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资本涌入电子竞技行业 第二春要来了?

2014年08月12日 17:2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在很多人眼里,中国电竞行业最好的时光要来了。

7月22日,在前NBA球队西雅图超音速的主场钥匙球馆内,又坐满了狂热的观众。在《DOTA2》第四届国际邀请赛的最后一刻,全场观众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但这一次,祝福和欢呼给了一群来自中国的电子竞技玩家。

“真没想到这一次国内反应会那么大。”冠军团队Newbee成员之一说,还没回国,微信朋友圈就被各种报道和祝贺刷爆了。

事实上,引起外界关注的是高达500万美元的奖金数额,这也让他们从事的这项看上去有些“冷门”的运动刷新了中国体育史上团队最高夺冠奖金。而在此前的十年里,电竞行业更多的是处在风光无限和四处找钱的矛盾困境当中。

“这次的比赛确实在玩家和职业选手圈子里引起了震动,再加上谷歌以10亿美元收购Twitch,感觉这个市场又要热起来了。”YY的执行副总裁曹津昨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与几年前基本以WCG为单一展示窗口的电竞产业相比,现在的电竞更像是从1.0过渡到2.0时代,无论是资本层面还是玩家层面。

资本涌入电竞行业 第二春来了?

500万美元诱惑

“赢了,我的女儿将会成为白富美!”Newbee电竞队的成员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确实,从一定意义上来说,500万美元的奖金数字也创下中国体育所有竞技项目单笔冠军奖金的最高纪录。此前的纪录由广州恒大保持,在夺得2013年亚冠冠军后,他们从亚足联获得的冠军奖金高达150万美元。中国体育界个人的夺冠奖金则由李娜保持,她获得的2014年澳网女单冠军和2011年法网女单冠军奖金分居前两位,分别为265万澳元和120万欧元。

但事实上,扣除各种税费后,Newbee战队每位队员仍可以拿到约390万人民币,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外界对他们以及这次赛事的关注。

据了解,DOTA2国际邀请赛创立于2011年,是全球性的电子竞技大赛,每年一届,由研发DOTA2的美国公司Valve主办。首届比赛冠军奖金就达到了100万美元,之后每届比赛奖金仍在逐步提高。去年第三届比赛总奖金超过287万美元,当时据国外网站esports-earnings统计,在所有有记录的国际电竞大赛中,DOTA2国际邀请赛遥遥领先。

此外,还有CPL、WCG和ESWC,并称为当今世界三大电子竞技赛事,每年吸引无数电竞高手为之倾倒。另外,地区性的重大赛事还包括欧洲国家杯、全美联赛,韩国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EG)也正逐渐在全球范围内组织比赛。

“但因为奖金额度以及在线玩家群体巨大,DOTA2的名气很大,很多玩家为了回馈和支持DOTA2游戏,豪掷万金在所不惜。”艾媒CEO张毅对记者表示,赛事的奖金除了广告主投放外,还有虚拟门票的收入。

据悉,此次天价奖金主要由游戏开发商和赛事主办方美国VALVE公司提供基本奖金,而在赛事期间,还增设了购买产品、观看直播、参与竞猜等付费项目,其中75%收入归商家所有,剩下的25%归入奖金池。

而国内电子竞技比赛虽然兴起于十年前,但由于没有较好的商业模式而处于早期发展阶段。“过去,很多世界知名的顶级国内选手,收入与其名声也并不匹配,很多人甚至潦倒和纷纷转行。”张毅对记者表示,可以说,电竞行业虽然备受关注,但早期想在里面赚到钱的人是寥寥可数。

生态圈渐成

但近年来情况发生了改变。随着赛事的丰富,无论是国内外众多知名厂家还是个人投资商也逐渐注意到了电子竞技这项新兴运动的发展势头。

曹津对记者表示,目前围绕电竞游戏生态圈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产业链,部分厂商和个人都通过各种方式找到了赚钱模式。

“这个生态可以养活很多不同的角色,有专门做电子竞技报道和视频的公司,有专门组织小型赛事的公司,还有一些移动端的点播、直播都有人在做。过去战队、队员、解说、主播、会长不一定能赚到什么钱,但是现在可以,比如利用自己的名气在淘宝上开店等。”曹津对记者说。

以电子竞技播发平台为例,目前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四大门户新浪看游戏、搜狐17173、网易CC、腾讯TGA,另一类是游戏直播平台,斗鱼TV、战旗TV、风云直播、PPTV 游戏直播。从百度指数来看,YY 直播、斗鱼TV 以及风云直播的点播量排名靠前。

据曹津介绍,YY直播平台目前月活跃用户为4500万,其中手机端月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日均用户使用时长117分钟,上半年开始进入盈利状态。

而更早喝到“头啖汤”也许不是比赛队员,而是解说员。

事实上,几年前,很多战队的队员在不打比赛后进入了解说员的行列,而在积累到一定粉丝后,他们都选择了开淘宝店赚钱,售卖商品除了零食还有衣服等商品。此外,知名电竞解说员也被邀请参加各种活动,如媒体专访、做电竞相关代言等。今年的China Joy上,中国“最赚钱”的电竞女主播小苍就与瑞士外设厂商罗技签约,成为其品牌代言人。

业内人士透露,一些顶级的知名电竞解说员甚至能达到月入百万元,其中85%的收入来自于其自营淘宝店,5%为该解说员签约平台商发放的工资和奖金,剩下10%为活动酬劳等其他收入。

“做得最好的一年确实能达到几百万,他们通常都是各家直播平台争抢的对象。”曹津说。

资本盛宴下危与机

“今年应该是一个转折点,谷歌10亿美元的投资激活了资本市场。”曹津对记者表示,国内的资本也是看着国外的趋势在走,现在的市场有点像早期的视频行业,包括一些上市公司也在往里冲,开始砸钱。

事实上,随着电子竞技各类比赛奖金的大幅度提升以及周边生态产业链的蓬勃,资本市场的神经也在一次次被挑动。

今年3月4日,浙报传媒公告称子公司东方星空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拟合计出资10010.12万元受让起凡数字和起于凡信息各5.75%股权。起凡数字和起于凡信息专门从事于电子竞技游戏的研发和运营,旗下运营“起凡游戏平台”和“11对战平台”,自主研发群雄逐鹿、金戈铁马和三国争霸2等多款电子竞技游戏产品,是国内领先的竞技游戏公司。

此外有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红杉资本已低调投资了电竞直播平台斗鱼,而在此前,红杉也对电竞游戏原创内容平台ImbaTV进行了投资,但相关金额并未对外透露。

“但事实上,目前很多投资人还没有摸清楚这个套路,只是买内容、买赛事、买战队,却没有考虑到带宽、服务器、人工等电竞直播所需要的巨大的成本。”曹津说。

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以运营电竞直播比赛平台来说,目前宽带的成本大概占据了整体运营成本的40%左右,内容费用包括版权、赛事和战队的成本占比大概在30%~40%之间,20%为公司的运营成本。有的公司还需要在推广上再付出20%左右的成本,做下来很烧钱。

“去年每次买宽带,手都发软,因为太烧钱了。”曹津表示,但现在因为市场很热,大家还是愿意去烧钱,长远来看,其实并不健康。

他认为,现在版权、战队的价格也已经翻了四五倍,但还是有战队队员想退役,认为主播比选手还赚钱,造成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之一是一些公司开始“重金”挖角,希望靠明星主播和明星解说员带动流量,这就让一些职业战队的队员想去做主播,不想打比赛,认为“黄健翔拿的比C罗还多”。

“电竞直播并不依赖在买版权、撑流量、融资、收购这种循环中,所以目前这种靠烧钱砸直播版权的路子行不通。”曹津说。

相关

中国成游戏外设最大引擎 14亿美元蛋糕尚待培育

“过去的一年中,全球游戏市场成长率约为22%,但中国市场,这一数字达到了37%。”在日前举办的第十二届China Joy上,罗技全球CMO Ehtisham Rabbani表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游戏产业最重要的动力引擎之一。

[责任编辑:叶帆] 标签:谷歌 ESWC esports-earnings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