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家辉一语成谶?恺英网络出事,贪玩游戏躺枪


来源:南方都市报

近日,针对网络热传的“贪玩蓝月实际控制人被逮捕”一事,江西贪玩游戏公司发布公告称,江西贪玩与恺英网络公司以及被批捕的王悦本人不存在任何实际关系,《贪玩蓝月》为江西贪玩自有品牌。

恺英网络“火”了,顺带让《贪玩蓝月》也躺了枪。近日,针对网络热传的“贪玩蓝月实际控制人被逮捕”一事,江西贪玩游戏公司发布公告称,江西贪玩与恺英网络公司以及被批捕的王悦本人不存在任何实际关系,《贪玩蓝月》为江西贪玩自有品牌。

公告之外,恺英网络的高管事件持续发酵。一月之内,三名高管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或经济犯罪,接受公安调查。同时,由于网页游戏市场萎缩、转型互金失败、游戏产品老化等多方因素作用,恺英网络的盈利能力并不理想,其“明星光环”也开始逐渐褪色。

恺英出事贪玩躺枪

“大家好,我是渣渣辉(张家辉),是兄弟就来啃(砍)我!”这句出自《贪玩蓝月》的魔性广告词,不小心“应验”了。近日,恺英网络多位高管被调查一事继续发酵,恺英实控人王悦因涉嫌证券市场罪,被正式逮捕。同时,因为拳头产品《贪玩蓝月》与恺英网络的《蓝月传奇》两者游戏内容存在一定的重合,千里之外的江西贪玩游戏公司也无辜“躺枪”。

“公司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均与恺英游戏及王悦先生无任何实际关系,不存在部分媒体报道所述江西贪玩实际控制人为王悦个人、恺英网络是江西贪玩母公司的情况。”针对“贪玩蓝月实际控制人被逮捕”、“恺英网络是江西贪玩母公司”相关的报道,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贪玩”)于6月13日发布公告称。

此外,江西贪玩方面还表示,《贪玩蓝月》及“贪玩游戏”为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自有品牌,已获得相关知识产权权利凭证。《贪玩蓝月》为公司运营的系列游戏统称,“不存在某些媒体所称的王悦为贪玩蓝月实际控制人的情况”。

“此次事件的焦点在于,外界对《蓝月传奇》与《贪玩蓝月》两者的关系认知上存在偏差”,有游戏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两者游戏玩法与内容都十分类似,运营方是他们最大的区别。

恺英方面向南都记者表示,其实就是有些媒体强行把王悦跟贪玩蓝月联系在一块,贪玩游戏公司跟恺英网络没有关系,“《蓝月传奇》是由恺英网络子公司盛和网络研发,由恺英网络发行的产品。虽然,贪玩游戏是我们的发行合作伙伴之一,而《贪玩蓝月》是贪玩游戏自己的品牌。”

相关资料显示,《蓝月传奇》由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盛和网络)所研发。恺英网络在获得了《蓝月传奇》的独家代理权后,又将联运权授予了贪玩游戏平台。贪玩游戏获得授权后,通过古天乐、张家辉等明星代言,推出了“贪玩蓝月”系列广告,并获得较高的知名度。

“蓝月传奇”系列一直有着十分可观的盈利能力。恺英2018年年度财报显示,《蓝月传奇》最高月流水突破2亿元,截止报告期末累计流水超过32亿元。

三位高管被调查

6月12日晚间,恺英网络晚间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控股股东、实控人王悦的《通知函》,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对此,恺英方面表示,“除上述信息外,公司未能知悉王悦的其他有关情况” ,目前,王悦已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王悦被批准逮捕事项未对公司正常运营产生影响,公司运行情况平稳。

据悉,这家因《蓝月传奇》和《全民奇迹》而成名的公司,近三月以来已有3位高管被公安调查。据不完全统计,深陷调查风波的三位高管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持有恺英网络三分之一以上的股份。

根据公告显示,目前,王悦直接持有恺英网络股票461,570,064股,占恺英网络股票股份总数的21.44%。值得注意的是,王悦但其所持全部股权不仅被质押,还处于被冻结的状态。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恺英网络创始人冯显超也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4月23日,恺英网络就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家属的通知,称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相关数据显示,冯显超持有恺英网络12.1%的股票,累计被冻结1.41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约6.55%。

而在恺英网络在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王悦和冯显超二人的股份质押比例都超过99%。

此外,恺英网络于5月19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近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而根据公告显示,陈永聪直接持有恺英网络股票250,000 股,占恺英网络股份总数的0.01%;生持有上海骐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的股权比例为39.88%,间接持有恺英网络股份总数的5.30%。

或与溢价收购案相关

恺英高管两名高管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外界猜测,或与此前溢高价收购案相关。

2016年6月,恺英网络通过全资子公司以2亿价格收购浙江盛和(20%股份),即浙江盛和当时的估值为1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浙江盛和净资产是负319.23万元;即使在2016年5月31日,浙江盛和净资产也只有4904.17万,10亿元的收购估值对应4904.17万的净资产,溢价高达19倍。

2017年8月,恺英网络宣布16.07亿元收购浙江盛和51%,其中, 在签署本协议后十个工作日内,恺英网络先付定金1.2亿元;然后在协议生效后,完成募集资金改变使用方案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再一次性付完余下款项。

有券商向南都记者表示,一般而言,上市公司会综合收购标的每年的业绩完成情况,分期多次付款,其中过程往往需要几年时间,恺英一次性付款则显得非常“阔气”。

值得注意的是, 浙江盛和承诺在其收到恺英网络的股权转让款后,在2017年12月31日前, 将以其中7.5亿元人民币购买恺英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上市非限售流通股。

2018年5月,恺英网络也曾以同样运作方式,以10.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70%的股权,作出15.2亿元的估值报价。其中,相关协议要求,在股权转让完成后的12个月里,被收购股权受益人将拿出不少于5亿元,购买恺英网络的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九翎此前曾被放弃收购。2018年2月23日,众应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暨延期复牌的公告》中披露,将杭州九翎公司(后改名为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了并购重组标的之一,并与杭州九翎签订《收购意向协议书》。

4月26日,众应互联因“财务数据核查仍需较长时间,与交易对方就交易方式等核心条款尚未最终达成一致”,放弃收购杭州九翎公司。

此前,恺英网络对于浙江九翎的收购,“不涉及关联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该事项无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盈利能力急速下滑

2015年12月,恺英网络借壳泰亚股份在A股上市。恺英网络在2015年至2017年净利分别实现6.55亿元、6.82亿元和16.1亿元,超额完成业绩承诺,完成对赌协议。恺英创始人王悦也以66亿人民币的财富,在“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留名。

在3年对赌期后,恺英网络业绩却直线下滑。据恺英网络2018年财报显示,2108年公司营收为22.8亿元,同比降低27.09%;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3.3亿元和1.6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80.8%和89.75%。

有数据显示,恺英网络的颓势或许依然在延续。根据恺英网络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一季度恺英网络营收6.7亿元,同比增长6.73%,归母净利润为8839万元,同比下降64.15%。报告还透露了恺英网络对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预期,预计公司2019年01-0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同比下降50%。

恺英网络此前曾推出过《蓝月传奇》、《摩天大楼》、《蜀山传奇》、《全民奇迹MU》等多个热门游戏。2018年以来,公司第二大业务——网页游戏的营收下滑明显。根据恺英网络2018年8月公布的半年报显示,公司网页游戏营收2.68亿元,同比下滑52.45%,营收占比也从2018年上半年的40%以上跌至24.28%。

值得注意的是,恺英网络曾试水互联网金融服务,投资了上海翰迪数据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翰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暖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多家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并设立宁波恺英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但在2018年互联网金融业务“雷暴潮”中,恺英网络无奈抽身。2018年6月,恺英网络将其拥有的唯一一张互金业务牌照的恺英小贷全部股权出售,恺英网络在2018年报中,也并未提及任何金融业务。

面临高额传奇IP赔偿

同时,恺英还面临着诸多法律诉讼。据天眼查显示,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涉及诉讼纠纷103起,多数为著作权纠纷。

2017年12月,腾讯就《阿拉德之怒》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事项向长沙中院提起诉讼,要求恺英网络立即停止开发、运营和宣传《阿拉德之怒》,并索赔5000万元。

2019年1月初,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收到长沙中院送达的通知书,公司应立即停止自己或授权他人或通过第三方平台提供《阿拉德之怒》手机游戏的下载、安装、宣传及运营行为,效力维持至本案判决生效日止。恺英网络表示:“该游戏产品的停止运营将减少本集团的营业收入。”

此外,恺英网络还面临着高额的传奇IP诉讼赔偿。今年5月,恺英网络在《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披露,恺英网络及其子公司共涉及21向法律诉讼,其中有8项与传奇IP相关。2017年1月,娱美德与浙江欢游的商事纠纷,最终裁决浙江欢游总赔偿金额月4.9亿;2019年4月23日,传奇IP向韩国商事仲裁院递交索赔声明,要求浙江九翎向其支付约人民币25.06亿元。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责任编辑:赵建波 PG00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