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票,再跳票;

延期,再延期……

从2006年暴雪告诉玩家要拍《魔兽世界》的电影的那一刻起,它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玩家注意。终于,2016年6月8日,由传奇影业与环球影业联合出品的巨制《魔兽》将正式在中国大陆上映,暴雪也不再给自己任何退路。

没有一款游戏像“魔兽”系列这样,历经22年仍让全球上亿玩家为之疯狂;也没有一部电影像《魔兽》这样,“跳票”10年仍让玩家翘首以盼。

十年的等待,玩家从翘首期盼到被泼冷水,从失望麻木到重燃激情……

这一次,终于可以踏入影院,见证这部迟到多年的史诗。

Part 1. 《魔兽》电影是什么?

电影《魔兽》改编自暴雪娱乐的经典游戏《魔兽世界》,影片的剧情设定以90年代的《魔兽争霸》为蓝本,讲述了艾泽拉斯的和平被打破,遭到兽人侵略,连接两个世界的黑暗之门被打开。部落(兽人)与联盟(人类)的斗士们将为各自的家园奋战……

《魔兽世界》进入中国内地10年来,几乎陪伴了一代人的青春岁月,在70后和80后中,尤其是男生中,影响甚远。虽然每年都有不少新游戏推出,但《魔兽世界》的地位依旧是超然的。

“作为80后典型单身汪,我的青春岁月里,《魔兽世界》出现的频率远比姑娘多得多。”《魔兽世界》的“死忠粉”不在少数,对于绝大多数80后男生来说,这款2004年上线的游戏已经成为一种情怀。而作为《魔兽》背后的公司,“暴雪出品,必属精品”也被一批宅男粉丝奉为人生信仰。

因而无论是早已远离游戏生涯的大叔还是还在拼搏的少年,这些故事带来的是对于那段时光的回忆——即情怀。

Part 2. 导演说

暴雪的慢工出细活在游戏圈内人尽皆知,而在筹拍这部《魔兽》大电影这件事上,暴雪更是将这一特有的秉性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电影的拍摄并非一帆风顺,十年拍摄坎坷路,也让暴雪领悟了“拍片”的真谛。

在重重磨难之后,暴雪决定向现实低头,将影片交给了新锐导演邓肯,以及接受了他在剧本方面的修改建议。

或许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玩家心目中的百分百《魔兽》电影,早就在10年飘荡中发生了蜕变。

2013年,当传奇影业接触琼斯,邀请他执导《魔兽》时,琼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这个机会独一无二,让我能够将自己熟悉并热爱的游戏介绍给观众。我希望通过电影让人们知道,为什么《魔兽世界》拥有如此之多的玩家。”

邓肯·琼斯,这位新晋的英国导演,接下了制作了万众期待的魔兽改编电影的工作,并以此作为自己大电影生涯的起点。“我平时自己就会玩很多的游戏。”,琼斯在接受采访时笑着说。“我自己也玩过魔兽一段时间,我觉得如果我要去做一些大的项目,我应该通过它来呈现更多新的东西。”

琼斯今年44岁,曾执导获得多项独立电影奖项的科幻片《月球》和《源代码》。虽然在此之前,绝大多数改编自游戏作品的电影均票房欠奉,但琼斯乐于接受执导《魔兽》这一挑战。“只要你对一个故事的脉络有清晰认知,无论它出自电子游戏、动漫书籍或是其他来源,你都能创作出一部电影来。讲好故事,永远是电影导演需要问自己的头号问题。”

Part 3. 最“帅”的兽人——吴彦祖

吴彦祖在全球华人的影响不亚于任何一位明星,加盟《魔兽》电影更是燃起了国内影迷的热情,想必也会大大增加电影对女观众的吸引力。

吴彦祖在电影中饰演古尔丹,不仅在亚洲,而且在西方也引起了巨大反响。外媒点评这对吴彦祖而言将是一种形象上的巨大颠覆,同时也对他为了角色而做出巨大牺牲的精神给予了肯定。

在官方发布的第二支预告片中,被大家称作“恶魔代理人”的古尔丹正式曝光,借助出色的化妆术和CG特效,我们根本无法从片中“古尔丹”身上看出任何吴彦祖的影子,但仍有一些铁粉表示即使成了兽人,“我们家彦祖”还是那么帅……

在采访时,吴彦祖表示为这个角色做了很多研究,跟着妻子玩这个游戏,深入挖掘角色性格。但他后来发现,构成这个角色的是外在身体层面,这一次则是由外到内的准备过程。“我要学习如何像兽人一样行走,尤其是古尔丹的走路姿势并不像其他兽人。他半蹲着走路,这个姿势很难做。我做了很多事情,改变我说话的方式,改变我呼吸和移动的方式。所有这些开始帮我填充古尔丹这个人物,让他变得更加立体。”

由于片中兽人特效全靠动作以及面部表情捕捉,所以实际拍摄起来难度并不低,而且看起来还很无聊。吴彦祖透露,他饰演古尔丹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是半蹲着,对体力十分考验,绝对是自己演过最耗体力的角色。

Part 4. 浩大的幕后工程

有评论称,这部影片最大的挑战,就是塑造真实的兽人。制作团队从一开始就知道平均2.4公尺高、227公斤重的巨大兽人必须用电脑动画打造,但是他们仍然希望观众能够看到与真人演员一样逼真写实的演技,所以人类和兽人的角色必须一起拍戏,这代表他们得运用大量的最先进动态捕捉技术,并且把这种技术发挥到极致。而化妆团队高超的从头到脚的特效化妆让演员看起来起来像是从游戏中走出来的一样。

《魔兽》的外景地设在温哥华市郊,传闻中的预算是1亿7千万美元,在温哥华东面的本拿比市郊外,一支施工团队已经在户外和影棚内搭建好了一个魔兽世界,包括一个中古风格的村庄,一个魔幻色彩的森林以及一个周长85英尺、3层楼高的“风暴要塞”,后期制作时将会用电脑特效将其再放大数倍。

《魔兽》剧组的努力远不止这些。电影的核心故事是兽人与人类世界的对抗,因此剧组除了在工业光魔位于温哥华和旧金山的两处基地进行特效拍摄之外,还联合了另外两家动作捕捉技术公司——Animatrik Film Design和Giant Studios作为助力,负责处理演员们在实景拍摄过程中的动作效果。

《魔兽》的视觉特效总监比尔·威斯登霍佛曾担任《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视觉特效工作,加文·巴奎特和Mayes Rubeo分别是《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和《阿凡达》的艺术指导。

导演无不得瑟地说:“一旦你身边聚集了合适的人,我的工作就变成了只要在绝妙和超赞之间做选择就可以了。”

Part 5. 给玩家的交待

或许没有任何电影能像《魔兽世界》这样能集结全球的影迷和暴雪迷一起共享这部电影。8000万,这个数字代表了全世界的魔兽玩家数量,它的影响力无疑将会是超大的。这不单单是一个数字,而是一种嵌入内心无法抹去的情怀。

时光荏苒,当初的80后们如今也都进入了而立之年,而此时,动视暴雪似乎也遇上了“中年危机”。早在两年前,《魔兽世界》的首席战斗设计师就对外宣称:“我们可以再战十年。”当时很多人仅仅把这句话当做宣传语罢了。可是当暴雪在近日所公布的2016年Q1财报中,我们得知《魔兽世界》依然是全世界在线玩家最多的MMORPG游戏。

有玩家这样说:“玩8年的魔兽最大的收获就是这句话:时刻牢记圣光。这句话一直引导我的世界观,他告诉我不管社会怎么变都要做个有正义的人。”

对很多玩家来说,魔兽电影拍的好坏并不能阻挡他们去看电影的热情,因为电影更像是给予他们一个重新回忆青春的机会,去缅怀那些与战友们一起奋斗的日子,他们曾经或哭、或笑、或失败、或成功,但是不管结果如何,这款游戏都给他们青春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点。

“五年、十年以后,没有人会记得你的跳票,但所有人都会记得,你曾经拥有一款伟大的作品。”Mike Morhaime(暴雪公司CEO)

Part 6. 一些花絮

张震岳
打造饶舌风格
主题曲

张震岳与嘻哈歌手热狗MC HotDog、顽童MJ116所组成的嘻哈团体兄弟本色应邀为魔幻史诗巨制电影《魔兽》原创制作的中文推广曲《We Will Rule 背水一战》及精心打造的MV。他们不仅都有玩过《魔兽》这款游戏的经历,顽童的大渊更是这款游戏的狂热粉。

《We Will Rule 背水一战》用兄弟本色一贯热爱的饶舌电声风格,题材紧扣《魔兽》主题,不少元素都与魔兽相连结,像“兽人”、“咆哮怒吼”、“竞技场”等。

吴彦祖
出演魔兽世界
是奉老婆之命

吴彦祖在《魔兽世界》中饰演反派要角“兽人术士”古尔丹,他透露,因为老婆Lisa S.是《魔兽世界》的超级粉丝,原本他在老婆生产后打算息影1年,但当老婆得知他接到《魔兽世界》电影邀约后,竟威胁:“你他×的最好给我演!”

票房高
便有续集
牛头人或入戏

导演Duncan Jones曾在采访中表示,如果首部《魔兽》电影受欢迎的话,将会拍摄续集,考虑加入牛头人,还会制作伊利丹和阿尔萨斯的相关内容。

在PAX East游戏展现场,电影团队表示希望玩家看到电影时有种回家的感受,不管玩家是什么时候开始玩《魔兽争霸》系列乃至于《魔兽世界》,甚或是没有玩过,任何人都能够从这部电影中获得乐趣。

奥格瑞姆演员
沉迷魔兽两年
曾连玩18小时

电影中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的扮演者罗伯特·卡辛斯因曾经扮演的坏蛋不断地被人挑事儿,以至于他不敢在公众前露面,于是他开始宅在家里玩《魔兽世界》。卡辛斯基在游戏中沉溺了整整两年,他每天要玩18个小时,胖了50磅,但这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

凤凰网游戏频道出品 责任编辑:邢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