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多位人大代表呼吁给游戏分级 立法应加快进度


来源:中国经济网

对网络游戏分级监管的建议,在每年两会都被代表委员们提及。

两会上,被称为“电子鸦片”的成瘾性网络游戏备受关注。3月9日上午,全国人大代表、上海打捞局救捞工程船队副队长金锋发言时建议,对网络游戏进行立法,加强管理。“一些暴力和色情的网络游戏,侵害青少年身心健康,对他们的三观(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也很有影响。”

金锋并非今年两会上唯一呼吁“给游戏分级”的全国人大代表。在来北京参加两会之前,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曾收到数百位学生家长写的联名信,信中提到网络游戏已经严重影响孩子们的日常生活。赵皖平建议,加快立法,强化对网络游戏的监管,以年龄和青少年认知水平为网络游戏分级。全国人大代表、湖北律师蔡学恩今年也重点也关注网络游戏分级管理问题,希望助推消除青少年网络成瘾不良现象。

对网络游戏分级监管的建议,在每年两会都被代表委员们提及。比如去年全国政协委员于欣伟就曾呼吁,尽快研究出台强制性分级标准,在保障用户体验的同时防止沉迷、界定游戏边界和适龄人群。

类似提案议案每年都能成为关注焦点,说明治理未成年游戏成瘾问题的迫切性,也说明分级体系存在滞后,缺少实质性的推进。它背后还有两重严峻现实。

一方面,根据去年发布的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国网民规模超8亿人,其中21.8%的上网者年龄在20岁以下,不足10岁的网民约2900万。面对如此庞大的群体,加强网络游戏监管,无疑是个兹事体大的问题。

另一方面,庞大的未成年网民基数下,抑郁、自杀的极端悲剧事件时有发生。比如去年13岁的南通少年因沉迷屠杀游戏,模仿游戏情节跳楼身亡。这款被简称为“吃鸡”的游戏,主要玩法是100名玩家在荒岛上互相屠杀,杀到最后的玩家获胜。

考虑到网络游戏市场鱼龙混杂,不只包含可能让未成年人成瘾的情节,还掺杂着一些色情暴力元素。一些代入式杀人游戏,不仅是未成年人,就是成年人沉迷,危害也极大。2018年4月27日,陕西省米脂县第三中学门口发生造成多名学生死亡的大规模恶性砍杀事件。据媒体报道,行凶者赵泽伟长期把自己封闭在家中玩游戏,杀人场景多为学校和医院。

要消除游戏的负面影响,分级体系也必须更细致、更有针对性:有的游戏偏休闲,如“开心消消乐”,只需限定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即可;有的游戏含有血腥暴力元素,则应该只允许成年人登陆;而如上述以杀人多少论成败,从血腥杀戮中获取快感的游戏,就应该严格禁止运营,或者对成年人也限制游戏时间。

仅仅分级或许还不够。游戏公司在推广拳头产品时的宣传资源自不必说。在铺天盖地的广告下,难以避免吸引到大量未成年人,他们必然想要绕过种种限制。如何将这些被吸引而来的未成年人拒之门外,考验着游戏公司的道德担当与技术能力,也考验着监管机构的执法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全球最大游戏公司的掌舵人,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连续三年就青少年议题在两会建言,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他公布了今年两会的七份建议,其中一份是《关于多措并举加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建议》。这说明保护未成年人、对游戏进行强监管这一呼吁,在利益相关方也达成了共识。

这些年认为网络游戏该一棍子打死的观念,淡化了很多。现在人们在谈论游戏时,甚至很少继续称其为“电子海洛因”。游戏不再被当作洪水猛兽,它的娱乐消遣功能被正视。

但与此同时,基于竞技对抗的网络电竞,即将登上亚运会的舞台,电竞小镇更是成为一些地方的招牌。这种观念变化背后,同样是对游戏合理引导、规范管理的姿态。

因为电子竞技不同于网络游戏,它鼓励的是体育竞赛精神,而非沉迷游戏、耽溺身心。那些包含色情元素或者过于血腥暴力的场景代入式游戏,自然不可能纳入电竞项目之中,被认可被推广。益智休闲类提倡,色情暴力的打击,也只有分门别类地管理,并依据年龄和包含的成人元素进行分级,才能避免伤害未成年人的身心。

在这方面,欧美国家已经有比较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比如美国的ESRB协会,以行业组织的身份对游戏进行分类管理;像日本,也有份盈利组织CERO,负责分级审查。还有一些国家则由政府主导,按相应标准进行监督,同时倒逼游戏厂商生产符合社会导向的游戏内容。

其实在十多年前,国内就推出过《中国绿色游戏评测与推荐制度》,不过这套标准一直未能够进入法律层面。其间,围绕建立游戏分级制度的动议一直都没有消失,从实名制到防沉迷系统的推出,等等。2017年《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再次明确提到,要禁止未成年人接触不适宜其接触的游戏或游戏功能,限制未成年人连续使用游戏的时间和单日累计使用游戏的时间。

类似的规定其实并不少,但只是散落于各类法律文本之中,没有形成体系。此次人大代表再次呼吁,强调的也是针对性立法。从可操作性来看,要搭建一套完备的分级制度,明确政府部门、游戏厂商、运营方等各方的责任,的确需要专门的配套法律规章。

当然,现在智能手机登设备逐渐普及,孩子接触到游戏的门槛大大降低,哪怕依据年龄和认知水平建立了分级,同样未必能将孩子和成人化的游戏内容彻底隔绝。比如此前不乏媒体报道,游戏防沉迷系统推出后,一些青少年偷用家长的身份信息注册。

但游戏分级对家长也是种敦促,至少提供了一套明确的标准,提醒监护人哪些游戏适合孩子,哪些不适合。对游戏企业来说,一个更清朗的生态环境也有助于产业价值的最大化。否则靠色情暴力捕获受众的游戏大行其道,只会搞坏行业生态,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网络游戏不可一禁了之,同样也不可一放了之。不管怎么说,青少年处在身心和价值观的型塑阶段,为他们创造良好的成长环境,将游戏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避免他们沉迷在虚拟世界无法自拔,都是应共同努力的方向。所以游戏分级和监管立法层面,应快尽快提上议程。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