玩App一样,只是把游戏打上电竞的标签,将电竞职业选手以及电竞明星陪玩作为噱头而已,既然如此,也切莫让陪玩披着电竞的外衣。

[责任编辑:凤凰号] 标签:观点 陪玩 电竞
打印转发

| 账号登录

X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 账号注册

X

请阅读注册协议并勾选同意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