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职业专题

导读:

一款游戏从立项到问世,要经过无数环节,在这一个个的环节中,有许多为游戏付出心血的人们。他们是游戏的创造者,他们用眼睛、用心灵、用画笔设计着一场场充满爱的游戏;他们创造了无数个角色参与其中,为在特定的阶段,以特定的方式,协助你完美地体验游戏的精彩。

他们知道游戏背后所有的答案,也知道其中所有的智慧,可所有的答案与智慧,都是为了你能在游戏中玩得真切 、尽兴……今天我们要带您去了解游戏背后的付出者,他们都是游戏制造过程中比较特殊的职业,让我们走进他们,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游戏人……

分享按钮

往常我们提到游戏美工师,其实是一个很不专业的称呼,按照行业的说法,游戏美工大体可分为原画师、模型师、动画师、特效师几大类,丁野就是其中的游戏3D模型师。用丁野的话说,“游戏3D模型师的工作是把游戏思路具象化,实现游戏中的效果,我们通常看到的游戏中出现的角色、装备,使用的技能都是出自游戏3D模型师的设计。”他们是赋予了游戏人物和场景布置以精美的“面容”者,他们是游戏制作的缪斯女神。

游戏3D模型师

丁野说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高兴

游戏制作的缪斯女神

丁野大学学的是油画专业,本来毕业之后是想回家当老师的,但是做老师这种安稳踏实的生活显然不适合他,他想出来闯一闯,也是不安于平凡吧。选择游戏行业也是个机缘巧合,朋友推荐进入这个行业,没想到一干就是这么多年。



说到自己的工作,丁野开始滔滔不绝:“从小就学美术,加上本身对游戏也有一定的热爱,所以算一切还比较顺手。之前看到很多很牛的大作,“极品飞车”啊、“使命召唤”啊什么的感觉很厉害,之后自己参与制作了,感受到这些东西的制作流程,其实还蛮享受的。”



作为游戏3D模型师,是要有相当专业的知识,但是真正的技术,还是要在工作中学习。丁野说现在很多培训班教出来的学生技术水平都不太好,大家以为游戏这个行业很好玩,其实工作是很严谨的,马虎不得。玩游戏和做游戏是两码事。

我的想法很重要

以一个人物为例子来说游戏3D模型师的工作,首先2D设计师出一个角色设计图交给3D设计师,3D制作模型,贴图交给动画师,动画师实现游戏中需要的基本动作交给特效师,然后特效师实现特效效果,最后整合到引擎中实现我们看到的游戏中角色的整体效果。


在给每个角色设计形象的时候,丁野也会融入自己的想法。要从多个角度思考:角色所处的历史背景,项目的风格,角色的性格。如果不从这些角度出发的话那么就是个失败的设计,在设计一个角色的过程中要不断的讨论,最终产生大家看到的游戏内形象。


在设计的过程中,需要与2D设计师、3D设计师和动画师进行频繁的沟通,进行紧密的联系,要让每个人都了解设计师的初衷。因为每个环节都是设计者,都加入自己的思维在里面的话,很可能东西做出来就会很怪,所以要把控好每个环节不要出错。

编者按

看得出来,他很享受目前的工作,看到自己做的东西被人认可很有成就感。他很谦虚,只是说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很高兴。


谈到未来,丁野笑笑说等挣够了钱就去海边开个酒吧,养条狗,度过余生。但紧接着又说这是开玩笑,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定。


丁野是个很真诚的人,谈话的风格很有些艺术家孤傲的味道。用他自己的话说,怎么着也算是个做美术的,有点假艺术家的脾气。他了解现实社会的浮躁,又无可奈何,只能在这个浮夸的环境下,做自己。他说:“我一步一步走过来全凭技术,走得挺踏实。”

有时候我们突然感觉游戏中的某处场景与自己所知道的一个现实中的地点非常相似。是的,请不要怀疑你的判断力,有一群人专门根据游戏的策划方案来拍摄现实景物,并最终将这些照片交到制作者手中作为游戏场景的制作参考,他们所从事的行当被称为——游戏取景师,他们是游戏中发现美的眼睛。

游戏取景师

刘新的工作看起来很美 实则很辛苦

发现美的眼睛

刘新原以为,所谓游戏取景师,一定是要么站在风景里,要么在寻找风景的路上。不过,事实却是一年中大概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呆在公司,和其他的“IT女民工”没什么两样,每天的工作就是和游戏创作团队、场景策划师商讨拍摄风格、取景地点,然后根据自己对相关历史、文化的理解推荐一些拍摄提案,等待上面的头头们裁决。



提案通过之后,刘新才能扛起摄像机踏上取景的征程。在接下来的两三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刘新开始在黄山等日出,在桃花江等晴天,在桂林溶洞里一守就是一整天……这位生于1987年的文艺女青年,形容自己是一个追逐风景的人。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她几乎游遍了全国各地的旅游胜地,拍回去的照片更是数不胜数。这些照片中的一部分会被挑选、特效处理之后,作为场景素材成为游戏里的风景,不能使用的照片则被归为废片之列。



如果你以为游戏取景师的工作只是旅游和拍漂亮的照片,那你就太天真了。刘新说,作为一名游戏取景师,其实对摄影专业要求并不算很高,但一般人还真干不了。因为游戏里的场景有四季变换、阴晴圆缺,因此游戏取景师必须能够根据游戏剧情的需要捕捉不同时节的美丽瞬间,哪怕是同一天早和晚的区别,也需要取景师实地捕捉不同的光影来体现。三个BOSS的副本任务,可能就够一个游戏取景师在全国各地忙碌上好几个月。

只是将要开始一次漫长的旅行

回顾自己两年多的从业经历,刘新说,想起自己从事的差事,一个人偷笑的时候有;凌晨三点爬起来在山顶守候日出,可太阳就是不出来的苦逼时刻也很多。不少地方都去了好几遍,好几次背着30多斤的行李差点露宿街头时,她鼻子发酸真的想不干了。可是,作为一个旅游爱好者和网游爱好者,这份痛并快乐着的工作真到了想要放弃的时候,内心深处却有些舍不得。



“玩过网络游戏的人都知道,那里就像你的另一个人生,虚幻中有真实,打斗中有真情。我觉得自己就像是玩家们的筑梦师,他们人生里的那些美丽的场景都是我亲手构筑的,并且见证着玩家的喜怒哀乐。”刘新说,闲暇时玩游戏,看到游戏中的自己行走在自己所构建的场景里,竟然可以把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



提起为什么想起做这事儿,刘新说当时只是为了免费旅游,过简单的生活。刘新大学学的广告设计专业,最大的爱好是旅行、音乐、摄影和绘画。刚得到这份工作时还真没太搞明白到底是干啥的,她只是说自己将要开始一次漫长的旅行。

编者按

世上没有最完美的工作,痛并快乐着是这个职业的常态。在亚丁取景差点送命,所以刘新现在养成一个习惯,去哪里都先给家人说一声。做了这份工作之后刘新黑了,瘦了,丑了。同时,学会了信任和帮助陌生人。说到坚持,刘新说:“至少我目前还没厌倦,但想要坚持一辈子是不可能的。”

放眼目前国内游戏产业,所谓成功的游戏,通常都是在程序、画面、剧情各方面有不俗的表现。而我们通常理解的剧情策划就是编故事、写小说。但准确地说,一般在一个项目组中,负责剧情的人员,工作最核心的部分并不是如何说一个故事,而是做好对游戏的包装的作用。剧情策划需要用故事设计来让一个“只有互动操作的程序”变得让玩家看起来是一个艺术品。他们让游戏更精彩。

游戏剧情策划

翁信诚很具有文人气质

让游戏程序变成艺术品

晚上9点,翁信诚才空出时间接受采访,他说白天工作实在太忙了。剧情策划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作家,但是从翁信诚的话语中也能透露出一丝文人的气质。他说剧情策划的工作本质更与美术人员类似,他们并不决定一个游戏如何好玩,而是决定让游戏如何看起来更精彩。这样看来,剧情策划更像一个艺术家。



剧情策划需要做什么?翁信诚这样说:“如果是说具体的工作,从初期的故事设计开始,到中期的关卡设计,直到后期的游戏故事包装、文字撰写,这些都是剧情策划需要做的。”小说只要一个作者(多数情况下),但剧情策划是一个团队的一份子,他确实是设计故事的人,但是更多的要考虑自己的工作如何和其他人配合。



小说是纯粹的文字描写,电影是导演用视觉语言来描述故事,游戏的剧情策划和其他同事共同用游戏这个方式,来讲故事给玩家听。



与小说作者需要共同具备的素质是要有深厚的文字功底和文化底蕴,更重要的是要理解如何用合适的方法来说好这个故事。好比写得好小说的,未必能拍好电影一样;文章写得好,未必能写得好游戏剧本。尤其是在"剧情并不是从根本上决定游戏方向"的项目中,偏向表现故事是不理智的。

工科学生的文学梦

在提到好的剧情在游戏中的作用时,翁信诚说好的剧情故事,可以更让玩家入戏,提升对游戏的兴趣。有的游戏纯粹是依托在剧情上的,那么对这些游戏来说,剧情就是它们的生命了。



而这个生命是如何诞生的呢?首先是需要确定整个游戏的基调,那么剧情需要先确定故事的风格,即整个故事给人的感觉。之后如果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世界观的设定比较重要。而这方面的设计并不是像玩家想象得那样比较自由,我们需要根据游戏设计的系统,为我们的游戏内容做合适的包装。一个优秀的故事设定能把一个常见的游戏系统包装得看起来显得与众不同一些,更能吸引玩家。



虽然几位被访者的专业与游戏并不相关,但翁信诚是我认为跨度最大的。他大学学的是物流管理,用他自己的话说曾经是“物流公司当影帝的”。但这一切都不足以妨碍翁信诚心中的创作梦。“每个人心中都有创作的欲望,选择自己比较擅长的方式来表达出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在工作中有许多有意思的故事,游戏中的文字撰写一般都是剧情负责的,所以很多同事会求把他们的名字也放进游戏中,有时候会把他们做成很Kuso的NPC,比如姓毛的就做成一只猫。当然起名字其实是最简单的小彩蛋了,高级点的吐槽就是把公司的八卦做成小故事了,比如某某和某某是一对儿,就在游戏里说一对痴男怨女的故事,关卡设计师们对这种事情也尤其起劲。



未来翁信诚想尝试做真正的编剧,毕竟从叙事的要求上来说,电影电视的剧情对故事的要求更高。但他不排除一直做这行,故事被玩家认同和欣赏,那么就好像自己找到了知音。

编者按

任何的语言在热爱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翁信诚说:“我看到有个人曾经说过,小说就是文学之王,因为我太爱她了,所以我必须把最美好的奉献给她(好吧如果我没有完成最美好的东西,那就不敢献上了呀)”……

动作捕捉技术,即通过精密的传感设备和定位系统,将真人演员的动作、表情一一投射到电脑特效制作的虚拟角色身上。游戏行业是一个新行业,动作捕捉更是新行业里面的新行当。所以动作捕捉师更像是一个艺术家,一举手,一投足,都流淌着力与美。

动作捕捉师

动作捕捉室内龚剑正在工作

”我是IT界最好的舞蹈演员,舞蹈界最好的技术员。"

龚剑是北京舞蹈学院舞蹈编导专业2007届毕业生,现在是一个游戏动作捕捉室的负责人,并不只是一个动作捕捉的舞蹈演员。"因为走出了这一步,今天,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更绚烂更广阔的世界。"



在一间没有窗户、四壁都是黑色的房间里,一袭黑衣的姑娘,转身、跳跃、踢腿……5米外的电脑显示屏中,3D人物也重复着她的动作,翩翩起舞。暖黄色的光从天花板上打下来,黑漆漆的屋子逐渐变得明亮。龚剑正在工作。她身上那件黑衣布着45个光学点。房间四个角落,共有20台摄像机聚焦在她的身上,进行全方位的拍摄。



现在在做什么,龚剑这样形容,“我现在算是IT界最好的舞蹈演员,舞蹈界最好的技术员。主要工作还是要负责动作捕捉的这个团队,每个流程都参与,跟所有人打交道。”

我面前的是一个更绚烂更广阔的世界

大学毕业之后,龚剑本来的道路是做一名舞蹈老师,工作稳定,压力不大。利用业余时间到少儿舞蹈培训班兼职教学,收入很是丰厚。“我觉得我不能一直教跳舞。我想做一些自己没做过的事情。”龚剑说,“我对跳舞的爱好没有变,但是爱好变成职业,有时候也会觉得很痛苦。”一边是稳定的学校工作,一边是前程未卜的游戏公司;一边待遇丰厚,一边收入减半;一边是信手拈来毫无难度的舞蹈教学,一边是一片懵懂要从头做起的新当。



很快就是部门第一次开会,那个情景龚剑一直记忆犹新,“我从头到尾都是一头雾水,云里雾里不_知所措。渲染、导出、数据修复……别人说什么我都不懂。”开完会,龚剑有点懵,到了新岗位,她却像是一个局外人。



没怎么犹豫,所有的软件,她开始从头学。拿着软件一点一点摸索,不懂了就问身边的同事;带队去韩国做动作捕捉采数据,她也多个心眼,看看别人的工作流程;美国的设备提供商来做培训,她一次都没有错过。



时至今日,龚剑还记得从头学软件的艰辛,但是她很满意可以不断学习的工作状态。“这些东西是最尖端的,在哪个学校都学不到,只能在工作里慢慢学。新的技术、理念出来了,马上就学。”



如果当初没有走出这一步,龚剑现在应该还是学校里的一名舞蹈老师,给一批又一批孩子重复自己演练过无数次的舞蹈动作,朝九晚五,日复一日。



“不能说那样的日子不好。”龚剑说,“但是因为走出了这一步,今天,出现在我面前的世界,更绚烂也更广阔。”



新的行业甫一出现,人们因为陌生而产生疑问。这个能当职业吗?靠谱吗?但是,新的行业之所以出现,往往是因为这个行业被需要,在发展,正处于上升期。龚剑说,“再有新的机会,合适的话,我也还想去试试更新的东西。”

编者按

“我想,这可能就是我的人生态度吧。”龚剑说,“我总想去试试别的,做点自己没有做过的。”龚剑现在已经是公司的核心人才。采访她,公司起初还有点顾虑,“能不能用个化名?像她这样的核心人才,要是被别的公司挖走了,我们的损失可就没法估量了。”说话间,我们走出了这间动作捕捉室。大门落锁,房间重归黑暗和静谧。走出去,正是一片阳光灿烂。

大多数的人听到游戏质检员这个称呼,想必还是有些陌生的,其实这个部门全称是质量检验控制部门,大家习惯称QA,也就是质量保证的意思,以确保游戏产品质量为最根本的工作。游戏不同于软件,更不同于其他实体产品,要保证游戏的质量有一些比较隐晦的内容。他们是游戏出炉的最后一道关卡。

游戏质检员

游戏质检员的工作并不是想象中的玩玩游戏

我不是骨灰级玩家

其实找到刘岩之前,我们想到的是炒得火热,月薪上万的游戏体验师。“只要具备丰富的游戏经验,能用文字较好地表达出游戏的体验与心得,就有机会获得这一高薪职位。”这是某网络公司招聘游戏体验师的要求。但实际上游戏质检员和游戏体验师的工作多少还是有些相关的。



下午3点,刘岩匆匆安排了团队的工作接受采访,但采访时常被工作打断。刘岩是个对工作极其认真的人,他是金牛座,性格也是比较倔强的。



按照大众的理解,这个工作是为骨灰级玩家独身定做的,但刘岩觉得自己还不够骨灰。从玩过的游戏数量上并不够,但是从精度上刘岩还是充满自信。不过他也说,在游戏行业,无论什么职位,骨灰级玩家就是很大的优势。

如果对游戏没有想法那真的是在做流水线了

刘岩对于游戏体验师的理解是,这个职业是一个更接近用户的职业,一个好的游戏要没有缺陷,要有吸引玩家的手段,但QA的工作性质决定,保证游戏没有缺陷是最重要的工作内容,体验这部分是要有足够的游戏经验和独到的游戏见解,应该算是质量控制部门的后续工作内容。



“之前发现手机游戏能成为一个职业的时候就开始接触学习了,不过能力的提升还是要在工作中慢慢积累出来的,其间也走过一些弯路,不过现在看来不能算是弯路了,只能说让我对整个行业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刘岩如是说。



“工作的时候会接触一些系统性的工具,而且其发展方向也会更加自动化,逐渐这个行业的门坎也会越来越高,慢慢会摆脱早先的以纯体验为主的工作方式,测试行业在PC端现在已经趋于正规化。”



质检部门平时的工作就是对各种手机机型适配的客户端进行检测,确保游戏内功能正常,确保游戏平衡,在游戏开发末期,正式上线之前是他们最忙的时候。在游戏功能没有缺陷的情况下,测试游戏的玩法、对游戏进行体验就是他们的第二部分工作了,很抽象,但是也要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对游戏没有想法那真的是在做流水线了。



很多进入游戏行业的人都是以自身兴趣为主导方向选择职业,但刘岩也说,进入这一行才知道并没有之前想得那么简单。其实哪个行业都一样,做是一回事,做好是另一回事。对于目前手游行业火热的状况,刘岩并不想去蹚浑水,他想把这份质检员的工作一直做下去,用他自己的话说,因为他还是比较保守,也可能是骨子里比较懒,没逼到那份儿上不会动这个念头,真要创业又要脱几层皮了,眼里不能光有事业。

编者按

刘岩很严谨,在公司负责质控部工作,他们是产品的最后一道闸。但生活中刘岩很有亲和力,抛开工作大家都是朋友,一旦投入工作,就会像变了一个人,认真是他的代名词。在未来的游戏发展中,游戏开发中的分工将越来越细微,游戏质检员也将在游戏开发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结语:

快速成长的互联网,正在成为近年来吸纳就业的重要行业,不少新职业伴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应运而生。在今年毕业生就业压力增大的环境下,游戏行业也成了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热土。

 

今天我们采访的这些游戏制造者,他们或许因为热爱而进入游戏行业,或许是机缘巧合;他们年轻,但努力、热情,富有责任感。他们愿意让进入游戏世界的你不再有任何的抗拒、追求和伪装,他们期盼所有的参与者都表现得那么精彩,而你对他们的回报,只是需要尽情游戏、体验、感受、经历。

 

最后,用《圣经·创世纪》中的一段文字作结语,仅以此作为对为我们带来众多快乐的游戏开发者(游戏世界的上帝)的致敬:

 

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
  六天后,世界诞生了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