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杀马特”级农民工都用啥APP?你绝对想不到


来源:虎嗅网

人参与 评论

本文是作者最近4个月在工厂“卧底”的调查总结,算不上条理,希望记录的各种散点,能给这个方向创业的朋友一点点启示。

农民工的“移动社交”形态

腾讯之前发布微信使用报告,说90后人群微信使用率很低。这种情况在我高中的妹妹那里适用,因为社交人群是全班人,全班人都不用微信,我妹也可以不用。这种情况在农民工90后中不适用。农民工孤身一人到大城市进厂打工,TA可以谁都不认识埋头苦作,一天之内一定会认识工位前后的两三人,因为有协作关系。

 

一周内一定认全一组的人(组是一般工厂最小单位,排班、第一步验收等都是组长来,一组大约十来人),因为有早晚点名,流程作业一组是一个单位。组长都在用微信通知事情,你不可能不用微信,只是频率问题。微信定义了语音交流,逐渐大家都会习惯使用。

我们之前都以为背井离乡自然会想找老乡,还因此看过赶集的“乡聚”,南都人做的“闰土”等,虽然从产品形态上一看就觉得会死,但老乡社交的确值得去观察。结果是“老乡”这个标签是很弱化的。多数农民工存续较久的朋友大约2-4人不等。不限于同组、同宿舍、老乡会等。最初交友是工位前后2-3人,熟络之后是同组,然后2-3人会拉老乡或朋友的朋友一起聚餐,逐渐剥离出2-4人左右。为何这个数量?因为聚餐都不是AA制的,轮流做东吧。

如果维系超过4人的关系,那么每月就要聚餐多次。聚餐消费女生会超过50元/次,男生一般70元/次,每周一次(以2-4个朋友计),一月就要200-300元,这还是最保守估计。如果维系朋友过多,费用过多。现实点的问题是,其实朋友都过得一样,多了并不能带来什么本质的工作生活改变,只是吃吃喝喝吹牛逼而已。能保证2、3人好友可以一起购物、吃饭、聊天就是朋友群的常态了。

异性社交

大家做这个群体都想直指异性约炮。说个正经的,CCTV7有个农民工相亲节目,正经配对恋爱结婚那种,据说排队到了3年后了。然而农民工中一直有个难解的矛盾,由于老家穷风俗旧娶妻贵,外出打工都想找个近乡甚至老乡女的回去结婚过活。男普工都想找个女普工,但女普工都不想找男普工,一定要找个男组长以上的级别的,这是长期的矛盾,难以通过软件弥合。

做这个群体的社交需要区分:1)通过社交打发无聊;2)交泛泛的朋友/炮友;3)正经交友,注意这三个是完全不同的需求。

实际情况第一点最多,可被软件替代性也多。我在东莞试验用抱抱发乱码,很快就有17个抱抱(点赞),但是真正能约见的一个都没。第二种男生想的最多,重点谈下。

接上。其实多数男生文字聊天并不通畅,很多人在用联想词输入,全屏打字如飞的没见到。作为男生起头引导的异性社交,男生往往就会问“美女在干吗?”“美女下班没?”“美女吃饭没?”。而我问女生,女生最讨厌就是男生问这些无聊的问题。

我最早考虑用VOIP免费电话做——大家都在乎省钱嘛,但是不行,你想泡妞,我真拉个女的在你面前,你根本不会搭讪聊天,不能形成有效的对话。男的不会聊天泡妞才是线上陌生约炮很难成的重要原因。

插一句,晋江话费普遍是39元/月,100分钟通话+600M流量;东莞是59元/月(有些手机厂如步步高系有厂内话费制度),150分钟通话+1000M流量。流量基本用完稍稍不够,但是通话都比较富余,基本打给家人、朋友等,这印证了上述的结论。

同去调查的一位女产品经理线上吊人。一屏内对话是这样的:“美女下班没?”“下班了”“美女你吃饭没?”“还没”“要不要一起吃饭?”“好”“你还是单身么?”“嗯”“那我们谈恋爱吧。”。第一次招呼,一屏之内,就是这样对话的。

很多约炮社交APP都搞拉群真心话大冒险,其实就是创造话题增加沟通黏度。我觉得很low,于是在产品角度做了些变通想法,问男生愿不愿这样多费点力泡妞。“不愿意”。因为基于“无聊”想泡妞的男生,一天可以扫一百次附近的人,每个都问“美女在干吗?”总有同样无聊的人会回应。

真想找女朋友式的,可以通过聚餐、请对方小组朋友KTV等,一两次大方就能搞定对方。即,大家(尤其女生)对线上完全未知的人戒心重,但是对同厂、隔壁厂,二三维度的朋友关系经过认识后,戒心低。这样情况下,再剩下的就是三巴掌拍不出屁来、很内向不会说话的、闷骚的、不善真实环境下交友的、压抑性需求的男生/女生等。我觉得靠社交APP这样剥离太难了。

据上,有了很不错的改进现在蓝领/灰领社交APP功能的点子,但是这些点子不足以支撑一个新产品。从需求可行性出发,准备放掉这个方向了。

商业业态、生活场景、消费习惯

从北到南,制造业农民工厂区主要店铺(有门面的店铺,其实还有大量的流动铺)有几种:1)大排档、快餐馆;2)医院、药店;3)理发店;4)便利店小卖部;5)奶茶冰沙冷饮店;6)手机店。

挑几个重点说下。

餐馆的类型非常接近,更新率很低。之前看到数据,上海餐饮店铺更新率15%左右,但是询问东莞昆山,估计不会到3%。大城市会因为服务、地段等淘汰饭店,但厂区只要卡住了位置,饭店基本不会死。有门面的主要是烤鱼等大排档、川菜湘菜,穿插一些沙县小吃、黄焖鸡等。饭点时路边摊的样式就非常多了,不枚举了。你发现最终留下的都是重口味店铺,食材不新鲜糊上一层酱吃不出来的那种。原因还是消费价格。这些店铺的日常餐饮都提供套餐、盖浇饭一类,单人基本都在8-15元之间,15元可以吃的很不错了。东莞的餐饮、冰沙等,基本是上海消费的三分之一价格。

厂里其实都有食堂,多数管住不管吃,食堂也收费,相对便宜,但是质量较差,老员工基本不在食堂吃。东莞28个镇,去了6个,主要在长安。离开镇中心的大润发、万科地产等,2、3公里外就都是电摩天下,是点评、美团没有进入的地方,最多有些KTV打折券,餐饮类几乎没有。

多数正规点的厂,医保社保都是监管部门强制的,基本都是最低额。小病小灾都是自己处理了,医院也是人流广告多。晋江时最后跟三女孩吃饭,吃完才知道一个2000年,两个1999年的,其中一个99年的流产两次了。我极为惊讶,女孩不觉得这是多么大的事情,从黔东南带她们出来的姐姐也是这样过来的。吃完饭,三个女孩各自跟小男朋友在街上说说闹闹回厂了——还是一群孩子啊。医保社保、医院药店的情况,直接导致了一个新的想法,还在考虑可行性。

重点要说手机店。上述主流门店中,手机店是消费价格最高的店铺,分布密集程度难以想象。东石镇是晋江最偏的镇,繁华街道也就2公里长。我数过,四五百米内有26家手机店,那种一个玻璃柜台的不算,都是两三间门面的小卖场,非常壮观。从昆山到东莞皆是如此。

我问过不少投资人朋友,几乎无人能说出农民工手机品牌持有情况,大多都以为小米最多。其实从北到南几乎一样,第一档其实是VIVO、OPPO,这一档遥遥领先几乎可以等于后面几档的总和,我见的手机店几乎都是气球拱门易拉宝全部这俩牌子(这俩其实都是步步高一家的),线下渠道非常牛逼。

第1.5档勉强可以算上魅族,与VIVO、OPPO一起。第二档不是三星,是华为、联想、金立、中兴甚至朵唯等国产牌,量不算少。第三档迅速减少,基本是三星。第四档是小米和苹果,小米也以红米为主。后来合伙人点醒,vivo、oppo牛,是因为价格不透明,线下渠道返利大,小米苹果则是价格单一了。

主流手机4.3-5寸大屏,价格在1400-2000元为主。主宣传大屏、高像素、自拍、外观、自带软件等功能。有分期贷款,常见佰仟金融。一台1700左右的手机,12期还下来,多还300-350元左右。

请注意,手机店对用户手机是第一手管理。购机后基本都会帮助刷一次rom,上面提到的多个应用商店,常用软件都是这时候刷进去了,绝大多数此后不会再Root,除非卡得不行,手机店做点系统软件维护,Root要收费。因此真的推APP的话(当然单独的app在这群用户中独立安装非常困难),不得不走卖场刷机的路。

不知有没注意到,常见门店中没有服装店。至少昆山晋江情况,除了穿厂服外,服装采购需求不强,换季的时候发工资的第一个星期去镇上买一些,平常小件衣服主要是夜市摊,牛仔裤29一条、50元两条那种。

分工厂不同,晋江普遍到手收入2800-3200元。东莞高些,在3500-3700元。基本是本月25-30日发上个月的工资,即压一个月。储蓄率高,大家也都清楚,出来是赚钱奔生活的。节约又保证正常生活下,厂里管住,小姑娘存1000-1500元/很普遍。有了男朋友后,吃喝男友的话,储蓄率更高。东莞由于男女比例问题,的确有一男多个女朋友,然后吃女朋友的情况。总的来说,储蓄率高。

刚到泉州的时候见到一哥们值得说。临沧的,每年去厂后找小姐就要花近三千块(质量不错的约50-100元),年底穷到没钱回家。后来深聊才明白,他们家乡太穷了,人均年估计也就千把块钱,出来打工见到灯红酒绿就没想再回去,工资里省一点就够家里人用了,过年回家的确需要折腾很久转不少交通工具花费不少。西南极穷地方出来的男孩子,这不算太特例。

农民工产品的需求分析

在我看来,第一需求是优惠折扣、便宜过日子,保持基本生活质量情况下,怎么便宜怎么来。这方面的需求遥遥领先。第二需求可以算是泛社交,这个需求已经远较第一需求低很多了。第三需求可以算是学习,第四需求可以算是保障知识,包括维权啊、医保社保、生活常识之类的。

说到学习,有点矛盾。去打工其实就是没有继续读书下去的选择,因此即便学习,也都没有规划性。女孩子看韩剧想学韩语。东莞街区不少培训班,百来块学五笔打字,就是给你个金山词霸随便学;几百块学Office办公软件,一两千学淘宝天猫开店。学的人很少。

不同年龄的农民工对未来规划不同。刚来两三年的年轻人,还保持在有点热情,面对到组长主管的晋升的阶段,消费随意。平常也喜欢三五好友买旱冰鞋玩、改造电摩酷炫等等。

但五年以上,到了熟练工组长之类的,则明显开始有所规划未来。女的一般不愿嫁回老家,希望留在本城市。男的则开始比较固定女朋友往结婚考虑,除了晋升外,考虑回老家开小店做小生意等。

后记

个人不太看好在制造业集中厂区做蓝领/灰领招聘这个细分方向。

一来这个方向上跑得快的,比较多都是原来就是线下劳务中介出身,对企业端比较有把握。二来,熟练工自有了制造业以来就有所短缺,当前经济状况下,工厂倒闭外,剩下的工厂招普工并不困难。

普工真的失业后,通过朋友介绍、自行车转一圈厂区拉的招聘横幅,并不难找到新工作。而且见到的工厂岗位非常同质,都是车工、普工、前整后整、质检等等,工资多少,各个厂相差不大。昆山主要的四大家电子厂,工资政策相差不大;长安让人羡慕的流动就是从普通小厂去vivo、OPPO里。

大家对农民工称呼是中性偏负面的,我并不喜欢。

对自己的定义其实就是工厂/公司上班的普通工薪阶层,没有人称呼自己农民工,对想关衍生出来的什么新生代农民工、进城务工人员等,一概不怎么喜欢。大家会认为除了具体工作内容、城市、收入不同外,跟大城市公司里上班的没什么区别。

他们的心态或者乐观程度普遍比我们好些,早先觉得阶层固化,很难改变等等,这些偏负面的担忧在他们身上看不到。

跑这几个月,觉得真的互联网世界并不在北京、上海,而那些广大的亿级用户、三四线的城市,可能才是互联网应用的真想。

非常感谢这个过程中帮助我的朋友们,秦、赵、周、刘。。。没有诸位,很难顺利的跑完这个过程。

并非全无机会,还有一两个机会可以考虑,待与大家再多聊。写得很散,关于这个方向,还有什么没提到,欢迎留言多聊。

*本文作者姜十一,互联网产品狗一枚,不同行业创业。唯深爱各种接地气,多与传统人群行业结合的互联网方向。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赵建波]

标签:手机APP 农民工 杀马特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