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网瘾少年绑架亲堂弟 撕票后仍去网吧玩游戏


来源:中国法院网

人参与 评论

因为打工遭遇挫折偷偷返乡,在无钱上网的窘境下,这个未满18岁的少年萌生了绑架的恶念,并把不满8岁的堂弟残忍“撕票”。

QQ空间展示双面人格

2014年5月22日,该案在安徽省蚌埠市第一看守所宣判。整个宣判过程,崔尔康表情平静、淡定,脸上看不出恐慌之色,甚至无法从他略显稚嫩的平静脸庞上读出他对十五年的刑期有着怎样的概念。宣判结束后,笔者隔着铁窗,和他做了一次长谈——

“你认为你是一种什么性格?”

“我五六岁的时候,爸妈外出打工,我就一直跟着爷爷奶奶。我跟爸妈没有什么交流,特别是我爸,几乎和他不说话,就是后来和他们一起打工,休息日的时候,我就用手机上网,也不怎么和他们说话。”

“为什么和父母没有交流?”

“他们不信任我,以前上学的时候,镇上有网吧,有时候他们会听邻居说我上网,打工回来后就打我、骂我,我说没去网吧,他们也不信。”顿了一下,崔尔康低着头说。

“以前爸妈经常吵架,没出事之前,我很烦我爸妈,这事出来后,我感觉很对不起他们。”

“除了觉着对不起父母,有没有觉着对不起你堂弟和他的家人?”

面对这个问题,崔尔康怔了一下,轻轻地用一个“嗯”字作答。

“你有朋友吗?”

“有,都是同学,平时上网和他们聊聊天。这个事情出来后,不知道他们怎么看我,我感觉最大的损失是朋友没有了。”

在笔者的要求下,崔尔康报出了自己的QQ号。随即,笔者用手机搜到这个名为“单身范儿”的QQ号,进入被崔尔康命名为“完美·伪装”的个人空间。

“我的人生全部压在了今天八点到明天八点的这二十四小时上,人家赌钱,我赌人生,我赌命……”空间里,最上面,赫然留着这样一条信息,而发表时间显示为2013年11月3日,也就是崔尔康绑架并杀害强强的前一天。

而第二条信息发表于3日凌晨3时44分的一句“睡不着”,也许表达了崔尔康在决定实施绑架后的不安心情。

在10月28日的一条信息里,崔尔康写下这样一句话:“你们都一样,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在朋友跟帖发出一串“?”后,崔尔康回复:“都不相信我。”朋友接着问:“不相信你什么?”崔尔康用“什么都是”回复。

在交流中,崔尔康告诉笔者,以前上学时,有些事情自己没做,可是父母在道听途说后,就会打电话回来骂自己。一开始,他会竭力辩驳,后来,看到父母不信任自己,索性就不再争论。在村子里,年少的崔尔康从不和人多说话,更不争吵,平时几乎没有言语,所以,人们都认为他是个好孩子。而在网络上,在和朋友们交往中,崔尔康什么都愿意说,甚至被朋友们说成“脸皮厚”。

缺失关爱教育 沉迷网络

崔尔康的成长经历显示,由于父母外出打工十多年,这个曾经的留守儿童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并形成了寡言少语较为内向的性格。

“这孩子平时还不错,就是不怎么说话,没见着也没听说有什么不好和干过什么坏事。”案发后,包括强强父母在内,和崔尔康同村的人,对崔尔康大多是如此的印象和评价。

上学期间,读到初二后,由于成绩不好,崔尔康辍学,并走上了和父母同样的外出打工路,而打工之余“最喜欢做的就是上网,打游戏,看电影、电视剧,听歌,有时候也和同学聊聊天”。

崔尔康十多年远离父母,缺失的不仅是亲情的慰藉和关爱,家庭教育更是无从谈起。网络,某种程度上成为他唯一的心理寄托。

我们无法界定崔尔康绑架并残忍杀害强强的行为与他沉迷于网络之间是否有着直接的关联,但是,他所陈述的“一直待在网吧,没有经济来源,想搞点钱”却是不争的事实。

有心理咨询师认为,崔尔康沉迷于网络,是一种情感和情绪的宣泄,学业无成、工作无着、生活无望,亲情和教育的缺失,需要得到一个宣泄的出口,“泡”网实际上是在寻求一份心理的满足,一旦受阻,就可能挣脱道德和法律的束缚,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在崔尔康的空间里,他给自己留下这样的签名:决定了前方的路怎么走,就不要回头看。

这一次,他按照自己的决定走了下去,只是,这个决定不是在创造自己美好的未来,而是犯下了一个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不知道若干年后,他会不会真的像签名所说的那样不要回头看;如果回头看,不知道他会想些什么。(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赵建波]

标签:网瘾少年绑架杀弟 游戏 尔康 法院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