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恋恋星宿海
2009年09日20日 15:29 凤凰网游戏 】 【打印共有评论0

西域星宿海,方圆几百里都是一望无际的湖泊和沼泽,毒气张扬。

据说当地称为“海”是因为阴暗潮湿,百草不生,而毒虫却繁殖甚富。星宿弟子常来此捕捉毒虫,以备练毒之用。

星宿海边,群山之间,星宿派孤寂的长立于此,四周的墙壁长满野草。

那些顽强的侵略者丛生于青灰石板之间,根系深长坚韧,招惹来许多食草的虫,一片片密集而至扇动着灰色无声的翅。

青色的磷火忽明忽暗的闪烁在墙角里,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硫磺气味,如丝的细雨静悄悄的洗刷着不为人知的暗色天际,为这青色的孤城平添了更多的悲凉和诡异。

可是没有人知道,江湖上人提起,无不谈虎色变的“域外毒门”星宿派背后的辛酸血泪。

党项兵起,西夏中兴。民族之争,席卷西北。

玉门关外,本该毙命他乡的无数汉人被逼入那渺无人烟的苦海之地,这才有星宿之地,才有这残存保命的避风之港。

很多年里,汉人在星宿苦苦挣扎,命悬刀下。

直到丁春秋的到来,星宿才发展壮大,如平地而起的高楼,一时间,声名鹊起。

朝廷、江湖、世间无人不知这“域外毒门”,也无不巴结,也把丁春秋造就成了满怀野心的“域外毒神”。

贪婪,没有因果,只是本性。

一串清脆的琴音自星宿大厅内传出,琴音袅袅,但见一红衣女子端坐于紫木百雕桌后,聚神抚琴,纤纤素指扬转于五恨龙弦之间,煞是动人。

一曲终了,大红色的水袖飘然滑落,更添妩媚,只是紧锁的眉头,泻露了她心底的焦虑。

阿紫,你到底在哪里啊?为何要偷偷带走师父的神木王鼎,为何不听师姐的劝阻?

那么恶毒的功夫,会毁掉你的一生。

你所谓的女儿心思、武功盖世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根本敌不过江湖上的一夕风雨。

可你却那么决然的下山而去,不知回头。

遥想儿时,一红一紫,两个聪颖的小丫头笑盈盈的伏于师父膝上,红玉阿紫,阿紫红玉,师父总是这么喊着,看着。

一直以来,师傅就是她们的上天。但上天之上,还有上天。

层层的因果里,众生都被更高一层的什么蒙蔽着,因此而茫昧,因此而盲目。

它冷瞰着你,熟知一切来龙去脉却从不予以透露。一场又一场的随缘而现,泡影,昙花,生生灭灭,人,总不能懂。

风云漠漠,十年弹指间。谁家有女初长成,笑看春花笑吹笙。

十年,足够看清太多事情的真相,人世间是这么的复杂,这么的没有道理。

人心险恶,人情无端,这些,都掩盖在迷蒙表象的身后。

就如师父丁春秋和星宿派。

师父的野心,并不止止在于逍遥派的武功秘笈,和那把传说中的神剑。他要的是武林至尊的称号,他要的是权倾一方的风光,他要的是可以让天下人俯首称臣的权利……

若能建立千古霸业,造就万世英名,纵使铁骑飞弩平沙场,涛声洗岸骨如霜。

又有,何妨?

所以很多事情真的就像幽暗的夜里,一些分别与改变,如此微末,随风潜入,无声,就不能觉察。

一双宽大炙热的手掌抚上红玉的双肩,不需回头,便知来者是谁。

师兄韩世忠,生于西夏的汉人贫穷少年,犹如一棵高耸入云的白杨,时时刻刻立与她的身旁给她关爱与帮助。

安邦定国平天下,金戈铁马易水寒。

师兄的想法,红玉也是明了的,这心如明镜的女子,聪慧而又敏锐。

只是,很多事情在这里,只适合装在心里。

“师父知道了阿紫带走了神木王?,要我再造一个,我实在是……不想啊……”

低沉的声音盘旋回绕,他的目光灼灼地望着红玉,在沉淀成紫的彤红夕照里。

两人默然相对,如此冷静。静如水,静如冰。

红玉能感觉到他眼中的不安与沉痛,再造神木王?,那就预示着又要牺牲多少无辜的生命啊!

师兄是一直都不满意师父的嗜血残暴的吧,但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他无怨无悔的帮助师父支撑着整个星宿派。

但是当他知道师父为了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而暗中和星宿汉人的死敌西夏珠胎暗结的时候,红玉看到了他的悲愤和无奈。

那是一把利刃,被尊敬的人刺入了心口,瞬间粉碎。

从此星宿,不再是星星之海,而是险恶之地。

岁月如流水般逝去,他们早已不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既便生长于此,却也明白是非对错,黑白渭泾。

许久以后,当红玉擂起战鼓,韩世忠笑点群兵的时候,他们依然记得,星宿海边两两相对的日子。

一些人遇到另一些人。一些事遇到另一些事。那是怎么样的一回事。

相遇之后。那不是结局。结局是没有的东西。

在结局降临之前,上天从来不会让我们看到它。

江湖,谁生,谁死,各安天命与自身手段的高下之分。

白陀山欧阳冶的到来让韩世忠欢欣不已。两个人习武于朝阳,对饮于月色,日日谈论胸中的鸿图野望。

欧阳天赋秉异,对武功悟性极高,心地善良,抱负远大。

微风里他浅蓝的衣袖热烈的笑脸,凝固于夕阳之下。

与他同来的唤做桃花的女孩子,花蕾一般,芬芳透明,有那样清澈的眼睛。

四个年轻人,从此一心,决意让星宿派重回本来面目,重新成为大宋子民。

弹指千里取人头,一笑烽飞灭诸侯。

这一切,星宿海不知,丁春秋不知。

没有人知。

星宿海像一只没有光的眼睛。这多年来,它看到的只有杀戮,然而现在的风中却有植物的清香。

幽幽淡淡,绿叶沙沙地低语,伴着鸟虫的鸣叫,竟有少有的鲜亮风景。

这只冷淡的眼眸,此时此刻平静的注视这夜深千帐灯。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彭福顺
更多新闻
凤凰游戏
博客论坛
彭福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