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凤凰网游戏 > 网页游戏 > 德州扑克 > 正文

常胜玩家的成功因素


一名常胜的玩家的成功可归因于许多因素,而其中并非全部都和彩池赔率、心理学、甚至是Poker本身有关。在此章中,我将说明许多可以为你带来更高胜率和更多赌本的因素。
 

--筹码和赌本--
   当我知道我有最好的牌(但不是nuts)却不愿意将所有的钱投入到彩池中时,我就知道我目前打的桌子对我来说太大了。在赌本范围内打牌对于我能够在NL Hold'em成功是非常重要的。我对NL Hold'em设定的buy-in是约100个大盲。在盲注为$5/$10的牌桌上,我会买$1000。我认为我需要有15到20个buy-in的赌本才够安全。

所以说,在没有限制buy-in的时候,基本上我喜欢当牌桌上拥有最多筹码的人。拥有最多的钱能让我使对手犯下最大的错误。至少,我会试着买入比所有我能够击败的玩家都多的筹码。如果我的筹码喷光了,我便会补满来保持比那些肉脚更多的数量。我极少持低于最大buy-in的筹码进入牌桌。如果我相信我是此桌上最强的玩家之一,便有许多的理由要尽可能地带最多钱上桌。如果不是,便有许多的理由要去找另一张桌子。

--工时长短—
    当我正在赢钱且我的对手正在输钱,我会尽可能地待在桌上越久越好。我留下来打是因为: 我的对手正在通往失败的道路上 我的对手很可能不是在最佳的状态 因为我的对手在担心他们的赌本,所以他们的打法不是最好的,职业玩家Ted Forrest可能是世界上最精于长时间打牌的人。传说中他曾经一口气连赢120个小时。不用说,这不是一个值得推荐的做法。

如果我正在输钱,我会找任何借口来离开牌桌。即使我知道我打得还不错我也会离桌。因为:
我的对手可能正处于颠峰状态。
我的对手可能不会像平时一样给予我的打法应有的尊敬。
我的对手充满了自信。
由于我软弱、tilt的形象,我的bluff比较不会成功。

--停损或停利--
    我从来不会对牌桌上的输赢设定上限--不论是锦标赛或现金桌都一样。我的目标是最大化每一手的获利。然而,许多玩家会为自己设定各种目标:
"我只想在今天结束时有平均数量的筹码"
"我只想要撑过这个level"
"我只想要赢到这些钱"
"我不想要在今天输掉$2000"
"我的筹码比平均值还多,所以我今天不用再打了"
"因为我今天已经达到赢$5000的目标了,所以我不打了。"抱持着这些目标的玩家便不能打出最好的打法。当他们尚未达到目标时,他们会逼得太紧;当他们已经达到目标时,他们会太过放松。

--知己知彼--

如果我完全不知道对手们的打法,我会在我坐上桌前的30分钟尽可能地观察对手。如果没有办法进行观察--可能是在锦标赛中遇到换桌或redraw--是力量。

--取回盲注--
    取回盲注(Chopping the blinds)在现金桌中是很常见的。当所有人都Fold时,小盲和大盲可以在彼此同意的情况下各自取回盲注并进行下一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他们不想单挑
因为彩池很可能会很小
因为他们是好朋友
避免被赌场抽rake
加速游戏的进行
我只有在当小盲(位置差)时会取回盲注。若我是大盲(位置好),则我从不取回盲注。然而,并没有太多对手愿意让我这样取巧。

--不要拍打水族箱--
   在我开始打Hold’em后的几年,有一天我在加州北部的一家小赌场和一名Tiltboy的成员,同时也是我的好朋友Dave “Diceboy” Lambert一起打牌。我们一起在$10/$20的桌上痛快屠杀。

牌桌上有一个打超烂的玩家,而Dave几乎在每一手牌都痛宰他。这条"鱼"是那种会看每一个Flop、追每一个Draw、且乖乖付钱的玩家。他根本是台无限提款机。大约一个小时后,这位仁兄开始抱怨他输了太多钱。

"这个嘛,如果你不要每把都去看Flop,你就不会每一把都输。"Dave回应道。"我简直是把你宰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不用说,这条鱼马上生气了。我感到很害怕--不是怕他会扁Dave,而是怕他会换桌或去别家赌场。"嘿,Diceboy,"我面无表情地说道,"请不要拍打水族箱。"Dave闻言大笑并马上停止刺激那条鱼。事实上,他整个态度都改变了,变得对那人相当友善,而他也留下来跟我们再打了3小时。而这段时间足够让他去提款两次并再跟朋友借100块了。

是的,这个故事是有寓意的:当有鱼在里面的时候,请不要拍打水族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