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决定,成立一支17人的电子竞技国家队,出战第四届亚洲室内和武道运动会。“电竞游戏也算是体育?”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热议纷纷。

国家体育总局信息中心副主任杨英说:“中国体育不仅需要大众体育和全民健身,也需要电子竞技这种高科技的竞赛项目,众多优秀的电子竞技人才组成的青年生力军去开拓和创新发展这个项目,让我们对中国电子竞技充满信心。”

电竞在中国的发展一直都是坎坷前行,诸多专家学者对其嗤之以鼻,还被主流体育运动员也视为“异类”,甚至遭到家人和朋友的反对。但热爱电子竞技的人们,从未被眼前的困难吓倒,他们坚强、上进、努力,也在一步步努力争取“正统体育界”的认同。无论电竞是不是体育,它都不仅仅是游戏!

2013年3月国家体育局要成立电竞国家队出征亚洲室内运动会,从而使“电子竞技”成为了最近圈内圈外讨论的热门话题。著名网瘾治疗专家陶宏开连续发布多条微博,解读了他眼中的“电子竞技”。陶宏开言辞尖锐,甚至直称“大多数玩家没有完成基础教育”、“对电子质子等知识一无所知”、“爱电子竞技的大多数已经辍学或被开除”、“玩电子竞技就是误国误民”,引起了大量玩家的不满。

2006年起,陶宏开宣称的“美国没有多少人玩网络游戏”等言论遭到广泛抨击;2009年,陶宏开与魔兽玩家水妖的辩论使他遭到游戏爱好者的口诛笔伐;而2011年陶教授公然宣称“女玩家没有资格做母亲”更是将他再次推到风口浪尖上;而后陶宏开戴着 “戒网瘾专家”的神圣光环,公开代言某网游,并对此款游戏大唱赞歌……

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这样一个没有深厚科学理论支持但是凭借“叫骂”而蓬勃发展的产业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戒网瘾”。简单估算仅两家学校在这5年间的收入至少为2.52亿人民币。而我们的陶教授如此频繁攻击网游、电竞,究竟是挽救失足少年还是利益驱使?

2013年5月18日美国精神病协会首次将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主任陶然的《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纳入正式出版的“DSM-5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三部分中的网络游戏成瘾。这标志着中国人制定的标准首次在世界精神疾病诊断领域被国际认可,填补了非物质成瘾领域的空白,确立了一个新病种。

DSM-5中的网络游戏成瘾一共九条诊断标准,全部来自陶然教授制定的临床诊断标准中的八条症状标准加一条严重程度标准。包括玩游戏危害到或失去了友谊、工作、教育或就业机会等。

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第三次网瘾调查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城市青少年网民中网瘾青少年约占14.1%,人数约为2404.2万;在城市非网瘾青少年中,约有12.7%的青少年有网瘾倾向,人数约为1858.5万。

可真应了陶教授那句话:你有病,得电!

6月悉尼一款名为《东方妓女》的游戏由政府支持开发,该游戏号称“讲述20世纪最鲜为人知的故事”,舞台设定于1936年的中国上海。澳大利亚莫纳什市官员、28岁的华人罗介雍认为,这款由政府资金支持的游戏“企图羞辱中国的文化、历史与传统。”

12月底文化部正式下发公告,将EA旗下射击游戏《战地4》认定是一款违法游戏,含有危害国家安全的内容,是一种文化侵略。众所周知,EA旗下FPS大作《战地4》中包含了许多中国元素,12月中旬《中国国防报》怒批《战地4》肆意丑化和抹黑中国。

《生化危机6》《生化危机6》登录PC平台后,因其重要场景设定在中国,游戏中到处张贴的各类小广告,大大的“拆”字,脏乱的大排档,恶心的垃圾等画面引起国人的不快,“是否丑化中国”的问题又再次被提及。

不只国外作品受指责,就连本土化的游戏作品也曾上演过相同的境况。例如2006年闻名业内的“七七辱华事件”。其实,“辱华”游戏并非第一次被提及,但到底是我们真受伤,还是太玻璃心?

频频发生的“青少年网吧玩游戏猝死事件”使得网络游戏陷入了道德谴责的漩涡。由于在网吧长时间游戏猝死事件频频发生,一条条鲜活生命的消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欲绝,使得网络游戏逐渐被人们“污名”化。许多人谈网色变,在他们心中,网络游戏的危害已有和毒品并驾齐驱的势头。

长期以来游戏都是媒体妖魔化的对象。打开报纸,你经常可以看到中学生因为玩网络游戏而误入歧途的新闻,至于犯罪分子以网络游戏为媒介实施犯罪的消息也是不绝于耳,网游不是罪恶之渊薮吗?而网吧一马当先充当了网游滋生的载体。

网络不同于其他,一味强行喊打可能适得其反。而且,也找不到充分的理由让青少年远离网络,这与社会的发展相悖。因而,需要我们对当前的网络文化进行反思,以“疏”来代替“堵”,将网络文化导向一个健康的市场,做成健康的产业。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韩国在10月末召开了“4大中毒预防管理制度讨论会”,其中将游戏与赌博,酒,毒品列同归为4大中毒物质,并将制定相关的法规。会议上,超过一半的议员认为游戏应该得到抵制,“虽然游戏业很重要,但是游戏中毒必须要治疗。帮助国民对中毒治疗和预防也是国家的义务。”也有议员表示,如果这项法规得到实施,整个游戏业可能都会遭到灭顶之灾。。

游戏中毒法消息传出后,韩国游戏产业联合会(K-IDEA)随即发起了抵制该法律的相关签名运动,并在首页上挂出了一副黑白图,图中标识“大韩民国游戏产业”。而NEXON公司也在其首页开展了同样的运动,号召旗下游戏的用户进行参与,目前已经得到了8万游戏用户的支持。

虽然游戏业是韩国代表性产业,但在韩国并不被重视,甚至是歧视。一部分人甚至认为,游戏即毒品,游戏即恶。对于游戏产业的歧视和偏见,不止存在于中国,难道游戏真的是万恶之源?

棱镜门事件延续到了游戏行业,12月9日有报道称,根据斯诺登泄漏的文件中的内容,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英国政府通信总部数年来一直在在线游戏中寻找恐怖分子和相关信息。

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曾在过去数年中对游戏玩家进行过大量的监控,其中就包括《魔兽世界》、Xbox Live以及《第二人生》等有着大量玩家聚集的游戏和社区平台。报道引述美国国安局的警告,称这些游戏给了他们的情报对象一个绝好的隐蔽之地。

根据美国民权同盟的代表的说法,政府监控游戏来避免恐怖主义计划的行为的效果甚微。美国民权同盟的律师在采访中表示:“其他国安局的行为也和类似。现在这个机构的监控计划都很糟糕。非常牵强和低效。”美国监控丑闻波及到了游戏行业,甚至把玩家也当做恐怖分子,不知玩家如今在玩游戏的时候是否还如从前一样轻松。

“侵权”作为2013年盛大的关键词,想必无可厚非。7月,盛大游戏前员工遭老东家举报侵权被捕一事在业界闹得沸沸扬扬;11月,盛大针对百度、37wan等9家公司发起民事维权诉讼,指其相关的5款游戏产品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著作权并构成对盛大的不正当竞争等;随后,盛大又对苹果应用商店APP提供某款被指抄袭游戏的付费下载而发起诉讼,连带出售苹果手机的苹果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亦被诉构成共同侵权。

对于发生在诸多巨头之间的诉讼,各方表示极大关注。业内人士对此评论说,盛大此次“冲冠一怒”,只因在页游与手游时代,盛大在游戏领域已难凭一款热门游戏来保持玩家的热情,而作为游戏入口的PC与移动端互联网游戏平台却越显其重要性。而对于盛大起诉前员工一事,许多业内人士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大多数针对此事的评论都把矛头指向了盛大,认为“举报”做法欠妥。

盛大帝国如今已显疲态,对老牌游戏霸主地位的稳固绝非口头回应外界质疑能了事,也不仅仅是“维系过去”那么简单。廉颇老矣,尚能饭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