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人物:斧子科技CEO 王峰

编者按:创业8年,王峰的感悟是:做自己喜欢的、信任的东西,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们今天做游戏主机不是谈风来了,只是回归到我们热爱的东西。我们该去做点事情,我可以任性的告诉大家,不管别人看不看好,我都要做。”

本期采编:邢爽

分享到:
2015年10月15日 9

斧子科技CEO王峰:二次创业很艰难 不想做行尸走肉

2007年,时任金山高级副总裁的王峰离开创业。后来王峰在新疆卡纳斯和美国东海岸苦苦是思索,理想和现实哪个更重要,继续打工还是创业,这是个问题。那一年,金山在香港上市,王峰拿了200万美金,创办了蓝港。


去年,蓝港在港交所上市,12亿人民币现金的储备量让王峰对蓝港充满信心,“这里有我们坚持和热爱的东西。” 见到媒体,王峰开门见山:“斧子科技已经完成了6000万美金的A轮融资,这是我的第二次创业,起步不到一年我们获得了接近4亿人民币的资金。” 本轮融资,将有一半花在引进游戏大作上,并会邀请玩家来参与体验性测试。


斧子科技CEO王峰

在我眼里 岩田聪是和乔布斯一样的大英雄

2014年,中国政府解冻了对主机游戏市场近20年的锁国限制,微软和索尼名正言顺地在中国发布他们的游戏主机产品XBox One和Play Station 4。


市场的长期封闭,导致除了专业级玩家追着水货产品坚持到今天,大部分年轻人没有机会在电视屏幕上体会到杰出的主机游戏大作。


“我的第一台PSP和XBox都是从北京东四十条专门卖水货的店里托人买的,找到了极品飞车、拳皇等游戏的体验快感。任天堂、宫本茂和岩田聪的传奇故事,我读过很多篇,每次都令我非常激动。在我眼里,岩田聪是和乔布斯一样的大英雄。”


而王峰第二次创业的动机很简单:打通电视平台,拿到全世界最好的游戏。


斧子科技是这样诠释自己的战略意图的:玩起来,占领年轻人的客厅,以电视游戏主机为突破口,与国内外知名游戏产品合作,结合中国本地化的游戏运营模式,形成“发烧硬件+互娱内容+互联网服务”三位一体式的家庭互动娱乐生态。

做自己的喜欢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

创业8年,王峰的感悟是:做自己喜欢的、信任的东西,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们今天做游戏主机不是谈风来了,只是回归到我们热爱的东西。我们该去做点事情,我可以任性的告诉大家,不管别人看不看好,我都要做。”


曾经同样引发轰动的世嘉和雅达利等游戏主机,已经被今天的市场逐渐忘却。国内很多公司跃跃欲试,华为、联想、中兴都试水过,腾讯借助很大的用户和内容先发优势,也有可能出手。“我们今天选择了这样的事情确实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后来我想什么创业没有压力呢?即使我创第二次业,我也认为路途艰难。”


一年多的时间里,斧子科技已经成为拥有120人的公司。但研发一台真正的游戏主机,比想象中复杂许多。抛开市场环境规模、销量、合作伙伴这些外部宏观因素之外,真正复杂的是把软件硬件的设计集成到一起,再加上大量的本地化和互联网化工作,游戏主机的设计其复杂度远远难于做一台智能手机,也远远难于做一台智能电视。


IDG资本、北极光、复兴资本参与,蓝港和乐视都是斧子的战略投资者。虽然目前公司现金充足,但会继续加速融资。“斧子没有打算在硬件上赚钱,内容在未来一年,甚至3年内都可能不会赚钱,我已经做好烧几亿美金的准备了,这是一个不任性干不了的生意。”


斧子科技的创始人团队来头都不小。张晓威曾是华为游戏机TRON(创)的发起者和产品经理,本身也是一名资深的电子游戏玩家,遍历过各个游戏主机平台,对游戏机如何在中国发展有着独特的理解。张嘉曾多年任职于Skyworks和NVIDIA等欧美半导体方案解决商,是一名热爱生活的技术宅,资深电子游戏玩家。另外还有负责前后端软件工程的周穗和曾在微软Xbox部门担任BD工作负责产品引进的James等。

不折腾 就变成了行尸走肉

于是,王峰的身份,又多了一个新头衔,斧子科技创始人兼CEO。如今,斧子科技的第一代“战斧主机”已经到了主机测试的时期。


很多人不解“斧子”的名字,王峰笑称并不是想做罗永浩锤子的表兄弟。最初用一个英文名字,叫Fuze,翻译过来是导火索引线的意思,谐音斧子。那时候,锤子手机还没有卖的像今天这么火。 为什么还要创业?“有时,我常常在想,为什么要折腾,能不能好好过点安静的日子,没人质疑,没有挣扎,没有无计可施的绝望,不用和人争论,在力所能及的岗位上做触手可及之事。但我知道,那样就变成了行尸走肉的生活。”


王峰自小在南方长大,但却非常喜欢中国的西部地区。“曾多次去过新疆,那里天地广阔,有异域的陌生,还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荒芜和苍凉。在我有限的人生里,我愿意追随那样的感觉,永远看不见尽头的感觉。那是一种错位时空、忘却生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