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3岁儿子黑网吧内打游戏 母亲连找四天四夜

2013年10月30日 10:11
来源:广州日报

13岁儿子放学没回家

母亲逐一敲开京溪城中村几十家网吧的门

今年9月30日,陈女士守着一桌饭菜等13岁的儿子小涛回家,但儿子并没回来。陈女士通过小涛的同学查到他的游戏账号,得知儿子在上网打游戏,但不在同学家里,那只有一个可能——在附近城中村的网吧。

京溪村内的一家网吧,学生模样的少年正在玩游戏。

小涛家住在白云区广州大道北京溪街的一个小区,周边的京溪村遍布网吧。为找回儿子,从没去过城中村的陈女士连续4天4夜在拥挤的京溪村中逐家敲开隐藏至深的黑网吧的门。眼前的情景让她震惊了:里面基本全是未成年的学生,甚至还有五六岁大的孩子,交钱就能进,吃住全在此……

杂货店里的网吧

在京溪大道的一家杂货店后,年轻人拿着4元钱很熟练地递给“售货员”,“一人一小时!”然后推开一扇小隔门,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一个货架。

9月30日,国庆长假刚开始,本该在下午6时多回家的小涛一直到晚上10时还没见踪影,母亲陈女士的心一下子绷紧了。她知道儿子肯定在上网打游戏。

小涛是一所名气很大的初中的学生,成绩很好,但今年下滑得很快——他迷上了网络游戏。妈妈严格限制他的上网时间,他就偷偷地去网吧。小涛只有13岁,正规的网吧进不去,家附近城中村的网吧就成了他的“长驻基地”。但陈女士从来没去过。

晚上11时,实在放心不下,焦急不堪的陈女士出门寻找儿子。深夜的京溪村,很多店铺都关门了。按照小涛同学的指点,如果放下卷闸门的店铺还开着小侧门,很可能里面就有网吧。仅有这点线索的陈女士开始一家家店铺敲门。从京溪牌坊进入村中大约50多米,陈女士就发现一间杂货店可能有猫腻,卷闸门已经放下,但里面还有灯光,小侧门开着。陈女士鼓起勇气敲门,但里面就是一个杂货铺,根本见不到电脑。“这里是不是可以上网?”陈女士刚一开口,守店人就往外赶人,“没有,去别的地方找!”

陈女士只好往前走,碰到有迹象的店就敲门,但每次都被赶了出来,找了十来家店之后,已经是凌晨一时了。第二天一大早,她又开始寻找。

这次她先通过查询儿子的上网账号和ID地址,得知儿子就在附近城中村上网。她花了点钱找到一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让他带着进入网吧,这时陈女士才发现,看似普通的杂货店原来别有洞天。

在一家杂货店里,年轻人拿着4元钱很熟练地递给“售货员”,“一人一小时!”然后推开一扇小隔门,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一个货架。进去一看,里面还不到10平方米,放了8台电脑,有7个人在上网,看样子都是学生,其中有一个女学生,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男孩。售货员其实是网吧管理员,不过面对陈女士的询问,他一口否认有类似小涛的男孩来上过网。

痛心震惊的母亲

对于在黑网吧的所见所闻,陈女士非常痛心——“那些孩子在里面可以通宵上网,也没人管,吃喝都可以解决,有的孩子连续好长时间待在网吧里,死了都发现不了!”渴了,网吧有水喝;饿了,店里卖零食,巷子里的烧烤就更多了;困了,就在椅子上睡会。陈女士说,她至今还忘不了那些孩子一边玩电脑一边吃东西的情景——黑乎乎的键盘上双手游动,端起碗就往嘴里倒,眼睛还盯着屏幕。

按照陈女士的指点,记者昨日进入一家杂货店后面的网吧:8台电脑基本没有空位,全是孩子,最小的大约只有五六岁,都在看电视、打游戏。两元就能玩一小时,交钱就可以进,根本没有人过问他们是不是成年人。网吧里的孩子除了看电视剧的基本都在玩游戏,电脑有一个游戏空间,里面储存了50多款游戏。

只差几分钟 母子擦肩而过

事后,陈女士才知道,小涛每隔几个小时就换一家网吧,对他来说,就如同换个座位。“就在你来之前的几分钟,你儿子刚刚来过。”在陈女士的寻子过程中,好几家网吧的网管都这样告诉她。

这样的寻找一直持续到第4天。万分无奈之下,陈女士找到儿子曾经去过的一家网吧的网管,在许诺了种种好处之后留下电话,说好小涛一来,马上打电话通知她。

10月4日凌晨,找了儿子一天的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刚回到家,就接到网管的电话——小涛出现了。陈女士立即起身出发去网吧。4天没有回家、浑身散发着臭味的儿子两眼无光,人也整整瘦了一圈,陈女士欲哭无泪。而小涛回到家连澡都没有洗,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母亲的呼唤:管管黑网吧!

至今,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陈女士才调整好心态,找到记者披露此事。陈女士说,虽然小涛离家4天4夜,有家长本身教育的问题,但她对那些毫无监管的黑网吧还是出离愤怒。她质疑道:为什么孩子能自由进出网吧?为什么网吧让孩子待那么长时间而不报警?

陈女士痛彻心扉地呼吁有关部门:“管管黑网吧吧!”


 

令人发指的神秘枪神 狼人大战吸血鬼 百款好游戏点击即玩

[责任编辑:邢爽] 标签:黑网吧 未成年 游戏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