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8中国游戏业:挺过“煎熬时刻”迎来版号重开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行业似乎终于挺过了“煎熬时刻”,但元气大伤也是不争的事实。

朋友发来版号解冻的消息给李竞的时候,这位80后游戏创业者怀着期待的心情立马登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可是80款游戏挨个看下来,自己的游戏不在名单上,热切期盼的心也一分分凉了下去。

“没有看到自己的,非常担心。”李竞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达了自己的忧虑。让人感慨万分的是,另一位成都游戏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这次幸运通过的某款游戏,制作团队已经解散。一边苦等不得,一边曲终人散,这样的对比让人唏嘘。

此时,游戏行业版号冻结已经长达9个月。2018年12月21日,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在2018游戏产业年会上透露,游戏行业审批已经重启。短短几天之后,12月29日,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监管部门送了游戏行业一份大礼: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上挂出了2018年12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的表格,这意味着版号正式重开。

行业一片欢欣,虽然腾讯、网易在第一批名单上榜上无名,但三七互娱、东方明珠、巨人网络等上市公司都有产品拿到版号。经过了漫长的等待,行业似乎终于挺过了“煎熬时刻”,但元气大伤也是不争的事实。总量调控、版号首次长时间冻结加上国内游戏行业本就处于红海,这9个月,一些游戏公司悄然死亡。留下来的,未来能否好好活着,依然是未知数。

回望中国网络游戏行业,从被称为“电子海洛因”遭到舆论抵制,到移动游戏笑傲全球,多年风云激荡,游戏人跨过了重重艰险。然而没有哪一年,像刚过去的2018年这样,风霜刀剑,严寒相逼,行业凄风苦雨。桃李能再发,而离开游戏行业的游戏人,还会回来吗?

一个游戏创业者的版号等待

2015年,李竞怀着对游戏的满腔热情开始创业。一开始他的目标是做独立开发者,但是几经波折,一个人无法完成创业,在没有外部投资的情况下,一位老同事愿意和李竞一起试试。先期的进展并不顺利,从沙盒类到回合制,他们花了半年时间才确定游戏类型方向。

一款好的手游,起码需要1-2年的研发。新游戏开发过程中,李竞听说了版号的一些新动向,他迅速反应,开始准备文网文和icp证相关资质。“期间也询问过不少中介,代办资质的报价非常昂贵,我最终选择自己去办。”2017年9月,多方奔走后,李竞拿到了这两个资质,10月开始申请版号。

按照李竞的估算,原本计划是2018年初上线新游,但变化来得很快,2018年3月29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因机构改革,将影响游戏审批工作进度,游戏版号暂停核发。

只差几天,李竞的游戏就能拿到版号。但是时运使然,李竞没能赶上版号停发前拿到最后一批“通行证”,9个月的等待之后,他也没能成为版号重开第一批名单里的幸运儿。

“没有看到自己的,非常担心,”李竞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达了自己的忧虑。让人感慨万分的是,另一位成都游戏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这次幸运通过的某款游戏,制作团队已经解散。一边苦等不得,一边曲终人散,这样的对比让人唏嘘。

虽然从时间上推算,李竞的游戏应该是在队伍靠前列的位置。但李竞心中还是充满了担忧,“毕竟听说排队的很多,按照这次发的数量推算一年的量的话,感觉比以前会少很多。不清楚审核部门人员变动后会不会对之前的审核要求作出改变,毕竟我们是按照以前的条件提交的。”

一位从业者告诉记者,从第一批名单来看,版号应该是按照排队顺序进行发放,大厂不享受特权,按照顺序的话,后续都会慢慢发放。

具体有多少游戏在排队?官方一直没有公布过排队产品名单,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目前在等候版号的游戏有7000多个,而明年版号总量会控制在3000个左右。也有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未来中央和地方对游戏的审批会更严格和规范,标准也更加细化。也就是说,游戏想拿版号,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不到拿到的那一刻,也不能放下心。”对于能不能拿到版号,李竞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原本打算2018年初上线的游戏耽搁至今,资金问题也成了李竞的“心头刺”。当记者问及李竞这一年是如何解决资金难题的,他十分感慨,“协助我一起工作的几位朋友都愿意在没有任何薪资报酬的情况下继续工作,我真的很感激他们,说给其他朋友听他们都不相信。”

但更多的公司,没有这样患难与共的义气员工和坚持下来的毅力。李竞曾供职的某游戏公司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中离场,李竞是幸运的,但他也明白,“作为一般员工,没有薪资保证的话,肯定不会选择坚持。”

作为在游戏行业一线打拼多年的老兵,李竞认为游戏产品数量被限制也是好事,“原来那种泛滥的感觉确实不好,但希望能对小团队有点政策照顾,小团队不像公司那样有强大的生命力,但往往小团队具备更多的创新能力。”

“我一直没有停止对游戏的开发,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既然有时间,就要把游戏产品做的更完善。”虽然身边有朋友说自己几个月没发工资了,但执着乐观的李竞还在继续等待。

一位资深猎头的行业观察

游戏行业从未像2018年一样冷,经过多年高速发展,游戏行业增速放缓明显。根据伽马数据《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144.4亿元,同比仅增长5.3%,上一年,这一数字还是23%。

“游戏行业的衰落并不完全因为版号的原因,那么多互联网公司没有版号影响,但也在裁员……为什么我还是招不到人呢?”专注游戏行业高端招聘的猎游网创始人豆丁曾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话。

每年豆丁的团队会接触超过1万名游戏行业中高级人才,以及数百家大大小小的游戏公司,这让他对游戏行业的风吹草动十分敏锐。在上海宜山路办公室里,这个资深游戏猎头和记者聊了聊他这一年的观察,他认为,在行业发展遇到瓶颈以及版号问题的影响下,2018年下半年,游戏行业可能才进入了真正的寒冬。豆丁略带苦涩地说,2018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

行业变化也极大影响了游戏产业链上的第三方服务公司,“我们公司客户量减少了三分之一,其实同行也都差不多。”豆丁告诉记者,据他在一线的统计,上海起码有50-100家人数在20-80人之间的中小游戏公司已经离场。

“某2000多人规模的A股主板上市游戏公司近日宣布关闭一个大型工作室裁员300人,而数个月之前已经‘优化’过一次,当时200多人离职。另一家A股主板上市游戏公司于2018年4月份裁掉一个项目组,7月份裁掉一个项目组,9月份决定砍掉公司的区块链项目,去职者达到数百人,目前公司大部分营收靠一款老牌页游支撑。”豆丁为记者举了几个典型的案例。

不过,他也坦言,对于部分公司的退出,他并不意外,游戏行业还是应该谨慎乐观。目前来看,猎游网损失的客户就是那些倒在版号门槛前的小公司,而未来也会有更多机遇。未来除了大公司,豆丁认为他也许会有一批专注海外游戏的新客户。

2018年,不少游戏公司开始退出,在业内已经见怪不怪,一些游戏重镇也不断传来游戏公司退出的消息。根据《2017广东游戏产业年度发展报告》,2017年是国内游戏中心南迁现象爆发的一年,广东省内持证网络游戏企业增至4791家,比上一年新增2360家,同比增长97.1%。但是因为行业环境影响,有报道称在游戏公司集聚的科韵路,已经因为版号倒闭了上百家小游戏公司。

一方面是公司退出、员工离职,另一方面是游戏公司对游戏行业高端人才的渴求。

过去多年来,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学历相对偏低,这和产业爆发有关。当端游兴起时,公司大规模要人,因此会相对降低用人标准。等到端游成熟后,页游手游迅速崛起,大量游戏公司诞生,几个人组个团队就是一个公司,大规模用人需求必然会造成行业从业者的良莠不齐。豆丁表示,游戏行业现在程序员最难招,版号的冻结给行业带来了一定影响,但也会一定程度改变行业和人才结构。

一位有出版资质的从业者最近开始重新在微信群活跃,他告诉记者,一位游戏创业者卖掉房子创业,游戏内容已经审核完毕,游戏版号恢复,又让大家看到了希望。

2018年A股游戏板块整体下跌逾三成

2013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移动游戏市场迎来高增长期,并带动A股市场形成游戏公司上市潮。时移势易,自2016年6月15日发审会批准吉比特在上交所IPO后,截至目前,尚未有游戏企业登陆A股。

2018年,游戏业务结冰,资本随之抛来冷眼。

资本市场上,腾讯、网易股价下行,国内靠存量版号支撑,国外则开始猛烈进攻,希望在海外收入上弥补。A股游戏公司除了世纪华通公布了收购盛大游戏股价相对稳定,其他头部游戏公司的股价也是“跌跌不休”,2018年选择转道港股的三家游戏公司股票表现亦不如人意。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A股上市的51家游戏公司中,共有21家公司出现了净利润下滑,占比42%。有31家公司营收下滑超过1亿元,有4家公司下滑突破10亿元。

财通证券研报显示,游戏作为传媒股曾经估值高的版块,2018年也迎来了寒冰时代。游戏板块的估值从2015年120.3倍回落至目前的21.8倍。截至2018年12月12日,游戏娱乐板块整体下跌了36.66%,除了拥有盛大游戏注入预期的世纪华通外,所有游戏公司较年初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一位A股上市公司创始人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本市场的表现一是大环境,二是游戏行业本身的版号问题,但对于坚持长线运营的公司来说,版号放开后会有一个明显提升,其他小公司的估值也将更低,适合出手。

如果能够获得大公司的投资,无疑能让小公司渡过难关。但是多位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大公司也怕“踩雷”,对标的的选择十分慎重,只有细分领域做到头部的公司,才能被资本垂青。“现在很多游戏行业投资偏发行投资,只会投他们特别看好的研发商”,一位行业人士表示。

更多人将目光投向了海外。《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自主研发网络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9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8%,这大大超过国内游戏市场实际收入增速(5.3%)。伽马数据认为,游戏海外出口将持续走强。

大厂加强海外进击之路,网易2018年三季报公布了海外游戏营收占比达到10%,三七互娱海外营收占比达15%,腾讯虽未公布占比,但是也大踏步走向了海外。原先的FunPlus、IGG等公司则延续海外优势。对于很多中小厂商而言,海外或许是一条新的出路,国内大厂尚未建立起强硬的壁垒,更多的腰部公司和大厂同台竞技也丝毫不弱。

“我很佩服之前就认准海外市场的那些小公司的眼光。”李竞说,版号被卡得特别急的时候,他也将目光转向了海外,亲自跑了一趟东南亚。“有些地方比如越南也是存在类似版号一样的审核流程的,所有流程走完办理时间也要至少1年。”李竞发现,出海的道路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更不适合没有经验的个人或者小团队。

对于游戏业的未来,有券商分析人士的态度则较为乐观,他告诉记者,中国游戏业不会出现“雅达利崩溃”,行业未来还有发展的空间和希望。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