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刚刚过去,各种提案如以往一样层出不穷。其中关于游戏的提案更是引起了广大玩家的关注和热议。近年来,随着游戏业的蓬勃发展,产业整体收入急速上升,许多社会相关问题也暴露出来。三年来,两会代表委员关注游戏业的声音此起彼伏,网瘾、网吧、青少年保护、网络犯罪等相关提案议案也层出不穷。

从妖魔回归凡间 人大代表眼中的网络游戏

曾文仲是政协侨联界委员、香港沿海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席

全国政协委员曾文仲:用网游发扬中国价值观

2010年3月11日,政协侨联界委员、香港沿海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席曾文仲表示,可以用动漫、网游等形式发扬光大中国的价值观和思想理念。他表示,年轻人不应沉迷QQ聊天、网游等,把网络当作纯粹娱乐的平台,而应认识到网络是一个巨大的信息平台,有丰富的知识。如何充分利用网络这个博物馆,掌握丰富的知识推动中国前进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曾委员说,文化产业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将中国的儒家、道家等思想理念和价值观发扬光大。曾委员鼓励,可以通过网游和动漫的形式,让孩子们从小在玩的时候轻松地感受到中国传统的优秀价值观。

详情>>

海霞是央视新闻联播主播

全国政协委员海霞:防止青少年沉迷网游

2010年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海霞表示,网络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人们应该对网络进行客观评价和认真思考,尤其是网络对青少年带来的影响。网络游戏对成年人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很多成年人玩网络游戏都会上瘾,甚至半夜会偷菜,更何况对自我约束力比较差的青少年呢?目前我国在建立法制国家的进程中,通过立法对网络不良内容进行约束,对防止青少年网络成瘾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海霞委员提醒,立法不能采用“一刀切”的模式,不能完全禁止所有网络游戏。因为这样会影响网络游戏正常的商业文化的发展,此外,在网络发展的进程中,我国对全世界的网络文化发展的推动会造成影响。

详情>>

杨澜是中国电视节目主持人、媒体人、企业家

全国政协委员杨澜:解决网瘾要从疏导青少年心理开始

2010年3月4日,杨澜委员表示,各个时代都会有让人上瘾的事。她从一份调查了解到,66%喜欢网游的中学生处于枯燥学习之后的郁闷和压抑中,他们从网络上需找一种抒发的渠道;还有一类孩子缺少父母的关爱和照顾,到网上找朋友,寻找归属感。所以,解决孩子的网瘾问题应该从青少年心理的疏导,亲子关系知识的普及开始,如果不能疏导青少年的心理和情绪的问题,单纯地去限制上网的时间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也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杨澜委员痛斥一些网吧为了自身利益,恶意招揽青少年,甚至用不正当的手段促使孩子上瘾。杨委员呼吁网吧的监管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

详情>>

刘翔是世界著名的田径运动员,奥运冠军

全国政协委员刘翔:建议青少年少玩游戏

2011年3月5日,飞人刘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两会他关注的是青少年的健康问题,他说到:“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现在孩子们上网时间太长了,我平时就很少上网,所以建议孩子们少玩点网络游戏。”

还记得飞人曾经在一次采访中提及自己有时会玩《植物大战僵尸》,不过还是以训练为重,看来青少年朋友应该向飞人学习,想在工作和学习中取得好的成就,就不能成天玩游戏,年轻正是拼搏的时候。

详情>>

罗援是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

全国政协委员罗援:开发军事游戏普及军事和国防教育

2012年3月8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罗援少将认为,就是要把对抗的思想引入到军事科研,甚至引入到这个游戏当中去。美国在进行海湾战争的时候,当时没有开发出兵器对抗的专业版实验平台,就从一家企业引进了一个电子游戏版。而这个电子游戏版实验平台最后推演的结果和海湾战争的进程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个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即现代战争有时候可以进行预实践或者模拟。在青少年中,如果现在就能普及这个电子游戏版的实验平台,将为我们以后的专业研究培养出一批重要的后备力量。

罗援少将也指出,游戏肯定跟实战不同。但军事游戏有着很好的积极作用,特别是在目前网络荒诞、低俗甚至色情内容蔓延的情况下,通过这种深入浅出、潜移默化、喜闻乐见的形式来寓教于乐,就可以变刻板为生动地普及国防教育,因此军事游戏的积极作用非常明显。

详情>>

周建元是民进湖北省委员会秘书长

全国人大代表周建元:尽快出台法律法规 对网络游戏进行审查分级

2014年,代表们的目光聚集到网游分级。“如今的网络游戏种类繁多、五花八门,但大多数都是让玩家靠打打杀杀来升级。这对于人生观、价值观尚在树立过程中的青少年来说,很容易从暴力的游戏中产生暴力的思想和行为。同时,网络游戏中往往充斥着大量色情信息,对青少年也具有很大诱惑性。”周建元代表说。

周建元是公安部特邀监督员。由于工作关系,她经常去监狱、看守所调研。她举例说,湖南某县一名18岁的青少年沉迷网游,通过网游认识一名17岁的少年,两人商量模仿游戏中杀人练级的情节“提升地位”,又因为缺钱上网,于是相约抢劫。

“目前,对网游的管理仅有文化部门,从行政执法上进行管理约束力不强。”周建元代表建议,从法律意义上对网络游戏进行审查分级。“首先是规范内容,然后在审查的基础上进行分级管理,并要求从技术上做到严禁18岁以下青少年玩有暴力内容的游戏。”周建元说。

详情>>

主流化趋势明显 互联网大佬说网游

  • 马化腾
    执着于信息安全

  • 陈天桥
    政协委员这几年

  • 丁磊
    人大炮手

  • 雷军
    新晋代表

这是马化腾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2012年12月13日,广东省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150名预备人选名单里,新增了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此前,他担任过深圳市第四、第五届人大代表,第十届全国青联委员、第十一届全国青联常委,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数字中国联合会理事会员。身为深圳人大代表,马化腾这两年执着地将“信息安全”作为代表提案。

2011年1月,马化腾联合23名代表,在深圳市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上提交了一号议案,建议制定《网络信息安全保护条例》,同时附上近3000字的《网络信息安全保护条例(草案)》。这份近8000字的议案引用了大量近年来国内发生的实例,阐述立法保护网络信息安全的必要性。还直接提到了腾讯置身其中的“3Q大战”。当时,马化腾这一提案,还被某些网友指责为“假公济私”,一度身陷所谓的“提案门”。

执着于信息安全问题

马化腾不以为怵,2012年、2013年,马化腾在参加深圳人大会时,没有提交新的议案,而是继续关注和推动互联网信息安全立法。马化腾称,对于盗号、窃取网络财富等行为目前没有清晰的法律界定,处罚力度也不够,有的犯罪分子认为自己从事高科技行业,海南、广西等地有的村庄甚至全村人专门做盗号。而且,他对“安全”的关心还蔓延到了线下的深圳治安问题。

根据马化腾在深圳两会上的谈吐,目测他在全国两会上可能也不会再提交不同于信息安全里放的新议案。而且,只怕,该说的他已经在中南海里说过一遍了——深圳两会后,马化腾、马云被请到中南海,在温家宝总理面前,讲互联网产业发展,及如何与传统产业融合,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

陈天桥这五年

在2008年刚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并参加两会时,他说,“我不敢说,这五年我一定能做多少事,但至少不会去‘为赋新词强说愁’,说那些自己不懂、不明白的领域。”整理他在过去五年的提案与两会发言,可以看到,他的大部分意见确实集中在:如何为创新型公司创造更好的土壤,也大致能体现出盛大当下的发展诉求。

2010年两会,陈天桥携提案上会,该提案是《关于用新技术、新模式加快文化与旅游结合发展的提案》,并提出了具体的若干条鼓励措施,还重点强调“物联网”概念。这跟盛大正在做的事正好契合。

2010年1月,盛大筹备推出盛大旅游,由此正式介入旅游行业。而在两会召开头几天,在3月1日的盛大电话财报会议上,陈天桥透露盛大“正在使用新技术,创新性的进入传统的旅游业务”。盛大旅游中,就有物联网概念。

战略调整 关注房价

2011年,陈天桥再提红筹股的“回归”之事,这次更明确表示,一旦“国际板”推出,盛大会率先申请。这一年他提出的两个提案是:大力扶植文化原创者创新,实现“微创业”梦想;加速推进国际板上市,助力红筹“孤儿股”归国效力。

20112012年,陈天桥的提案第一次偏离了扶植创新型企业的初衷与主线。这或许与盛大在进行整体性收缩与战略调整有关。关于商业产业创新,他无甚高论,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一年政协会上,陈天桥跨出互联网、创新领域,去说起了“房事”!他在会上的提案是:应改“限购”为“限售”。

丁磊:人大炮手

跟其他的互联网大佬比起来,丁磊这颗人大代表的心,操得最“无私”,几乎全是社会民生话题,跟网易利益没直接关系。

2009年,丁磊在人大会议期间接受采访时又炮轰食品安全现状,说甚至想自己搞种植业,后来发现种植业要求更复杂、更高,决定从养猪做起。除了养卫生安全的猪之外,随着网易的业务发展,丁磊先后为丁家猪规划了舒适住所、养殖公开课等附加产品,使这头中国最受瞩目的猪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紧紧牵动着媒体和受众的心。

2010年,丁磊又对广州的人才政策表示了“关切”:“有些城市为留住人才,政府专门为这些人提供几十万平方米的廉租房。广东有吗?也应该这么做……就看政府的姿态了!少卖几块地,多建廉租房。”

绕一圈后回归老本行

也许是对时事评论太多,2011年,丁磊的炮轰方向突然一转,风格变得小清新起来。他在人大会议上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感觉广东人穿衣打扮太随意,不是很有水平。衣食住行都代表品味,一个城市女性的品味上去了,男性的品味也会上去。要提高一个城市的品味,首先要把女性的品味提上去。”

2012年丁磊转回本行,炮口也调整到熟悉的方向,先在人代会讨论上炮轰广州在企业政策扶持被天津、上海还有重庆拉开了差距,“公司在广州15年了,感觉进步很小”;随后又在审议两高报告时抱怨当局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太弱,“谁创新,谁倒霉”。

雷军:创业者与投资人诉求兼而有之

雷军创业创出“政运”来了。在2012年小米手机大热后,有消息称雷军在政府会议上被时任北京市委书刘琪记点表扬,而后北京市“小米模式”研讨会孕育而生,由此雷军也自然而然的当选了北京市人大代表,在当选CCTV年度经济人物后,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此前,雷军只任过两届海淀区政协委员。

在2013年1月的北京两会上,他带着一份媒体关于“公司注册难”的报道上会,以自己在业界的切身感受,呼吁缩短优化高科技企业工商注册流程。雷军表示在5年的任期内,希望推动中国的《公司法》做一些调整,使其更与国际接轨。

今年,全国人大代表、小米董事长雷军今日在出席广东代表团媒体开放日时表示,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互联网行业的内容信息量巨大。同时雷军提议把互联网纳入国家战略,用互联网来更快推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游戏行业发展迅猛 话语权仍失衡

中国游戏市场近年来迅猛增长,《2013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3年中国游戏市场用户数量达4.9亿人,销售收入831.7亿元。根据艾瑞咨询公司近日公布的《2013年中国网络游戏的数据报告》显示,2013年我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接近900亿元,同比增长33%。报告预计,2014年,我国网游市场规模有望突破千亿元大关,达到1150亿元,而三年后的规模将突破2000亿元。

报告显示,去年国内移动游戏的市场份额增长3.6%,达到16.7%。据预测,未来几年,国内移动游戏的市场规模还将以每年4%左右的速度递增。

中国游戏产业持续快速发展,令人欣喜,但快速发展中积累和暴露的问题也令人担忧,特别是内容质量不高、精品力作缺乏,模仿抄袭严重、市场秩序失范,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忽视社会责任等问题,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愈发混乱的游戏市场,也让人大代表的目光愈发聚集在游戏行业。

社会舆论与游戏之间对立已久,积怨长达20年。由于话语权的严重失衡,游戏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诋毁,落得个彻头彻尾的臭名声,至今不能翻身。这是一个创造快乐的行业,是用自己的工作成果娱乐大众的行业。纵使游戏产业自身存在一些问题,但仍然有一批年轻人,他们怀揣梦想在这里奋斗着,为的是让这个产业发展的更好,能让更多的人体验到互动娱乐的乐趣。

详情>>

玩游戏的人,也无非是想让自己暂时摆脱现实的烦恼,让人生变得更快乐一些。可是,总有那么些人看我们不顺眼,连安静地玩游戏这种简单的愿望都将之变成奢望。这么多年来,我们只想轻轻松松地玩玩游戏而不被横加指责,只想不再被完全不懂游戏的人指手画脚,只想摘掉被莫名扣上精神病的帽子。

可惜,对于强大的传统舆论,我们似乎除了忍耐而没法做得更多,但我们不会放弃游戏人对梦想,对理应拥有的人生的追求。愿理想的光辉照耀中国。

凤凰网游戏频道出品 责任编辑:邢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