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小学生作业繁多 而大学生打游戏的时间很多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报告称,2017年我国工资劳动者超时工作相当普遍,超时工作率高达42.2%,其中制造业超时比重最大,接近60%。此外,中小学生的负担也很重,表现为做作业严重超时,睡眠不足率高。

导读:报告称,2017年我国工资劳动者超时工作相当普遍,超时工作率高达42.2%,其中制造业超时比重最大,接近60%。此外,中小学生的负担也很重,表现为做作业严重超时,睡眠不足率高。

你是否有加不完的班,写不完的作业?

12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内蒙古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内蒙古大学中国时间利用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时间都去哪儿了?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

该报告指出,2017年我国工资劳动者超时工作(净工作时间大于8小时)相当普遍,超时工作率高达42.2%。其中制造业超时比重最大,接近60%。

在一般居民工作负担重的同时,中小学生的负担也很重,表现为做作业严重超时。如果不包含午睡时间,其睡眠不足率高达49.1%,即使包含午睡,睡眠不足率依然高达26.4%。学习成绩不是最好,且写作业时间长的学生最容易出现睡眠不足。

有意思的是,大学生有大量的时间用于休闲,花在游戏等方面的时间多,学习时间较少。

内蒙古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杜凤莲指出,当前学习成绩处于中上及以下水平的学生最容易出现睡眠不足,大多数学生时间花在做作业上。

制造业超时工作率近60%

上述报告指出,2017年我国工资劳动者超时工作(净工作时间大于8小时)相当普遍,超时工作率高达42.2%。

其中,非正规部门、低收入者、低学历者、制造业从业者、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的超时工作尤为严重。制造业从业者超时工作率为58.8%,职业为生产制造及相关人员超时工作比例为57.8%。

这一方面表明了我国居民就业比较充分,同时也表明居民的劳动强度高、生活压力大。

为了家庭,父母辈无酬工作时间增加,女性更为突出。虽然劳动分工的性别差异随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而缩小,但总体上与男性相比,女性一天的时间分配仍呈现“有酬劳动时间短、无酬劳动时间长”“总劳动时间长、休闲社交时间短”的特点。

报告表明,在中国各行各业的劳动者都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超时工作现象中,超负荷工作量、经济压力、晋升压力等成为劳动者超时的主要原因。

“不管何种原因,过量的超时工作对劳动者身心健康有害,甚至导致过劳死”,在杜凤莲看来,常态化的超时工作需要引起社会重视。通过立法等制度安排确定有限制性的、合理科学的工作时间制度,以及进一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等改善劳动者超时工作问题。

对某些合理的超时用工行为规范,对违法的不合理的超时用工行为而加以遏制。在合理的工作时间下,劳动者能更好地平衡家庭生活与工作。

中小学生睡眠不足率高

报告也指出,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却远未达到要求。如不包含午睡时间,中国6-11岁学生睡眠平均时间8.79小时/天,12-14岁学生是9小时/天,15-17岁的学生睡眠时间平均8.29小时/天。

根据卫生部门发布的《中小学生一日学习时间卫生要求》,小学生每日睡眠时间应不少于10小时,初中生每日睡眠时间不应少于9小时,高中生每日睡眠不少于8小时。

从报告来看,儿童青少年睡眠不足率居高,三个年龄段的学生睡眠不足率分别是54.7%、43.7%、41.7%。

为什么学生睡眠不足?

“学习成绩差需要强化,做更多作业,又导致睡眠时间不足,而睡眠时间不足又进一步影响了学习成绩。”杜凤莲指出,学生大量时间用于写作业,而学习成绩差、做作业时间长与睡眠不足有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中小学生负担重的问题,甚至成为了中国政府报告提出要解决的问题,2018年政府报告就提出“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此前也指出,教育部将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作为一项重中之重的任务,组织开展系统调研,明确下一步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和举措,以校外治理规范、校内提质增效为重点,着力从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杜绝炒作“高考状元”等方面来解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目前单一的教育体系评价标准,严格的行政评审,以分数为主要指标,划分普通中学、重点中学,以及不同的高等院校层级,让教育的权力不能下放。即使通过一些措施对中小学生减负,也是表面功夫,并不能起到真正的减负效果。

“解决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沉重,改变高考制度,综合制度改革是涉及减负的根本方式。”熊丙奇说。

应提高大学生学业要求

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沉重,同时其父母辈也在超负荷地工作,但大学生负担却大幅下降。

上述报告指出,与高中生相比,大学生每天的学习时间减少了3.60小时,降幅高达37%。从学习释放出来的时间,一部分被用来睡觉,更大部分用于休闲娱乐,尤其是打游戏、体育锻炼和课外阅读。

为此报告建议,针对大学生提高其学业要求,增强其自主学习能力,适当“增负”,有利于提高大学生培养质量。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王智勇指出,问题还是考核机制出了问题。考核什么,教育就变成了什么。

上述报告指出,大学生除去上课时间,更大部分时间花在打游戏消遣上。相比高中生,本科生打游戏时间增加0.24小时/天,增幅超50%;专科生的打游戏时间则增加1.25小时/天。

不过,与美国大学生在时间分配上相比较,中国大学生的学习时间多0.65小时/天,其中上课时间多1.69小时/天,课外学习时间少1.04小时/天。

2108年8月,教育部发布《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要求,全面整顿教育教学秩序,各高校梳理各门课程,淘汰“水课”、打造“金课”,增加课程难度,加强学习考核等。

杜凤莲指出,与美国学生相比,中国大学生的上课时间更长,课外学习时间不足,也表明中国大学生课外学习缺乏学习主动性。为此,要改革现有教育体制,给中小学生减负,大学生适当增负。

其中,大学生增负不在于增加课时,而是提高对学业的要求,促使大学生增加阅读、研究等课外学习的时间,强化自主学习能力。

报告指出,与高中相比,大学教育表现为课时明显减少,要求学生在课外完成大量阅读、研究等任务。但是大学对学生的学业要求普遍不高,大学生并没有把减少的上课时间用于课外学习。

熊丙奇认为,计划招生制度让学生进入大学后无升学压力,让大学生对时间管理过于松散。而在现行的教育体系下,学校对大学生的好奇心、创造力等个人培养并不是相当关注。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