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与罗密欧的那些破事
2009年09日22日 13:09 bbs.17173.com 】 【打印共有评论0

写在前面的话

写不来不代表未来决定如何做,仅仅是写出来而已。

如果没有小艾,没有现在游戏里的这个我。他在适合的时间组了一件适合的事情,让我加到到他军团里去。在那个还没开放45级的日子里,每次去深渊都是心惊胆战的,打怪都是靠磨的,看到红名字的,我知道是人,不过我还是跑了。那时不了解治愈,不了解自己。

枯燥的练级枯燥的BOSS,熬到了40,在IS里听着团里的杀星去偷别人,很羡慕。我能做的,也只是慢慢的打纽特练级。

我是被天族的几个魔道杀大的,这话一点都不假。迷恋,小眼睛。听着IS上卸甲鞭子偷袭着天族练级的,我没去幻想,因为渐渐的了解治愈了。适合我的,是组队形式的去杀,不是偷袭。

我用的网吧机子一般,就是有个特点,有天族来了就卡一下。在打纽特的日子里,靠着这么卡的一下,我逃过很多次死,听着念咒语的声音我就张开翅膀飞去NPC。

那时天族有个杀星给我印象很深,初音,大概是被卸甲鞭子他们杀恨了,来杀我,第一次他没能秒我,飞走了,第二次运气不好,给陨石撞死了。第三次他还是来了,很坚决的杀了的。我只能在IS上叫回鞭子给我报仇去。

艰难的熬到了43,做了武器任务开始正式在因特尔定居了。我最佩服的还是卸甲,给我们找了那么多安全的地方做复活点。

听着IS上他们聊过了,也去YY上玩过,认识了一些天族,都是平时杀在一起的,很有趣。迷恋,老虎,小E,夕阳,蚊子。

那时会经常遇到阿喀,不知道为什么叫阿喀硫斯的人那么多。他经常不组队的,一个人来往在结界塔和帕村之间。遇上他的时候,他顶着3个天族的在杀,我给他着血,他顶下来了,天族的死了。慢慢认识了他才知道,他拿着两把加速武器,卸甲还笑着说,本来他也想弄的,现在看来不用了,两把加速没什么效果。阿喀平时很少组队的,因为我组他时他总是一个人。他说他没杀星那么好杀OBS但是有我在加血也会很好杀的。我们开始溜进尤村去,路上清回一路挂机的,飞进村子里,就守着那小快空地杀。有时天族的来多了,引到老马,只能死回去了,我们说,那是暴动了。于是换到帕村堵门口去。

最经常的还是和卸甲,鞭子一起杀,他们都是杀星,本来他们两个配合去偷人都是很划算的,不过带上了我。其他他们害了我一点,天族没有高等点的单独出门了,都是两三个一起走。因为一个人会被杀星杀。我们一般都是3个人直接站在帕村门口,出来一个杀一个。卸甲他们都不怕的,他们是2。3等,一样冲进去杀,我就在门口等着OBS,然后等他们滑翔出来时加个血,甩开NPC继续站门口。

有时会组上方少,一个成功的被小眼睛和迷恋杀大,长大后成功的报复了小眼睛的魔道。我是喜欢大家组在一个队伍里,一起去到那都不怕的人。我把他们组到一个队伍里,跟着他们到处杀人去。

有个名字很奇怪的剑星,叫蛋捣捣蛋。有次在路上遇到他,被守护和剑星纠缠着。我过去把剑失明了,加上他的血,就走了。很无心的一次意外。之后的又一次,我被3个天族追杀,碰上捣蛋迎面跑来,心里祈祷着他会帮忙,于是站定,开始反击。天族打着我,加血束缚,捣蛋在后面追着砍,跑了两个圈,他们被砍光了。笑着组上了他,他说还记得我。之后也组着一起杀了。

尤村是个奇怪的地方,做任务的魔族也在那里。一次小小的意外,队伍里只剩我和迷语在,其他人休息的休息,上厕所的上厕所,吃东西 的吃东西去了。

更奇怪的是,挂机的天族醒了,就那么,5,6个人,孜孜不倦的开始来杀我们,不再杀怪了,还有预谋似的组上了个治愈。一边在IS里叫着卸甲下来救命,以便把药全吃上了,硬顶吧。也没有什么战术,杀星还在开着挂,技能放完他就不动了的,血别少就好,守护一直盯着我,不过我束缚他比较有效果,因为他们的治愈没给他驱散,迷语帮我把魔道第一个解决,接着是杀星,剑星和治疗之间,他选择了剑,大概是他也发现了,那个治疗不驱散,光加血。很快,只剩下守护了,我没笑,因为我被魔道沉默了,他们复活的很快,又杀下来了。魔道跳下来了,我想他意识到这很错误,跳下来没几秒他就死了。两条命的守护跑上坡,饶了上去。他们改变了,魔道站在不死族旁边想引我们,我们也没动,守护最先冲上来了,剑星,杀星,一起5个冲过来了。只能开3000DP伤害去抗了,我想10秒后我们要死了,也该死一次了。他们的火力大多集中在我身上,没死,紫衣回来了,战友保护,卸甲也回来了,他笑着说吃的好饱,方少也回来了,说上完厕所还来不及洗手就下来救我们了。队伍真的是个好东西。

我打算换个30的黄盾,鞭子说带我杀到2等去,他真的那么做了,我在的时候他都带着我去杀。我们的复活点在革命团,有次下来的路上遇上了杂队,我们知道,那是去里面打所长的。守护很麻烦,所以让他在旁边站着。解决完了其他人,再回头看守护,他坐下了,摆了个摊子,说里面有一等的,我带你们去杀,他们抢我的怪。我和鞭子都笑了。摆滩叫守护带路,路上我们把药吃了,我吃了4000DP,跟着守护跑到最里面的房子,真的有一排排的信息,守护开了主神和双重,突击就冲进去了,我们跟在后面,真的有一等兵,一点也不犹豫的放了DP,那鞭子已经把奶妈放倒了,可怜的小守护被我DP误杀了,愉快的心情数着OBS,我们离开了。

那天已经杀到了二等了,心情很紧张,每次都要叫鞭子先打我。一个相当愉悦的现象,天族有个3等兵就在革命团挂机。大意了``被3等兵剑星一排顺发技能打的只有1000血,吃了跑鞋先跑,只能叫鞭子来解决了。于是两人一起把人家杀回了4等,第2天他出现时不挂机了,变成了5等,我们又笑了。

还差几百OBS就能换盾了,只敢去慢慢混挂机的,突然路上有蚊子的信息。马上去上了YY,和鞭子一路找蚊子,在革命团的门口发现了,我马上在YY里喊着蚊子别跑```就差他那几百OBS我就能换盾了,蚊子显然不是想听我的,他只是被我突然出现给吓着了,鞭子把蚊子的便宜帮我占了。喜孜孜的飞回伏魔把盾换了。

蚊子肯定在报仇,不过他没找上我,他只是把鞭子的复活点全打了,鞭子很郁闷,郁闷的去据点偷人了。天族的据点很有趣,因为老虎在那看交易中介。于是鞭子去了YY,老虎汇报着,几等兵出现在仓库,交易,买药,杀的不亦乐乎。但是我们意识到问题了,小眼睛也会了,不顾小眼睛都是在高空偷人,还是没有进步啊,变化只是他换了全百夫砸85血。不过他喜欢把复活点放在魔族据点那圈带子上`,方少都是找到了复活点,等着他被杀,起来了再杀他一次的。

夕阳的机子也不好,也很难杀,皮很厚的剑星,男性角色,不过每次去YY找他聊天,都是女的声音在和我聊的。夕阳有时会飞去结界塔,有两次遇上我们在守飞行点,一队人围着他砍了一会才砍死。我知道他肯定卡住了。

结界塔有条路是去JY怪的,不灭方和小毒。迷语喜欢去,我也慢慢喜欢去了。每次不灭方带路去卡怪点,总要绕好大的圈子。不过那里的人很迟钝,等级也不低,3,4,5等都有。有次,我们3个清完了卡怪点,一路顺过去杀小BOSS,回来再看,又有4,5个人卡着怪了,真有种野火烧不尽的感觉。

杀到了后面,有些无趣,但是想着游戏也就这样子的。

慢慢也到了现在,开了新等级新地图,激情找不到了。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彭福顺
凤凰游戏
博客论坛
彭福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