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人物:山新

编者按:和山新聊天是一种享受,健谈、开朗、毫不做作,还让编者时不时觉得自己在和动漫人物交谈。在整个访谈中,能感受到的除了山新对配音浓浓地热爱,还有对这个行业深深地责任感。或许正是这种态度,才成就了独一无二的山新。

本期采编:邢爽

分享到:
2016年12月2日 12

中国声优山新:哆啦A梦背后的“女王大人”

1989年1月1日,新年伊始,河南郑州的一个中医世家迎来了一位“哭声洪亮”小女孩,据妈妈回忆,这个小姑娘刚刚出生时没哭,是被医生拍了一下才发出“响彻产房”的哭声,以致于妈妈和在外面等待的家人都以为这个声音异常洪亮的小婴儿是个男孩儿。


她叫山新,或许有人并不了解,但是她是《十万个冷笑话》里的哪吒,是“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的女王大人,是虚拟偶像洛天依的声源,更是《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的哆啦A梦……她就是后来享誉国内的中国动画配音演员山新。


用复读机录广播剧 录了整整8盘空磁带

山新原名王宥霁,从小在家人的熏陶下了解中医知识,“我以前很喜欢中医,如果我不做配音、动画,我可能真的会去做医生。”


或许是出生时那一声啼哭,赋予了山新独特的声线。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看动画片,听里面的声音,觉得很好听,但是那时候没有意识到这是配音。”从小,山新就对声音有着浓浓的兴趣。


上小学时,爸爸为了让山新学习英语,给她买了一个复读机,但是没想到却开启了山新配音的大门。“我那款复读机有一个连着话筒的耳麦,戴上去感觉整个人就像一个主播。”就这样一个简单的设备,山新录了整整8盘空磁带。有故事、漫画,还把自己喜欢的童话书录成广播剧。山新自嘲,“其实就是高级版的过家家。”


五年级的时候,家里买了一台DVD,山新瞒着爸爸从工具箱翻出了一个两头都是耳机的插线,一头插在DVD输出口,一头插在复读机话筒接口。就在那个暑假,山新录制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


自从接触到《柯南》,山新就变成了一个疯狂的漫画迷,从小看《北京卡通》、《漫友》、《漫画王》。上了初中之后,山新从网上知道了这些动漫背后都是有配音演员的,也关注了一些日本声优,并且试着把自己录制的配音片段上传到网上。“现在听那时候的录音简直太稚嫩了,不懂日语,就用汉字或者拼音标注,但还是不标准。”从那时开始,成为配音演员这颗希望的种子在山新心里生根发芽。

不是科班出身 但热爱胜于一切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配音,山新更加坚定。高二那年,山新加入了网络配音社团,为了完成社团的作业,经常放弃中午午休,骑着自行车赶回家录制。“那时候自己新人,录来录去怎么都觉得不满意,一遍一遍重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当时是12点放学,下午2点上课,中间只有2个小时。我骑车回家,像我妈骑车从家到我学校是40分钟,但是我骑车特别快,我25分钟就能到家。然后在家弄40多分钟,再奔回来,踩着铃上课。”


虽然网络配音社团的作品稍显稚嫩,但对于山新来说,自己的声音与角色融合在一起,这样的成就感是无法比拟的。


对动漫事业怀着憧憬,山新大学学习了动画专业。在大学期间,山新不曾有一刻不练习配音。自己制作动画的同时,也为同专业的师哥师姐的动画作品配音,加上初高中时候的积累,久而久之,山新开始变得小有名气,一些动画制作公司开始邀请山新配音。


“那会儿没钱的,在国内,网络上播出的动画并没有商业化,所以我配音也是免费的。”问及想没想过用配音来赚钱,山新则说,“我其实到现在都没有想过把配音作为一个赚钱的职业,就是因为很喜欢。当然,如果你能达到一定的水准,钱不是问题,但前提是,你要对得起你每一部作品。”


山新能够追求自己的爱好,离不开妈妈的支持。对于配音,山新的父母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父亲认为身为学生就要好好学习,而母亲则表示艺多不压身。


大学时候,山新参加了一个漫展的配音比赛,意外获得了第一名,而这恰巧被前去报道的叔叔发现,“我叔特别激动,回来大肆宣扬,然后全家都知道了。”得知了这个消息,父亲也慢慢接受了山新励志从事配音的事实。但父亲还是为山新找到了省电视台工作的机会,可山新执意要去北京闯荡。


虽说在父亲面前表现得如此坚定,22岁的山新还是看不清未来的路。“虽然要来北京,但我还是很迷茫,因为一切都是未知的。”那时有动画公司邀请山新入职,但山新不知道如何抉择,因为配音始终是山新未完成的梦想。


“在我不知道怎么抉择的时候,系主任让我把喜欢的职业列出来。我说我最喜欢的就是动画和配音。他说那你觉得动画和配音哪一个是你最擅长的,我考虑了一下,我觉得还是配音最擅长。”后面系主任说的这句话,影响了山新很久。系主任说,“专业跟最后职业不一样的人很多,但是你要做最擅长的事情。”


就这样,大学毕业之后,山新来到了北京,跟随老师系统学习配音。“来北京之前,我一直都在锻炼我的声音,但后面我才知道,戏本身更重要。声音只是一个外形,你要知道里面的魂。”


山新形容那时候的自己就像一个“跑龙套”的,“当时我认识了好多配音行业的老师,他们都愿意带着我,所以我刚来北京的时候,会去各个棚去跑剧组。”


那时山新能接到的配音工作有限,类型更是五花八门,大多都是电视剧、译制片,偶尔有一些小低幼动画。


但这段经历对山新来说很重要,“电视剧配音会学到一些细腻感情的表达方式,相较于动画感情表达的夸张,非常有助于之后的一些表演。”


录完《十万个冷笑话》 我知道时机到了

2012年,山新接到了中国动画导演、编剧卢恒宇的电话,说要做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动画,邀请山新来为这个动画配音。但是卢恒宇不敢保证这个动画能否一直做下去,只是问山新要不要试一下。这个动画就是之后红遍整个网络,也成就了山新的《十万个冷笑话》。


《十万个冷笑话》的火爆,让山新和卢恒宇都始料未及,他们猛然发现,这种边更新边播出的动画,非低幼的、针对18岁以上成人观众的动画在中国的网络上也可以实现。


“那时候我们感觉时机到了,我们要的就是这样,我们想配的就是这种动画。”


正是这个契机,让山新和有共同梦想的朋友坚定了成立工作室的想法。2012年9月,山新和朋友共同成立了北斗企鹅工作室。山新一直没有忘记系主任的话,“当时做工作室也是这样的,我们只做最擅长的事情,就是配音。”


工作室成立之初,只有9个人,全部都是配音演员,工作室的所有事物都是自己摸索着进行。


2014年,工作室正式变身公司。“开公司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没地方开发票了,后来觉得既然要正规化,那就注册一个公司,给人开发票吧。”


有了公司之后,各种流程开始正规化,可是如果开公司只是为了开发票,那和之前的状态没有任何差别,这也就失去了开公司的意义。反而会收到约束,让更小的工作室以更低的价格进行排挤。


想改变这个行业 总得有人踏出第一步

曾经的配音圈,因为只比低价而忽略质量,给外界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尤其是盗版碟,当年盗版碟只需要有一版中文配音轨就行,但是盗版碟商知道没人听,所以就找两个人,一男一女把所有的人录了,只是为了对一个口型,只是为了这么一个轨。”这样的一个粗制滥造的配音导致配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受重视,也让很多对配音有追求的人失望,以致于就改行了。


山新形象形容当时的北京配音圈就像一个装修队,配音演员就是木工、电工、瓦工,而工作室就是包工头。当有活儿的时候,包工头就会召集工人,但一家做完了也就一拍即散。


那时整个配音市场质量迅速往下降,价格却上不去。“当时我入行三四年了,我是怀着憧憬到这个配音圈的,最后进来发现好糟糕。当年我们都是中二病嘛,所以就说:那么就由我们来改变吧!”


“然后我们就开始做品牌,让更多的客户还有粉丝知道品牌化有多么的好,我们品牌立起来之后,会吸引更多地客户。”虽然知道依靠他们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是能以一己之力为整个配音行业走向正规做贡献,山新很满足。“总得有人踏出第一步,不管做成什么样,你踏出第一步总会有一些改变。”

洛天依就是洛天依 我就是我

每天长时间大量地说话,山新早早就患上了慢性咽炎。配音演员的工作时间一般从下午开始,“没有固定时间,录到累,体力不行就硬抗。”


同时配两个甚至更多动画是经常有的事情,对于如何记忆两种不同的声音,山新说“嗓子这块也是肌肉,肌肉是经过5000次的重复记忆它就会记住,就是大量的练,一秒到这个状态,一秒到那个状态。”


为了更好地理解动画中的人物,山新有为动画人物写小传的习惯,用心揣摩每一个角色,已经成了配音的必修课,甚至在北斗企鹅工作室的培训课程中,都会要求学员为联系配音的人物写小传。


就在一遍遍地配音、一句句地反复之中,北斗企鹅也一步步向专业声优团队发展。其录制的动画《十万个冷笑话》、《雏蜂》、《尸兄》、《阿狸》、《罗小黑战记》,游戏《古剑奇谭2》、《龙之谷》,原创广播剧《怒放》等等,让业界刮目相看。


2016年,北斗企鹅接到了为《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配音的邀请,这是一个挑战性十足的工作。“因为哆啦A梦太经典了,他的声音早就深深刻在几代人的心里。”一遍遍地练习,反复琢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去贴合原声,去配合画面。最终,山新版的哆啦A梦也获得了观众的好评。


上个月湖南台的金鹰电视节闭幕式上,虚拟歌手“洛天依”以AR的方式登场,与2016超级女声总冠军圈9合唱《权御天下》,这段视频目前在B站已超过28万的点击。这个红遍二次元的虚拟女神洛天依的声源正是山新。


“洛天依”在湖南卫视登场 演唱《权御天下》

配音演员永远是幕后的英雄,看到洛天依那么火,而自己永远是背后的声音,山新却很释然。“这样挺好的,角色是角色,我是我,录完之后我会马上跳出来,不会觉得这个角色是我。洛天依就是洛天依,我就是我。”

结婚第二天录《哆啦A梦》

一直以来,山新都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骄傲,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但她更愿意用自己的声音让更多人得到快乐。过年回家的时候,亲戚得知山新在做配音演员,让她学学宋丹丹。“大家好,我是白云。”山新将宋丹丹的声音演绎得惟妙惟肖,获得一片欢笑。


私下里的山新活泼开朗,她的微博风格搞笑,甚至让人以为她是一个段子手。现在的山新已是一个公司的管理者,但她仍愿意以朋友的方式和员工相处。“我们工作室的氛围很轻松,可以玩游戏,可以睡觉,只要不太过分,但是最后把事情做好才是真的。”


展示柜里面大部分都是山新的收藏

2016年5月20日,山新与同是配音演员、也是北斗企鹅的创始人之一皇贞季领证结婚。在微博上,山新晒出了自己的结婚证,并发表了一篇两个人从相识相知到相恋的文章《跟皇贞季同学十二年的小回忆~》。


皇贞季与山新

两人从最初的网络配音社团相识,到最后一起开工作室,堪称志同道合的典范。因为工作的关系,他们并没有时间去度蜜月,而且在结婚第二天就赶回工作室录《哆啦A梦》。“很惨的,结婚了喝不了酒,因为明天还得录音。”说到这里,山新有点无奈。

我们做的事肯定会拉这个行业一把

随着日本动画产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声优开始拓展配音以外的业务:动画歌曲的录制和作为歌手的出道、组成声优组合、见面会、举行Live演唱会、参加舞台剧和广播剧等。纵使不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文化圈内,二次元的朋友们多少能感觉到在日本的这股声优偶像化热潮的袭来。而在国内,配音演员的地位远不如我们的邻国。


对此山新承认国内的声优偶像化的发展仍有待提高,“我们可以配音演员的附加价值,歌手还可以去演戏,演员也有可能出唱片,其实现在都在跨界,所以我觉得这些都属于艺人范畴,所以我也希望尽量去挖掘配音演员背后更多的价值。”


但山新从不否认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速度之快。“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十冷》刚出来那会儿是2012年,我们就觉得差不多到2017年肯定很多周更番,没想到去年就有了,速度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快。”


今年6月,北斗企鹅获得由磐谷创投领头,乐游资本跟投共计1000万的天使轮融资。这次融资主要用于硬件投入、艺人包装推广和培训三方面。


北斗企鹅的LOGO也是山新亲自设计的

北斗企鹅正在从传统制作公司转型,业务内容包含了配音制片、艺人经纪、声优培训三大部分。培训课程包括表演、发声、声乐等,学员每天早晨7点半要开始练早功。配音不只要求你有一副好嗓子,同样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目前工作室的两个录音棚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最近又新装修了两个录音棚。


录音师在进行后期处理

“以前配音行业很闭塞,国配音演员就二三百号人,演员们吃着死工资,每天配成什么样,写不写字幕无所谓,反正你也得找我配,每天过着小日子。但是这个时候我们踏出了这一步肯定会让一群人慌,配音这个行业放到台面上来,放到资本上来,放到市场上来,好坏让市场、让观众来决定,优胜劣汰,具体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肯定会拉这个行业一把,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事情。”

采访后记:

采访结束,我随山新去旁听配音培训课,他们正在观看一段日本配音演员演绎的一个片段。教室里鸦雀无声,连呼吸都压低声音。这也许是培训课程中非常常见的一幕,却扎扎实实感动了我。从他们的眼睛里能看到对配音事业的热爱,对成为一个配音演员的渴求。也许再过几年,他们当中有人会成为另一个山新,成为这个行业中的佼佼者。因为他们的存在,让中国动画配音行业大有可为。

学员在上配音培训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