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网瘾少年绑架亲堂弟 撕票后仍去网吧玩游戏


来源:中国法院网

人参与 评论

因为打工遭遇挫折偷偷返乡,在无钱上网的窘境下,这个未满18岁的少年萌生了绑架的恶念,并把不满8岁的堂弟残忍“撕票”。

一个曾经的留守儿童,初中没毕业就辍学,走上了和父母一样的打工路。无论是留守还是外出打工期间,网络,是他与别人沟通交流的唯一渠道,也成为他发泄情绪的一个出口。不幸的是,因为打工遭遇挫折偷偷返乡,在无钱上网的窘境下,这个未满18岁的少年萌生了绑架的恶念,并把不满8岁的堂弟残忍“撕票”。

2014年5月22日,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令人心痛的案件作出一审判决,“网瘾少年”崔尔康因犯绑架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图为被告人在法庭上受审

判决后,被告人未提出上诉。

无钱上网起意绑架堂弟

2013年11月4日,临近中午,在秋意正浓的乡村公路上,安徽省怀远县包集镇石元村小学二年级学生强强和两个小伙伴玩闹着往家赶,准备回家吃午饭。追逐间,强强抬眼看见堂哥崔尔康一个人站在路边,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不时地抬头胡乱看着。

“哥,你在这干啥?”强强随即撇开小伙伴跑过去,亲热地叫着打小就经常带自己玩耍的哥哥。

可是,天真烂漫的强强没有想到,正是这一声叫喊,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

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的崔尔康,10月20日,因和同事发生口角,瞒着远在江苏泰州打工的父母,从浙江宁波回到怀远老家。在镇上,百无聊赖的崔尔康一头扎进网吧,沉迷其中。没几天,身上的几百元钱就快花光了。这几天,崔尔康心头不时掠过一个罪恶的念头:绑架一个小孩,找他家人要点钱花!

11月1日,崔尔康走进集镇上一家手机入户代办点,花50元办了一张未登记身份的手机卡,准备用作绑架后和小孩的家人索要赎金使用。随后的几天,崔尔康有时候在网吧上网,有时候就在集镇周边闲逛,伺机找寻下手的目标,直到在路边无意间遇到强强。

“没事,玩游戏呢。”看到强强跑到跟前,傻呵呵地看着自己,崔尔康随手将手机递给强强。看着强强玩着手机,崔尔康顿时决定把这个堂弟作为自己的目标。于是,他试探着问:“强强,你知道家里人的电话吗?”

“俺爸的俺不知道,只记得俺妈的号码。”强强摆弄着手机,兴奋地玩着游戏,随口把妈妈的手机号码报给崔尔康。

“强强,你回家去吧,下午上学还从这里走,到时候再玩。”

站在路边,看着强强蹦蹦跳跳地朝村子里跑去,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不经意间滑过崔尔康年轻的脸庞。只是,这笑容掺杂着些许的兴奋和阴冷。

残忍杀害堂弟勒索15万

中午12点刚过不久,心里惦记着哥哥手机里的游戏,强强匆匆吃完午饭,早早地赶往学校。

走到一个路口,强强远远看见崔尔康坐在路边草地上玩着手机,赶忙过去,拿过手机玩了起来。

“俺们到那边去玩吧。”崔尔康搂着强强的肩膀,指了指远处。

“去那干啥?”正玩得起劲的强强抬头朝着堂哥手指的地方看了一眼,随即又低头摆弄着手机。

“玩啊,那不吵,还背风。”崔尔康平静地说着,揽着强强离开大路,朝着田野深处走过去。远处,一条长满荒草的河沟蜿蜒在农田间,延伸在秋意里。

走到小河边,在一个斜坡下,两人坐到草地上。被游戏吸引的强强靠在崔尔康怀里,摆弄着手机上的游戏,不时咯咯地笑着。

十多分钟后,崔尔康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用手臂猛地勒住强强的脖子。毫无防备的强强在挣扎了几分钟后,手机从手中滑落,随即悄无声息。

崔尔康站起身,将瘫在怀里的强强用力地甩向河沟,并抓起几把荒草,盖住露出水面的强强的尸体。随后,他拨通强强妈妈的手机号码——

“你可是强强妈?”

在得到电话那头强强妈妈肯定的答复后,崔尔康随即挂断电话,快速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准备好15万,你儿子被绑架了,别报警,否则杀了你儿子。”

过了一会儿,没见着回复,崔尔康再次把电话拨了过去,几声铃音过后,电话里传来强强妈妈的声音。

“你是谁?”

“你可是强强妈?你在哪里呢?”崔尔康压低声音问。

“俺在田里干活呢,你可有事?”

“你看一下手机上的信息,按信息上说的做。”

“啥,你可是文文?”电话那头,强强妈妈听着这莫名其妙的声音有些像家门口的侄子,就叫着崔尔康的小名问到。

“什么文文不文文的,不是,你看信息!”随即,崔文康挂断了电话。

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在残忍地扼杀了堂弟幼小的生命后,崔尔康回到镇上,居然可以平静地再次坐在网吧里,安然地沉迷于网络世界里。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赵建波]

标签:网瘾少年绑架杀弟 游戏 尔康 法院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