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人物:朱超

编者按:27岁的朱超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沉稳与淡定,随着战队的成绩越来越好,随之而来的各种活动、表演赛陆续增多,他坦言这并不会对管理造成影响,“做为职业战队,这些都是计划之中的。”

本期采编:邢爽

分享到:
2016年4月25日 11

NewBee战队经理朱超:当经理要敢于背锅 一切要以成绩说话

近两年,国内电子竞技行业发展得风生水起,职业选手们的收入和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高。随着影响力的扩大,每个俱乐部就会需要一个管理者,他不仅对内部队员的日常生活起居进行安排,更承担着对外联络、发言的作用,这就是如今的战队经理。


谈到中国NewBee战队,值得津津乐道的是2014年7月22日他们拿下了TIDOTA2国际邀请赛(TI4)冠军。这个冠军让NewBee成为DOTA2世界第一,5个队员也收获了502万美元约3120万人民币的冠军奖金。要知道,2014年净利润超3000万人民币的新三板公司也不过100来家。


但彼时的辉煌并不属于朱超,那时的他还是NewBee.Young,也就是NewBee青训队的经理。一年后,27岁的朱超成了这支战队的经理。


在NewBee战队夺取TI4冠军的一年后,2015年8月,TI5现场NewBee战队意外首轮出局。正是这时,朱超临危受命,正式接管了这支战队。


我是半个熊孩子

和许多战队经理一样,朱超曾经也是电竞职业选手,从小就有着电竞梦。“梦想吧,上学的时候经常看电竞的比赛,像WCG这种。当时心里就想着,以后我也要站在这个舞台上。”


儿时的朱超在游戏方面的天赋已经显现出来,虽然那时家里已经有电脑,但还是会和小伙伴偷偷去网吧打游戏。碍于朱超成绩一直不错,父母对他打游戏也管得相对宽松。他笑称:“我算半个熊孩子吧。”后来朱超要走职业电竞的路,父母虽谈不上支持,但既然儿子坚持,也就随他了。


因为打游戏非常出色,朱超吸引了一些职业战队的目光。一个偶然的机会,一支职业战队找到朱超试训,而他对电竞倾慕已久,顺理成章的,就这样朱超成了职业选手。


年龄终归是所有运动员的天花板,电子竞技选手却要同时面对两个时间的敌人。朱超坦言选手的巅峰期一般都是在20出头,但因为热爱,从赛场退役之后,朱超选择继续留在电竞行业,转型做闭幕后,为这些年轻的小伙子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作为经理要敢于背锅

从赛场内的战术BP到生活上的日常起居,战队经理都要全面为战队权衡,劳心劳力。“赛事方面,媒体方面,战队训练管理,这些战队经理都要负责,琐碎的事情很多。”


职业队员每天的训练一般都超过10个小时,“一般会和其他战队相互训练,团队的训练大概在8个小时左右,然后会有选手各自的训练,我如果没其他事的话,会观看训练。”朱超每天与队员同吃同住,他觉得作为战队经理首先要了解每一位选手,包括性格、特长、打法等。“性格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这样才能因地制宜,把团队凝聚起来。”


27岁的朱超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沉稳与淡定,随着战队的成绩越来越好,随之而来的各种活动、表演赛陆续增多,他坦言这并不会对管理造成影响,“做为职业战队,这些都是计划之中的。”在他看来,评价一支战队的优劣还是看成绩,要靠实力说话。


战队经理同样要参与选拔队员,而选拔的标准并未量化,试训过程中,数据分析师会对选手的能力、心态、配合等指标进行记录,最后形成一份报告。“我们会综合评价一位选手。”


在与队员或赞助商有意见分歧时,出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是朱超的行事原则。队员们用完美形容朱超,澳籍华裔选手Kpii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有什么需要帮忙,他都在!”朱超则笑称,“压力自然是有,作为经理当然要敢于背锅,让选手压力小点就行。”


朱超和队员们在一起

在那些风头无两的明星选手,豪门战队背后,都有着这些默默无闻,低调谨慎的经理的影子。对于战队的成长与发展,他们功不可没。

不管队员还是经理,一切要以成绩说话

目前国内外各大赛事不断,奖金也是水涨船高,选手们的收入已大大超越从前。与此同时,朱超承认,随着电竞选手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好,各界对他们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年轻选手的进取心。“其实道理大家都懂,如果一个选手不是为了夺得冠军而从事电竞,那么很多俱乐部也不会需要这样的选手。”


对选手来说是这样,对战队经理亦然。“如果一个战队经理的任何行动不是为了队伍在比赛中去取得胜利,那就不是个合格的经理。”朱超这样说。


虽然职业电竞选手的社会认可度在慢慢提升,但他们退役后的生存问题仍然不容小觑。韩国许多职业电竞选手在退役后能够顺利返校,继续完成学业,或者被召到三星这样的公司里做专门的评测员,选手不必过多担忧退役以后的生存问题。“毕竟社会认可度和韩国还是没得比,现在中国选手的状况也算挺好了,就算退役,也可以从事电竞相关的工作,做解说视频,转型电竞主播,甚至开淘宝店。”


直播平台的兴起给退役的选手们提供了一个赚钱的平台,只要自己擅长的游戏不过时,依然能够拿到不菲的薪酬。但能够靠直播维持人气的选手毕竟少数,多数选手在退役之后会遭遇一阵低潮期。朱超说,但总的来说,他们比以前有了更好的出路,也有了更多的选择。


目前,很多明星选手的转会费已从2013年的几十万暴涨至几百万,由于职业玩家圈子较小,顶尖选手数量有限,转会价格很容易被抬到虚高水平。资本大肆进入市场后,行业开始出现过度膨胀的迹象。


对于这种情况,朱超认为这是由市场经济决定的。“相对于LOL来说,DOTA2选手的身价还是算低的了。至于说虚高,这个高的评判标准也比较模糊。”


关于未来,朱超并未想得那么远。“电竞行业现在发展的比较快,说不准之后也成为一种传统行业呢。”


对于自己的战队,朱超很有信心。“我们战队还是一只非常有竞争力的队伍,只是需要有点变革,我也会从其他俱乐部那里学习一些我们缺少的东西,然后就自由发挥吧。”

网友评论